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實修不懈怠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師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我做得不好,儘管如此,師父依然看護著我。

下面將幾件證實法的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感謝師父的慈悲看護。

持續不停的清除邪惡標語和展板

我第一次去清除邪惡展板是在二零一零年左右。那時我父親住院,我發現在醫院的後門圍牆上掛著一條「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的標語。雖然沒有指法輪功,但在邪黨的造謠毒害下,人們很自然就和法輪功聯繫在一起,而且那標語上就有邪靈附在上面。路上人來人往。作為大法弟子維護大法是自己的責任,決不能讓它繼續存在下去。

在行動之前一天晚上,在發完十二點正念後,我戴上口罩,騎車去看了一下地形和環境。發現有個探頭在標語不遠處,但只要選好位置是照不到我的。附近有個大廈的保安崗亭,日夜燈火通明,前後路口有攝像頭。回來後我決定利用雨天去清除它。

我按明慧上同修介紹的方法,油漆加墨水,裝入礦泉水瓶,再在瓶蓋上鑽幾個孔,用塑料膜封上瓶口,等待雨天行動。

好不容易等到雨天,卻只是個小雨。我也顧不得了,越早清除,受毒害的人越少。半夜三點多我趕到目地地,崗亭已無人,離我十幾米遠有個清潔工,他並沒有注意我,我想他即使看到我在幹甚麼,他也追不上我,我邊發正念不讓他過來,邊掏出塑料瓶把一團團黑漆撒向邪惡的標語牌。頓時那標語已面目皆非。我心裏無比暢快,念著「中共才是大邪教」離開了。

過了十幾天,我去看那邪標怎樣了,到那一看,那東西被清洗之後又掛上去了。雖然底色有點黑,但字跡清晣可見,我心裏盤算著何時、用甚麼方法再去清理。當我再去時,那邪標已拿掉了。

有一社區的邪惡宣傳欄目被我清除五次,它更換了五次,內容未變,而它的附近就有一所小學,學生和家長來來去去都看得到。怎麼辦呢?後來一同修提醒我要給有關方面寄真相信,我給相關單位寄出真相期刊和單張。而後終於撤掉了。但近來在新一輪誣陷宣傳中,它又出現了。我正在計劃著如何清除它。

我平常很留意街上哪裏有邪惡的宣傳欄,要找出它們,卻又怕看見它們。一想要去清除,就升起怕吃苦的心,怕遭受迫害。不過想到我們大法弟子辛辛苦苦製作真相資料、發資料,救眾生,而那東西卻直接在毒害著眾生,怎能容忍它的存在?!每次這些念頭都會返出來,但最終還是選擇了清除。這時就盼來個下雨天,因為穿著雨衣安全。

有一次盼望的大雨來了,半夜鬧鐘也響了,可一聽雨正嘩嘩的下呢,就發怵了,想躺下繼續睡。但正念告訴我不能再猶豫了,不要失去機會,於是就趕緊起床,準備了一下出發了,很順利地把預定的目標清除了。

一次刮颱風,這雨可不只是大雨,而是狂風加暴雨。半夜雨停了。知道雖然沒雨了但颱風天,行人肯定還是少,於是騎上車出門了。接近目標,積水深至大腿,只能推著車子深一腳淺一腳的過去。真的沒人來往,做起來很順利。這一次就連續清理了六處邪標。

在清除邪惡標語的同時,我們也不斷給社區人員郵寄真相資料。郵寄真相資料效果還是好的,之後這類的邪惡宣傳就少了許多。

有一件事令人難忘。一社區貼在大街上的誣陷大法的宣傳欄被我清除了兩次。於是他們不在大街上貼了,而是貼在了旁邊通往市場的小路上。我看見之後就又把它清除了。幾天後我再去查看時,邪惡的宣傳內容徹底不見了,變成大字的公益宣傳。

我備感欣慰,明真相的眾生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營救同修

本地區一位新學員,在給單位寄真相信時被有關人員舉報到公安部門。他被跟蹤了,攝像頭拍到了他在噴證實法的字,他被綁架了。一週就下了逮捕令。

他們夫妻二人都是新得法的,又是從外地來的,和本地同修沒有聯繫。通過律師和我們聯繫上,希望我們幫助要人。由於我參加了營救小組,雖然參加了,但由於自己怕心較重,沒有和公、檢、法人員打過交道。而這次正好主持這一項目的同修比較忙,考慮到沒人配合,我就主動前往。

在去見國保隊長和檢察官時,我是帶著很強的怕心去的,總擔心會不會甚麼原因而被他們扣留綁架,回不來了。還好,發過正念後見到國保隊長時心還算安穩。該國保隊長五十歲左右,較面善。給他講了一些真相還講了以前抓捕我的警察遭惡報的事。由於初次講,而且救同修的心太強,效果不是很好,看到國保隊長急於結束談話,我問:「某隊長,你是否想到法輪功會有平反的那一天?」他馬上說:「你們不是說我會遭惡報嗎?」同去的二位同修馬上接過話說:「我們可不是這個意思。我們是在講『善惡有報』這個理。」他聽進去了,但思想上還是有抵觸。

