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連宵風雨 佳木斯弟子精進如初(圖)

法輪大法在佳木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四季輪轉,冰雪封江,北方邊城迎來了又一個冬天;回望之初,兌現誓約,大街小巷奔忙著大法弟子的身影。一本相冊,記錄了一段歷史。

一、大法洪傳 恩澤邊城

一九九四年,一戶王家姐妹將法輪功從遼寧省錦州傳入黑龍江省佳木斯市,由開始的幾人、十幾人、到一九九八年的一萬多人,法輪功就是以這種人傳人、心傳心的特有方式,如溫暖的春光,如細雨潤物,把創世主的恩澤送到了邊疆,送到每一個有緣人的心田。

第一次的聚集只有十幾人,在鐵路一所小學的教室裏,王家姐妹因修煉法輪功而受益,使大家為之一震,從此走入了修煉大法的人數快速增長。

'圖1:即使在冬天最冷的日子裏也堅持室外煉功(一九九六年拍攝)'
圖1:即使在冬天最冷的日子裏也堅持室外煉功(一九九六年拍攝)

而後,在杏林路旁學煉動功,那時只煉半小時,人就感覺到走路像飄起來一樣。開始學時,大家還不懂注重學法,每週只集體學法一次,後來逐漸的建立了學法小組,隨著煉功的人越來越多,學法小組也多了起來,同時輔導員組織集體教功。

'圖2:小區的晨煉(一九九六年拍攝)'
圖2:小區的晨煉(一九九六年拍攝)

'圖3:組織集體教功(一九九六年拍攝)'
圖3:組織集體教功(一九九六年拍攝)

至此,每天早上到杏林路街心公園煉動功,晚上背著又圓又厚的坐墊到鐵路小學走廊裏,利用學校的有線廣播,先放師父講法錄音,然後打坐煉靜功,一樓、二樓都坐滿了。

更使佳城父老傾心感恩的是,一九九四年八月,師父在哈爾濱辦班時,得知佳木斯市修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並且要建立輔導站時,還專為佳木斯寫下了「不得搞經濟實體,不得治病,不得存錢,完全是一個實修的群眾團體」的囑託,至今我們保存著這份珍貴的複印件,這是佳木斯市法輪功修煉者永生難忘的。

為了使更多的人得法,一九九五年、一九九六年在全市辦錄音、錄像學法班,單在電教館一處就辦了十四期錄像學法班,每期七天。先得法的同修帶著親朋好友一同來聽法,那情形就像師父形像的描寫一樣:「倆倆相繼而來」(《精進要旨》〈悟〉)。

在公園、廣場舉行大型集體煉功活動,到九八年達到鼎盛,同時走向農村及周邊市縣。

'圖4:介紹法輪功的圖片還沒等掛起來人們就搶著看(一九九七年拍攝)'
圖4:介紹法輪功的圖片還沒等掛起來人們就搶著看(一九九七年拍攝)

'圖5:在道路的兩旁掛展幅,向行人介紹法輪功(一九九八年拍攝)'
圖5:在道路的兩旁掛展幅,向行人介紹法輪功(一九九八年拍攝)

'圖6:利用週日舉行集體煉功(一九九八年拍攝)'
圖6:利用週日舉行集體煉功(一九九八年拍攝)

'圖7:利用週日舉行集體煉功(一九九八年拍攝)'
圖7:利用週日舉行集體煉功(一九九八年拍攝)

法輪大法在佳木斯生根開花,洪大的煉功場輻射周邊,那時的修煉,佳木斯不是按行政區的劃分,像周邊的鶴崗市、雙鴨山市、七台河市、伊春市,都和佳木斯聯繫,一起比學比修,共同提高。那時佳木斯有多少人修煉法輪功,沒有統計,但是,每次在印刷廠印發的師父新經文,根據申報的數量是一萬份。

當年在政府廣場還發生這樣一件事情,在廣場晨煉的法輪功學員,每次下雪,他們不僅清掃煉功場地的雪,而且還將偌大的政府廣場的雪全部打掃乾淨。一天,市長值班,清晨起來,看見窗外有人掃雪,很奇怪,那年頭還沒有今天的掃雪機制,下雪了,就用廣播喊各科室出人掃雪,很費勁,今天怎麼了?他叫秘書出去看一下是甚麼人,當知道是法輪功時,市長很感動,親自叫來新聞媒體現場採訪,利用電視、廣播、報紙充份讚揚。這張留下的珍貴的現場照片,見證了當年法輪功修煉者給人們留下的美好印象。

