在遭非法關押中學法、煉功、洪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年了,風風雨雨的走到今天。謝謝師父慈悲苦度,謝謝師父一路保護。二十年的修煉經歷許許多多,寫出點滴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非法關押中堅持學法煉功

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關押到一個既不是拘留所也不是看守所的一個秘密關押人的地方。那裏非法關押的主要是大法弟子和一些經濟上有問題的人。我被送去的時候,大法弟子已經很少了。到那裏以後,我天天堅持學法煉功。警察和保安一看到我煉功就大聲訓斥。一開始有些害怕。師父的法打入我腦子裏:「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1]師父的法給了強大的正念。我就一直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誰說甚麼我也不動心。後來他們也不管了。

我每個整點都發正念(午夜一點-四點除外)。早上煉靜功,晚上煉動功。兩個整點之間背法,只要會背的《洪吟》、《精進要旨》、《論語》都挨著背。一遍一遍的背。除了吃飯和一些必須要辦的事,每天就是學法、發正念。

二、真誠關心他人就叫她明白大法真相

有剛剛被送進來的人,缺甚麼少甚麼的,我能幫就幫,並從精神上安慰他們,讓他們放寬心,想開些。有的人問我:「大姐,你是甚麼事被關這裏,還每天樂呵呵,你不難受嗎?你不煩心嗎?」我說:「我是煉法輪功,做好人被非法關這兒的。」有人說法輪功如何如何,你可別煉了。我說,「你是被央視造假電視騙了吧?你看那個王進東臉都燒焦,頭髮好好的,兩腿之間裝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都不變形;你去過天安門廣場,有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的嗎?沒有見過吧?那電視新聞中說不到兩分鐘就把那麼多自焚的火都滅了?突然間從哪裏出來那麼多個滅火器,還有滅火毯?還有個人拿著攝像機在那兒慢悠悠攝像,也沒人管。你不覺的奇怪嗎?在二零零一年八月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發表說明:自焚事件的錄像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中共政府一手導演的,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你們都是知識分子,用自己的思想好好思考思考,就甚麼都知道了。」聽我這一番話,他們都恍然大悟。

我還告訴他們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師父從中國長春傳出。從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九年,僅七年時間,就傳遍了大江南北,有近一億人修煉。《轉法輪》是法輪功的主要著作,書中闡述了「真、善、忍」的道理,講明了宇宙的來源和人生的目地,並從本質上說明了疾病的起因,並給修煉指出了解決之道。《轉法輪》語言淺白、通俗易懂,內涵博大。

三、大家集體學法集體煉功

被關到這裏的常人許多都在社會上是有一定地位的,或者是在業務、技術上出類拔萃的,一下子沒有了人身自由,被囚禁在這裏,身體和心理都受到極大創傷,怨聲載道,心煩意亂,焦躁不安。隨之帶來的是:很多人出現這個病、那個病,一會這兒喊有人昏倒了,一會那兒叫有人發高燒了,所長、警察、保安、醫生、忙個不停,120急救車也經常出現。

明白真相以後,有的人開始跟我學煉法輪功,我背法時他們有的也在聽,有的人還說大點聲。後來我們這個房間的人每天上午集體煉功。慢慢的我們這個房間的人身體都很好,吃藥打針的也少了。警察、保安看見我們煉功也不管,還說:「自當他們在做體操,身體好,精神好,不折騰事兒就行。」很多人見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神奇功效。

其他房間的人聽說我們房間的人煉法輪功身體都好了,在打飯或上衛生間時,(打飯要在走廊上打飯,衛生間是單獨的,每個房間沒有衛生間,趁著這兩個時候有人就可以串串房間)竄到我們房間說,他們也想煉法輪功。

四、我們想看《轉法輪》

有一個房間的玲玲(化名)跑我們這裏說,她那個房間人都想學煉法輪功,想讓我去她們那個房間。這裏又不是旅店想住哪就住哪。人沒辦法,師父有辦法。沒過幾天,我被調到了玲玲的房間。

我和玲玲一接觸,我就覺的玲玲身上有附體。我就問玲玲:「你是不是練過甚麼功,你身上有附體你知道不知道?」她說她知道自己身上有附體。我告訴她:「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上乘大法,這裏有個不二法門的問題,你以前的那些東西都得扔掉,連意念都不能有。」玲玲說她知道法輪功很好,一直想找煉法輪功的人學,可一直沒碰到。當她聽說這裏有煉法輪功的,她就想學。玲玲當時就把帶的那些東西都扔掉了。五套功法很快就學會了。每天認真學法煉功。不長時間,師父就給玲玲調整了身體,把那些附體拿掉了。

還一個叫小青的女孩煉的也很認真。玲玲跟我說她們想看《轉法輪》。我說:「我家有,沒帶來。」師父看到玲玲對法渴望,真想修煉大法。就安排了這麼一件事:一天,辦案警察來了,說要帶我去我家,跟家人要伙食費。回家後,家裏沒人。我的一串鑰匙在他們手裏,他們把鑰匙給我,讓我把門打開。趁他們不注意,我把一本《轉法輪》書藏在衣服裏。等了一會,還不見家人回來,他們說還有別的事,就把我送回去了。

玲玲她們看到了《轉法輪》,高興極了,這真是心想事成。玲玲、小青她們沒日沒夜的看《轉法輪》,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在看,大家都搶著看(那裏允許看書)。房間裏其它的書也不少,沒人看。警察和保安都覺的奇怪,問她們:甚麼書呀,看的那麼起勁。她們說是佛經。她們在這裏的學法煉功,為她們以後走入正法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玲玲和小青不久都回家,她們兩個都走入正法修煉。

五、念「真、善、忍」威力大

隔壁房間關著三個男士,一個叫張海濤的說:你們天天煉功,天天念經,身體煉好了,也教教我們煉吧。玲玲說:「咱們兩個房間窗戶挨窗戶,說話聽的見,人也看不見,怎麼教。你們就一遍一遍的念『真、善、忍』吧。」他們說:「那有甚麼用。」玲玲說:「你們就念念試試。」

他們三個人就開始念「真、善、忍,真、善、忍……」三人大聲的在那裏念。「真、善、忍」在寂靜的夜空中迴盪。念了幾十遍「真、善、忍」以後,三人都熱的不行,大冬天的全身直冒汗,乾脆把棉襖、上衣都脫了。三個人光著背,在那裏繼續念,念的全身的汗水往下流。

警察和保安看到了,都說這法輪功太神奇了。有一個人說:「換三個字念念看看甚麼樣,就念張海濤吧。」三個人就開始念張海濤,越念越冷,凍得夠嗆,三個人趕快把棉衣都穿上了。通過自身體驗,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從那以後三個人堅持念「真、善、忍」。

六、「你也得煉煉法輪功了」

一天早上,一警察叫我跟他去會計室,說會計找我,會計見到我說:你還沒有交過飯費。我說:「我也不想白吃你們的飯,把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的都關到這,也給你們增加負擔。你們也應該向上級反映反映,把這些好人關這幹嘛。」會計說:「不叫煉,就不煉了,寫個保證就走了,何苦呢。」

這時,在一旁一直不吱聲帶我來的那個警察說:「你可別說不讓人家煉,你看人家大姐煉的滿面紅光,身體健康,甚麼病也沒有,髒活累活甚麼都幹,看你四十歲的人,滿臉皺紋,黃皮瓜瘦,你也得煉煉法輪功了。」會計聽了這話不吱聲了。

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應該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不管我們遇到多大的魔難,只要我們信師信法堅定正念,師父都會將計就計把壞事變好事,成就我們。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