在國保把所謂「案件」報到了檢察院後,我們又去檢察院講真相、找經辦。在檢察長接待日找到檢察長講真相。這期間國內外的同修也給有關人員打電話和寄真相信。我也把明慧上的一篇好文章,寄給有關人員。這封信對他們起了啟發良知和震懾的作用。我們就給國保和檢察院有關人員大面積的郵寄。不僅寄單張也寄明慧期刊。讓他們看看法輪功學員辦的刊物多好,不僅講真相又有品味,講人性講道德,在救人的同時也能提升他們的道德。

我們也給相關人員寫真相信,在信中只有為他好的善念,沒有怨恨和指責,也沒有說教。特別是被關押的學員的妻子以女兒的名義給在押父親寫的家信,讀著真切感人。這封信站在童真的角度,告訴父親家裏的生活情況和對父親的思念和關心。沒有憂怨、沒有悲傷。這封信也寄給了國保隊長。他看了之後打電話給這位妻子說:「信,我看了三遍!」可見信打動他了。

後來我又給他寫了一封勸善信,信中克服了說教。同修說此信寫的好。

我配合同修在檢察長接待日找正、副檢察長講真相,每月兩次。那位學員的妻子給檢察長和經辦都寫了信,反映家裏的困難,兩孩子尚小,上學要接送,自己又要開店,很辛苦。經辦看後表示同情。

在我們最後一次見檢察長時,有關人員告訴我們將釋放同修。這是我們地區第一例無罪釋放的案例。

值得一提的是被綁架同修的妻子,雖然從新走入修煉沒幾年,在整個過程中她沒有怨恨、沒有指責、沒有怕心,鍥而不捨找有關人員講真相。她的話並不多,但接待她的人都對她客客氣氣並表示同情,區「六一零」主任直接去找她談話,態度客客氣氣的。是她純正的心態感化了他們。當她得知丈夫將被釋放時,也沒有絲毫顯示心和歡喜心。

從這件事情中我悟到了一個法理:在營救中,我們往往對採用甚麼辦法和怎樣去和對方說很注重,實際上是一旦我們的心性達到大法修煉的標準,那事自然就向好的方面轉化,大法的力量就會起作用,而不是想要怎樣做就能達到的。我們本著純正的善念和祥和的心態,有關人員惡不起來,大法在制約著一切。

控告江澤民

在二零一六年五月,明慧網陸陸續續刊登出了同修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我覺的該告他,師父也肯定了此舉。但一想到控告江澤民可能將面臨迫害,一想到酷刑折磨,頭就大起來了,就被怕心懾住了,好像馬上就會被綁架似的。

讀著明慧網上的一份份控告狀,怕心在一分分減少,那些同修大多都比我的魔難還大的多,但他們都能放下自我,義無反顧的控告迫害元凶,令我佩服。江魔對我迫害這麼嚴重,我還怕它,不敢控告它,那麼我連有正義感的常人都不如,怎配得上大法徒?控告江澤民是配合師父正法進程,助師正法,推動整個形勢向前發展。作為大法弟子當然要聽師父的話。我想,控告江澤民和當初走上天安門證實法一樣,都是我們修煉的重要一步。敢於控告世間邪惡的總頭目,是走出人心邁出的一大步。心態要純正,帶著為私的目地不行。於是我決定也提筆控告江澤民。

在幫同修審稿和打印過程也在去怕心。隨著控告狀的完成,師父把我的怕心拿掉了。

我把網上同修如何面對警察來訪的好文章一篇篇下載下來,認認真真的看,想著自己怎麼應對自如,一段時間之後知道如何做了。當後來真有片警來訪時,我確實心態穩定,給他們講真相講得很好。對我所說的他們無一反駁,而是認真的聽。聽完片警就說我應該去當律師,而後客客氣氣的離開了。

之前他們來時遮遮掩掩的問:你是否寫了甚麼東西?我就直接了當的告訴他們,「我控告江澤民了。他對我迫害這麼厲害,我當然要控告他。」當我理直氣壯的說出這話時,他們都感到意外,也無話可說了。回想起來那是自己的正念把他們鎮住了。師父說:「一正壓百邪」[1]。

我也鼓勵同修控告江澤民,共幫助二十幾人整理、打印和郵寄了控告狀。

我雖然做了一些證實法和救人的事,但總體說不夠精進。時常放任自己,名、利、情也都沒修掉,離一思一念在法上還差得很遠。今後要嚴格要求自己,真修悟道,精進再精進!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