'圖8:每逢下雪時,晨煉的學員都要把整個市政廣場的雪打掃乾淨(一九九七年拍攝)'
圖8:每逢下雪時,晨煉的學員都要把整個市政廣場的雪打掃乾淨(一九九七年拍攝)

法輪大法在佳木斯的洪傳,像驚蟄的春雷震動了大地,使這座城市萬物復甦,充滿生機。多少人因修煉了法輪功,疾病不翼而飛;多少人因修煉了法輪功道德昇華;多少人因修煉了法輪功消除了由於生活、工作、家庭帶來的煩惱。歷史見證了那美好的時光,那美好的時光也使更多的人看到了美好的未來。

'圖9:去農場洪法的學員和當地的學員合影,笑容代表了他們的心(一九九七年拍攝)'
圖9:去農場洪法的學員和當地的學員合影,笑容代表了他們的心(一九九七年拍攝)

'圖10:太陽漸漸升起,冬天就要過去,美好的未來不再是眺望(一九九九年拍攝)'
圖10:太陽漸漸升起,冬天就要過去,美好的未來不再是眺望(一九九九年拍攝)

二、人心向善 神跡再現

法輪功給修煉者帶來的身心健康,每個修煉者都有切身的體會,從明慧所刊登的心得體會及被迫害的材料中,都能看到每個人修煉法輪功後的巨大變化,不勝枚舉,這裏只從相冊中的幾個照片說起,人們覺的不可思議的事。

(1)祛病揮手間

李洪志師父傳法初期,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曾用功能給人治病。

一九九四年底,在大連舉行的報告會上,師父給每一個參加者祛一個病,佳木斯法輪功修煉者張家通參加了,他親歷了這神奇的一瞬,師父把六千學員分兩次做,叫大家站好,右腳腳尖虛點地,思想想自己的那個病,自己沒有病的可想自己親人的病,師父說:大家放鬆!放鬆!然後師父用手在空中揮手一抓,往地上一摔就完事了。

張家通修煉前患有肺結核,他就想這個病,當時他也沒有寄託甚麼,做過就做過了,二年後,他忽然想起這件事,意識到自己每天的低燒,右胸的隱痛,不知甚麼時候沒了,張家通說:人哪,一好了就甚麼都忘了。是師父治好了他的病,為了感恩,張家通在公出到大連時,雖然天色已晚,還是搶時間跑到大連體育館門前,雙手合十照一張像留作紀念,時至今日,師父這一抓,二十三年過去了,他的肺結核徹底好了。

'圖11:張家通留下一張表示感恩的照片 (一九九六年拍攝)'
圖11:張家通留下一張表示感恩的照片 (一九九六年拍攝)

(2)遇車禍無恙

弟子修大法,時時刻刻受到師父的保護。二零零六年秋天,同修找人要拍一張照片,說是證實大法,事情是這樣的:佳木斯法輪功修煉者曹偉說,前幾天她在佳木斯市第二中學光復路的人行道上等人,突然駛過一輛壓道機,曹偉事後都回憶不起當時是怎麼回事,她一下子就被車吸了進去,前鐵輪從她的一條腿上壓過去,外褲碾碎了,她覺的疼痛無比,可是居然無事。

拍照片的時候,她拿出被碾碎的褲子,又讓人看了她的腿,仍有一道痕,是有點不可思議,為了感受一下,照相的人還跑到市郊找到那台壓道機,壓道機前面是一個大鐵輪,後面是兩個一人多高的大膠輪,看到這龐然大物,幾人能相信,只有修煉的人才能理解法輪大法的神奇。

'圖12:被碾碎的褲子(二零零六年拍攝)'
圖12:被碾碎的褲子(二零零六年拍攝)

'圖13:幾天後還可見腿上有一道痕(二零零六年拍攝)'
圖13:幾天後還可見腿上有一道痕(二零零六年拍攝)

(3)癱瘓六年站起來

二零零七年,在佳木斯監獄被非法判刑七年的法輪功學員林澤華,入獄僅僅四個月,他就被迫害致癱,林澤華家在友誼縣鳳崗鎮,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組成特別關注組,一直在外面幫助林澤華和家屬講真相、反迫害。

