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沒有假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九日】今晨,關閉鬧鐘又睡過去了,然後做了一個夢,夢中在海邊,有幾個女孩要在水中參加比賽。下水前,教練叮囑要逆著水劃才能前進。當時我以為是讓她們坐在船上,共同划槳。可是女孩們下水了,並沒有船,而且她們一下水,就沉底了,有的只是露個頭皮在水中掙扎著難於前行。在岸上,我著急的衝她們大喊,給她們加油,可是沒有用。無奈我手裏拿著木棍跳到水裏,她們抓著木棍浮出了水面。我雙腳在水中探尋著,直到找到最後一個女孩,把她拉出水面,抓住了木棍……

從夢中醒來,明確知道是師父點化。近段時間,看到有同修在忙過年,修煉懈怠。和其交流幾句也不以為然。心中著急,早想寫交流文章和同修交流。只是忙於其它的事,耽誤了。看來師父著急呀,不敢再懈怠了,匆匆執筆,有不在法上的地方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年關已到,精進的同修知道抓緊時間多救人。然而有的同修,孩子們放假了,兒女們回家了。特別是女同修,就開始忙著買年貨,蒸年糕、殺魚、燉肉。美其名曰:符合常人狀態。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幹嘛的,也忘了現在的時間是師父用他巨大的承受換來讓大法弟子救人用的。個人以為,誰浪費了這段時間,都是在犯罪。

我地有一位七十多歲的女同修,修煉前眼睛就做過手術,聽力也不好。修煉後這一切得到了改善。可是同修修煉怕吃苦,總是羨慕常人生活的悠閒自在。她家是學法點,每年一到臘月二十幾,她就給學法組放假,開始忙過年。有一年大年初一,她想:我今天也不煉功、也不學法,當一天常人放鬆放鬆。結果第二天,耳朵就聽不見了,眼睛視物模糊。同修們知道後,和她在法上交流,她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並向師父懺悔,同修們也幫她發正念。慢慢的她的視力和聽力有所恢復,但時好時壞。二零一五年,她參與訴江後,聽力完全恢復。可常人問她,你耳朵怎麼能聽見了?她卻回答:「能聽見了,女婿(女兒的丈夫,因經濟問題被判刑入獄)回家,一高興就好了。」結果立馬她的耳朵就聽不見了。她趕緊改口:「是我煉功,我師父幫我治好的。」

後來這位同修搬到樓上住。因下了樓就找不到家,兒子就不讓她下樓了。漸漸的她的修煉狀態越來越不好。在這期間同修們也和她學法,切磋交流。但效果並不好。再後來她認為,自己如果不修了,也許舊勢力就不迫害她了。同修們知道後趕緊和她在法上交流,可是已經晚了。原來支持她修煉的兒子、兒媳就不讓她學了,認為她學法聽不見、看不清字會上火。就不讓同修們去學法了。現在她的生活已經不能自理。

我地還有一位同修,講真相非常積極,經常和同修們出去發明慧期刊,貼不乾膠。可有一天,她和同修說:「我們天天這樣幹,甚麼時候是個頭啊。」二零一七年春天,此同修突發腦出血,住進醫院搶救。在師父的加持下,及同修們正念支持下,脫離了生命危險,但目前生活不能自理。給當地世人得救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她的家人也說她:「你天天出去跑,怎麼還這樣了?」後來我們知道家人這樣說是有原因的。她以前有一段時間帶修不修的。出現腦血栓症狀,住院治療。出院後,她便積極做三件事,並和兒女們說:「你們誰也不能干擾我修煉,否則我身體出毛病就怨你們。」有時同修找她一起去講真相,見她家垃圾車上有好幾雙男人的襪子,就問她:襪子好好的幹嘛扔了?她說,是她丈夫的,沒時間洗,一次性,穿髒就扔。這是不是摻雜了不夠理智的因素,被壞東西鑽了空子?

講出同修的事,不是埋怨同修。這些現象都是舊勢力干擾造成的。我只是想,我們同修怎麼能夠破除舊勢力的干擾,在有限的時間裏多救人呢?

前面的老同修,想當常人,常人的狀態馬上就出現。後面的同修看似修的挺精進,實際上出發點不是為了救人,而是為了自己的身體。用做事來和師父討價還價。所以會發出:這甚麼時候是個頭啊的怨聲。給了舊勢力迫害的把柄,同時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

師父講:「師父今天給大家說的重了點,也是想讓大家能夠警醒。你們救度世人想要叫他們醒過來、救度他們,你們自己也得醒啊、也得醒悟。事情做多了就忘記了自己的修煉,這也不行啊。你們是修煉人,這句話不是說你過去、曾經、或者是你的表現,這句話是說你的本質、你的生命的意義、你肩負的責任、你歷史的使命,這樣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1]

其實,真修的大法弟子都有感受。師父無時無刻不在我們身邊保護著我們。在我們發自內心的救人時,達到忘我的時候。就是走在師父鋪就的路上了,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

最近明慧網上有一篇學員的交流文章,文章中同修分享了她大年三十出去救人,忘了時間,做完回家,已是晚上七點了。往年這個時間是吃年夜飯的時間。同修回家一看,孩子們還沒回來,就麻利的炒菜做飯,只半個小時就炒了七個菜,明顯的感到了師父的加持。飯做好了孩子們也回來了,吃飯時都誇同修菜炒的好吃。

看了同修的體會,我也想起自己的一個經歷。有一年臘月二十八,我上午出去講真相,回到家就中午了,忽然想起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小月二十九天)了,我只有大門上的對聯,屋門上的對聯還沒有呢。(當地風俗大年三十上午貼對聯)。又不願意貼常人的東西。正想著呢同修來了,車把上掛著一長條紅紙。一進院就說:「不知道誰家寫對聯,紅紙丟在道上了,我一看挺乾淨的就撿起來了。」我笑了對同修說:「師父知道我還沒準備屋門的對聯呢,就派你給送紅紙來了。師父真是太慈悲了。」下午請鄰居同修給寫對聯時,姐姐來了,送來了煮肉、饅頭、還有團粉糕。我沒時間準備的年貨都有了。

有的同修從來不讓自己受委屈,為自己及家人考慮的樣樣周全,呵護有加。其不知陷在人中再怎麼做也是有限的,同時師父對他的保護,他就很難感受的到了。

這裏想和同修交流的是:大法弟子生命的意義就是救人,如果我們把時間都用在了家人的生活上,我們是不是在浪費自己的生命?同時也讓家人造了業。我們對家人慈悲嗎?我們現在就是抓緊時間救人,我們還能救多長時間啊!

前段時間,聽明慧廣播《憶師恩》。有一個貴州學員回憶,一九九四年過年時,有個集體煉功點宣布放假三天,過好常人年。誰知神目如電,沒有甚麼可瞞過師父的,很快貴州站負責人就接到師父詢問的電話:你們那修煉法輪功還興放假過年嗎?

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現在的大法弟子,應該成熟了,不應該在這方面,還讓師父為我們操心。大法弟子都應該知道,修煉沒有假期呀!

其實寫這篇交流稿,也是在鞭策我自己,我修的不是很精進。晨煉總是晚點,否則就不會做那個夢了。希望能和同修共同精進,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期盼。走好以後的路。感恩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