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女號的改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一,因我第二次去北京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而被關進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四十天。在這四十天裏,與看守所的警察有了接觸和講真相的機會,特別是一位女警察,她以前和其他警察一樣迫害大法弟子,還出席過省市勞模會。我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後,首先從自身做好,讓他們從我身上看到大法好。

八個犯人的改變

當時家人、親朋好友去看守所看我的人很多,所長跟我開玩笑說,一天見你的人比整個看守所都多。他們給送進去的所有東西,我自己連一袋方便麵都不吃,都給她們分著吃,有的還給其它號裏人分了。在當時號裏有個死刑犯,家裏沒人看她,沒衣服換,頭上身上都長滿了蝨子,睡覺沒人挨著她,我就挨她,結果蝨子也爬我一身,我就把我的衣服從裏到外都給她換上。她沒東西就偷別人的東西,別人就打她罵她。她有癲癇病,也三天兩頭犯病。我去後勸大家不要欺負她,要善待她,她就再沒犯病。

號裏一片祥和,這個女警看到這一切,非常感動,她說:從你來後,號裏就沒有打架的了,我過去的時間都用在給她們勸架上。你用甚麼靈丹妙藥讓她們不打架了?我說:是法輪大法改變了她們。

當時這個女號裏有八個犯人,其中四個是死刑犯,原來那裏面每天打架、罵人、大哭大鬧的。大法弟子被關進來後,犯人們看到大法弟子無私無我的品格,在遭受痛苦時的堅韌不屈,遇到不公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行為舉止,都感到驚訝,慢慢的也開始平靜下來。大法弟子也一個一個的給她們講大法的美好。女號當時一共非法關押有十名大法弟子。

我被劫入後看出了犯人們哭鬧的心結,她們覺的自己犯了死刑罪沒幾天活頭了,生活的絕望使她們無所顧忌。我對她們說:「你們把過去像日曆一樣的掀過去,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你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們的師父甚麼都能給做。只要大家願意學,明天就把號裏變成學法點。」

我們開創出來了學法環境,第二天有一位大法弟子在被劫持到公安局時,看見辦公桌上有一小本《轉法輪》,就智慧的帶進來了。 犯人們都願意跟著大法弟子學法。一本寶書改變了號裏的一切。

師父的法理改變了八個犯人那變異的、充滿仇恨與陰暗的心靈,從此變的活潑開朗。她們幾個人搶著讀《轉法輪》,放下書後每個人都檢討自己以前的錯誤,都說如果早遇上大法絕不會走上這條路,即毀了別人的幸福與家庭,也毀了自己的一生。

一天早晨,打完飯後還沒有吃,號長翻開大法書中師父法像,放到暖氣片上,莊重的給師父行禮,盤腿打坐,雙手合十,其她七個犯人也盤腿打坐,雙手合十坐下。一個死刑犯哭著說:「師父啊,收下我們這些罪孽深重的弟子吧,我們就是只能活一天,也一定跟您修煉法輪大法。」我們十個大法弟子也哭了。

一個小時過去了,誰也沒有動一下,只是哭聲連成了一片。誰也沒有吃一口早飯,一個值班警察聽見哭聲從門外往裏望,沒說一句話就走了。

從此號裏沒有作息時間,都是學法煉功,最多一天學過八講。隨著學法,每個人的心性都在提高,一個姓劉的死刑犯,過去是蛇附體,給人看病,學法後,那個蛇對她說:「我都跟你八年了,給你掙了那麼多錢,今天你學大法不要我了?」姓劉的說:「是,不要你了,我就跟李洪志師父學大法了。」那個蛇立即翻白眼變成了乾。她多年手關節腫痛,不能幹活,學法後幾天就好了。她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激無以言表,每天把號裏姐妹的髒衣服搶著都洗了。

我們十個大法弟子為八個犯人的正確選擇而感到高興,也再次感到了師父與大法的洪大慈悲與召喚。

號裏的幾個重刑犯,因為對生命的從新選擇,每人的案子都有了改變。一個死刑犯無罪釋放、兩個變死緩,一個七年無罪釋放、一個七年變三年。

女號裏還有一個姓梁的死刑犯,被判刑後一直拖著(因她學法了),拖了八個多月,後來她不珍惜大法了,才被執行死刑。在被執行的前一天夜間,她做了個夢,有一個男人給畫一道線,讓她與姓劉的死刑犯一起跑,誰能在五分鐘內衝出這道線,誰就不挨槍斃。那人喊:預備──跑!她跑到中間看見地上有五十元錢,停下就撿,結果沒跑出去。早晨起來她正在講夢,就被警察給叫出去了,再也沒回來。