二零一四年九月,林澤華七年冤獄期滿,哈醫大骨外科的醫生明確的說:「你的病時間太長了,即使查出病因來了,你也不能恢復走路了。」

別無出路的林澤華,心中堅信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自己,他學法,坐在椅子上煉功,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和他學法交流。奇蹟發生了,被醫生斷定不可救治、癱瘓六年的林澤華在二零一五年三月,終於站起來了,扶著牆能走了,能上樓了。

'圖14:獄中的林澤華 (二零一四年拍攝)'
圖14:獄中的林澤華 (二零一四年拍攝)

'圖15:站起來的林澤華 (二零一五年拍攝)'
圖15:站起來的林澤華 (二零一五年拍攝)

(5)善良人得福報

佳木斯市郊區的李雙男,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晚上九點多鐘,騎摩托車帶媳婦回家途中,因為酒後超速行駛,出車禍,李雙男的頭部右上方摔成雞蛋大窟窿,腦漿流出,碎裂的頭骨也不知去向。送到佳木斯市中心醫院,醫生說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李雙男修法輪大法的母親進了搶救室,大聲告訴昏迷中的兒子: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李雙男的姑姑也是修法輪大法的,也到醫院,在他耳邊告訴他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結果,第二天奇蹟出現了,醫生找家屬說:「血壓和脈搏都有了,可以做手術了。」

在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上午,手術前又給李雙男做一次CT檢查。這時醫生發現,塌陷的腦骨全浮出來,恢復正常了,七裂八瓣的骨頭全合上了,不用做手術了。到了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基本恢復正常,精神特別好,自己已經能慢慢的散步了,李雙男自己說:是大法師父救了他的命。

師尊說:「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轉法輪》〈論語〉)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在這裏人們感受到了,在法輪功受迫害的日子裏,李雙男支持母親學法煉功,母親去北京上訪被抓回來批勞教,勞教所裏讓家人交書,李雙男把大法書全部藏了起來,所以終得福報。

'圖16:四年後李雙南夫婦的合影,他的媳婦同年在車禍中右手骨折 (二零一零年拍攝)'
圖16:四年後李雙南夫婦的合影,他的媳婦同年在車禍中右手骨折 (二零一零年拍攝)

三、連宵風雨 法徒歷難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澤民為首的一夥邪惡之徒,凌駕國家憲法、法律之上,舉傾國之力瘋狂迫害手無寸鐵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佳木斯市公安局非法抓走了市法輪功輔導站站長、輔導員,標誌著對佳木斯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開始。為了討還公道,向中央說明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為了還法輪大法的清白,學員們開始進京,邪惡的中共很恐慌,在火車上、在客運汽車上攔截,七月二十一日,在佳木斯開往北京的列車上,警察挨個盤問旅客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押下車,當火車行至哈爾濱站時,站台早已布滿了警察,佳木斯公安局傳來信息,該車至少有上百名法輪功學員,哈爾濱警察大批上車,揚言不清理完不開車,這個場景,這個氣氛,可能有很多人看過電影《卡桑德拉大橋》,和那個場面一樣,陰森恐怖。但是,還是有很多法輪功學員沖到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舉起了「法輪大法好」的條幅。

沒能去北京的學員,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二十二日,自發到市政府廣場請願,八、九點鐘時已集結了一千多人,這時防暴警察跑步進入廣場,將請願人員團團包圍,隨後趕來的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多,他們想進入廣場中,奇怪的是警察圍成人牆,不讓後來的人進去,那一刻有一幕很精彩,一個孕婦學員衝了進去,她往示威集聚的人群跑,有一個武警在後面追,此時全場的視線都集中在這倆人身上,那個警察愣沒追上,全場一片歡呼聲。

大約在接近十點時,警方開來幾輛大客車,將請願的法輪功學員抓上車,拉到市老體育場,警察給每個人錄像,一直持續到下午三點多,讓觀看中央電視台播放的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片,但是,遭到法輪功學員的抵制,沒幾人看就散場了。

(一)坦蕩正法路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六日,去北京為法輪大法討公道的高中學生陳英,在北京被綁架押解回佳木斯的火車上,被逼跳車身亡,年僅十七歲。陳英是被佳木斯邪惡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迫害致死的第一人,佳木斯邪惡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虐殺從此開殺戒。

'圖17:陳英和佳木斯市樹人中學的同學們(二排中立者)'
圖17:陳英和佳木斯市樹人中學的同學們(二排中立者)

佳木斯市「六一零」、公安局是這場迫害的總操盤手、劊子手,檢察院、法院是幫兇,據明慧統計資料,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截止到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佳木斯市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

綁架總數至少二千一百九十九人;

直接迫害致死至少十五人;

在高壓恐怖下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至少八十二人;

非法判刑至少八十八人次,累計四百二十七年;

非法勞教至少三百八十一人次,累計八百五十九年;

勒索罰款現金至少六百三十九萬六千二百六十二元;

勒索財物約合人民幣至少九十五萬八千七百五十元。

自二零一六年初至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佳木斯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關押在監獄或各地看守所的有二十九人;被綁架、非法關押的有四十二人。

'圖18:佳木斯法輪功學員每逢同修被非法開庭,他們都聚集在庭外發正念 (二零零八年拍攝)'
圖18:佳木斯法輪功學員每逢同修被非法開庭,他們都聚集在庭外發正念 (二零零八年拍攝)

但是,在這場血腥的迫害中,佳木斯的法輪功修煉者仍然秉承著真、善、忍的理念,堅持講真相,和平理性的反迫害。

原佳木斯鐵路分局法輪功修煉者副處級幹部馬學俊,因患再生障礙性貧血,生逢絕路,修大法疾病不翼而飛,但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二日,馬學俊再次被佳木斯公安局劫持,受國保大隊大隊長陳永德、副隊長陳萬友唆使,遭受電刑、用凳子腿跺腳趾甲、用塑料袋套頭窒息等多種酷刑折磨,後又被重判十二年,因監獄拒收被送回家,那張傳遍全世界的照片人們還記得,馬學俊身形如骷髏,奄奄一息,再次被推到死亡邊緣,沒有人認為他能活下來。所以,那時邪惡打聽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馬學俊還活著嗎?回到大法中,馬學俊學法煉功,奇蹟般的生還,再獲新生。

'圖19:馬學俊幸遇大法獲新生(二零一六年拍攝)'
圖19:馬學俊幸遇大法獲新生(二零一六年拍攝)

為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佳木斯地區有三大黑窩,即:佳木斯勞教所、佳木斯監獄和青龍山洗腦班。

(1)佳木斯勞教所

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一開始,佳木斯勞教所就首當其衝,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搞所謂的轉化,實施勞工奴役,酷刑折磨,其間有三百八十一人次被非法勞教,其中張長明、湯紅、房翠芳直接被迫害死在佳木斯勞教所,吳春龍生命垂危送回家不到一年離世。

據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一月報導,法輪功學員張長明,五十歲,黑龍江省七台河市人。這個忠厚老實的礦工,為了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三年一月因進京上訪,被綁架到佳木斯勞教所,他受盡折磨,其中惡警唆使刑事犯杜紅軍折磨張長明,用釘子在張長明腳掌上釘了二十多個眼,鮮血直流。後來據知情人講,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張長明被活活打死。

迫害不得人心,被迫害者並沒有倒下去,相反具有巨大反差的是迫害者卻走入了法輪功修煉行列,她就是佳木斯勞教所警察崔會芳,在迫害中,她從法輪功學員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看到了迫害者的邪惡,她的舉動像一顆重磅的炸彈,震懾了邪惡,為那些曾經迫害法輪功的同行,走出了一條悔過自新的路。恐懼的中共邪惡怕發生連鎖反應,二零一五年,崔會芳被以「泄漏國家秘密罪」非法判刑二年。

(2)佳木斯監獄

佳木斯監獄是由原市級佳木斯監獄和省級蓮江口監獄合併組成,原佳木斯監獄主要迫害者是副監獄長劉昌余;合併後的佳木斯監獄主要迫害者是監獄長葉楓。

據統計到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佳木斯監獄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是七十三人,從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三年,佳木斯監獄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在獄中已致死三人,嚴重迫害回家後不久離世一人,精神失常一人,癱瘓傷殘三人。在佳木斯監獄獄長葉楓的督導下,為達到轉化法輪功修煉者的目的,採用的手段繁多且陰險毒辣。如:吊銬、地環剝趾甲、塑料袋窒息、電擊連續不讓睡覺、奴役勞動、精神摧殘,利用「獎金」「減刑」,誘惑警察、刑事犯對法輪功修煉者行惡,對不轉化的學員家屬不讓依法會見等。