一個警察跟我們說,在臨槍斃前,她沒有一絲的害怕,她對一個警察說:槍聲一響,我們師父就會接我來,你回去後告訴號裏的姐妹們,床底下有我的手抄經文,是我沒珍惜大法,沒聽大姐(指我)的話,才走到今天。我對不起大姐,等我來世再報答她。就這樣她帶著悔恨走了。

女警察走入修煉

從號裏每個人的變化,女警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也非常感謝我。後來我就跟這個女警察叫大姐。她經常把我叫到她辦公室裏了解法輪功的一些內容。

一次她從家裏包來了餃子,又給我買了一身毛衣。我到她辦公室裏,我對她說:「大姐,你不要這樣對我,其實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一個幸福的家,可是為了你們更多的人能明白真相,在未來的人類劫難中免於淘汰,我們才拋家捨業上訪,告訴世人大法好。」她說:「原來是這樣啊!我以為你們都是精神病,有家不管,我真是錯怪你們了。」「大姐,我非常感謝緣份讓你我今生在這裏相遇。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可我們有了人身,生在中國,又遇到了正法,如能修大法是多麼幸運的生命!你看你當一輩子警察卻管不了一個犯人,大法卻能使她們變好;你看到受過酷刑後的大法弟子傷勢嚴重不上藥就好了;你看大法弟子被打成那樣也不吭聲,還總是樂呵呵的 ……因為我們有師父管。」

我說,「大姐,這個法太好了,你也走進來吧。」她說:「師父能要我這個迫害過大法弟子的人?」我說:「師父甚麼人都度,只看人心。」從此她走入了大法修煉。

從那以後,她每天看見其他警察迫害大法弟子,她總是大聲說:「殺人放火的你們不管,專管這些做好人的!」有一次有個男警察在她不在的時候,把我們叫出去迫害,正巧被她撞見,她對那個警察說:「你們又迫害這些好人,走,咱們上屋了!」因為女號歸她所管,那個警察自討沒趣,就擺擺手離開了。

還有一次,外地有兩名大法弟子被綁架到我們這,她們不說話,被警察打得昏死過去,又被吊在衣服桿上。看守所規定手銬是誰銬上的就由誰打開,其他人無權打開。第二天早晨,女警察上班看見這兩名外地大法弟子被打成這樣,不顧規定,二話沒說,就將吊著她們的手銬打開, 找兩個犯人給抬到號裏,並自己掏錢買了兩袋方便麵,讓餵給這兩名大法弟子。這一切讓我們在場的人非常感動。

她每天都裝進一本大法書,看完了她再拿出去,有時還給其它監號送去。

她走入了修煉後。她的家人知道了,把《轉法輪》書給藏了起來,說是燒了,她邊哭邊說:「這書這麼珍貴,比我的生命都值錢,你們在哪燒的,灰也得給我撿來。」見她如此著急,她兒媳婦只好把書還給了她。

女號的巨大變化,使幾個男警也很羨慕。他們有活就找我幹,我就有了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有三個男警明白了真相不再參與迫害。還有兩個男警在自己值班的時候叫妻子買水果來看我。還有一個男警明白真相後下班前經常到我們號裏問我有事沒有,一次他提我名字說:「你家裏有事嗎?我願意為你服務,如你不在這裏我還沒這個機會呢。」

當時我是被縣長點名必須勞教的,在被非法關押四十天時,一個局長的妻子被釋放,那個局長說:「某某(提我的名字)是我妻子叫去北京的,叫她也出來吧!」

出來有一個月的時間,師父的經文來了,我正想怎麼送進去?那個女警來找我,說大家都很想我,特別是那個有癲癇病的死刑犯,整天不吃不喝的站在門那望你,你快去看看她們吧!

第二天中午,我帶上師父的新經文,去了看守所。剛到院子裏,號裏的人就齊喊:某(提我的姓)姐,某姐,我在外邊跟她們招手。看此情景,女警察就不顧一些規矩,把號門打開了。我進屋後,拿出了師父的新經文。

大家把我抱住哭成了一片。我對大家說,這裏不是我們呆的地方,為了警察大姐的安全,我馬上就得離開,祝大家精進實修,早日獲得自由。我等你們的好消息。我向她們合十,謝過警察大姐後離開了看守所。

十七年過去了,看守所裏的故事、女警察得法的經歷讓我難以忘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