二零一一年,佳木斯監獄獄長葉楓為了完成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指標,在不到半個月內,就直接迫害死三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秦月明因灌食插管到肺裏致死;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於雲剛因被用鈍性物擊打頭部,腦出血致死;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劉傳江在監舍被活活打死。

佳木斯監獄連續虐殺三人事件被曝光後,佳木斯法輪功學員立即投入曝光真相、幫助家屬啟動司法程序等工作。但是,於雲剛、劉傳江家屬在監獄威脅、利誘下,屍體被迅速火化私了,而秦月明妻女滿懷悲痛,為尋求真相與公道,先後向佳木斯監獄、合江檢察院、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申訴,最後訴訟至黑龍江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並於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在省高法立案。但賠償辦主任張印峰,主審法官王濱紅拖延審案,拒不開庭。隨後,秦月明妻子王秀清和女兒秦海龍因不放棄申訴,又遭一年半勞教迫害。剩下年僅十九歲的大女兒秦榮倩無家可歸,面臨中共恫嚇威脅,秦榮倩不畏懼,繼續走向社會,繼續逐級上告,奔走各部門,向人們陳述冤情,狀告無門女兒淚,秦家遭遇獲得社會百姓同情,贏得全省五千人按手印聲援,但是,六載辛酸,秦月明冤情未雪,遺體難安。近日,秦月明家屬來到佳木斯監獄祭拜冰棺中的秦月明。不法警察依舊抵賴聲稱「正常死亡」,王秀清善意提醒他不要抱僥倖心理,真相會大白的。

'圖20:秦家明月碎,處處留倩影,秦榮倩隻身一人,去佳木斯市政府、人大投訴(二零一二年拍攝)'
圖20:秦家明月碎,處處留倩影,秦榮倩隻身一人,去佳木斯市政府、人大投訴(二零一二年拍攝)

佳木斯法輪功學員非常關心被非法關押在獄中的同修,每次同修出獄時,佳木斯同修都配合家屬去接人,但是佳木斯監獄很邪,不按法律行事,而是勾結當地「六一零」,直接將人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為此曾發生攔截警車「搶人」的場面,監獄有時為了躲開外邊法輪功學員的關注,清晨兩點多,就將人交給當地六一零拉走,終邪不壓正,佳木斯法輪功學員形成整體力量大,這種局面很快被正過來。

(3)青龍山洗腦班

中共不得已廢止了迫害中國人幾十年的勞教制度。然而,為了維持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全國各地的「法制教育」基地及洗腦班隨之被派上了用場。黑龍江省「六一零」和農墾總局在農墾建三江管理局青龍山農場建立的「法制教育基地」,即青龍山洗腦班,像孤魂野鬼,在荒郊野外,繼續對法輪功學員行惡。

據不完全統計,自一九九九年九月至二零一四年三月,共有九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和四位家屬,曾被非法拘禁在青龍山洗腦班,不僅是建三江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佳木斯法輪功學員也有被關入其中。青龍山洗腦班是最邪惡的,它可以在任何地點、任何時間隨便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在洗腦班它逼迫你寫「悔過書」,不寫,就用酷刑折磨你,法輪功學員石孟昌講,那裏普遍使用的是抻刑,也就是五馬分屍。他說:「把我抱起來按在地上,膝蓋跪在地上,腳拿繩子捆上,捆上兩個繩,吊在床上,吊在床上之後,兩個床往兩邊一拉,整個胳膊抻直了,腳也就被吊起來了,整個那種痛苦,那種承受,人嘔吐噁心,腦瓜又暈又脹,好像昏迷狀態那種感覺,整個世界都不存在那種感覺。」

在洗腦班不但在肉體上折磨法輪功學員,並且在精神上摧殘法輪功學員,讓法輪功學員罵人、罵大法,讓法輪功學員看血腥片子,讓法輪功學員殺生,法輪功學員蔣欣波說:「青龍山洗腦班它的那種做法,就像是一塊塊的凌遲人的心,它也是一種凌遲,但凌遲的不是肉體而是你的心靈。這麼多年,從大法中積奠下的那種真誠、善良、寬容,它會一點點的給你割掉,讓你的心每天都在滴血。」

長期居住在佳木斯的農墾紅興隆管理局的法輪功學員霍金平在這裏遭受了慘絕人寰的迫害,霍金平堅持不「轉化」,霍金平一直絕食抵制酷刑和洗腦。他的頭部被打腫了,冬天,只穿了一條單褲,晚上不讓睡覺。青龍山洗腦班強制給霍金平插管子,六個月只換三根管,霍金平瘦的皮包骨,體重僅有七、八十斤,只剩下一口氣。霍金平以放下生死的堅定信念闖出了洗腦班。

面對佳木斯地區身邊的迫害大法的毒瘤,法輪功學員形成整體,聘請律師和在押學員家屬直接面對惡人,三次去青龍山洗腦班要人。

'圖21:律師、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在青龍山洗腦班門前喊話(二零一四年視頻截圖)'
圖21:律師、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在青龍山洗腦班門前喊話(二零一四年視頻截圖)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建三江農墾公安局在建三江格林豪泰酒店,極其野蠻的綁架了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及七名法輪功學員,這就是震驚中外的「建三江事件」。事件發生後引起全社會、全世界的抗議、聲援。在這次事件中,大法弟子講真相、反迫害,和律師的配合,解體了青龍山洗腦班,這是一次佳木斯法輪功學員形成整體力量的結果,是一次世人覺醒的結果。

(二)一千七百零五人控告江澤民

江澤民發動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不僅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及家人帶來了巨大的苦難、摧毀了法制體系,也使官員愈加貪腐暴虐、社會道德越發淪喪,所以,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二零一五年,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以十六年來受迫害的親身經歷,依法定程序,實名向最高檢察院投寄刑事控告狀,要求對江澤民提起公訴並繩之以法。

據明慧網數據統計,從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到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共一千七百零五人控告江澤民(一千四百五十五個案例)。

'圖22:法輪功學員向高法郵寄控告信(二零一五年拍攝)'
圖22:法輪功學員向高法郵寄控告信(二零一五年拍攝)

四、抓緊時間 難中救世人

大法弟子的修煉不是以自己圓滿為目的,大法弟子深知自己的使命,不但要修好自己還要救人,救更多的眾生,這和歷史上任何修煉都不同,但卻不被人們理解,所以,大法弟子的救人難度很大,不但冒著被中共邪惡綁架、判刑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險,還要頂著家人和社會的壓力,去做大法弟子負有責任的事情。下面是抓拍的一些照片。

'圖23: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二零零九年拍攝)'
圖23: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二零零九年拍攝)

'圖24:大法弟子在江邊講真相(二零一二年拍攝)'
圖24:大法弟子在江邊講真相(二零一二年拍攝)

'圖25:大法弟子在汽車客運站講真相(二零一五年拍攝)'
圖25:大法弟子在汽車客運站講真相(二零一五年拍攝)

'圖26:到處可見的真相條幅(二零一四年拍攝)'
圖26:大街小巷的真相條幅(二零一四年拍攝)

'圖27:到處可見的真相條幅(二零一六年拍攝)'
圖27:大街小巷的真相條幅(二零一六年拍攝)

'圖28:到處可見的真相條幅(二零一一年拍攝)'
圖28:住宅小區的真相條幅(二零一一年拍攝)

'圖29:到處可見的真相條幅(二零一一年拍攝)'
圖29:橋上的真相條幅(二零一一年拍攝)

'圖30:到處可見的真相條幅(二零一一年拍攝)'
圖30:住宅小區的真相條幅(二零一一年拍攝)

有一張照片很感動人,可見大法弟子救人的良苦用心,在推廣新唐人安裝接收器(俗稱「小鍋蓋」)的項目中,一些女性法輪功學員也參與了,市裏有一家要安裝新唐人,他家是三樓,前面有高樓遮擋,唯一的辦法就是安在樓頂,可是這樓又沒有從樓裏上樓頂的通道,只能靠爬外樓梯,這樓是八層,那天這位女性法輪功學員在爬樓時,被人拍下這張照片,那家的老人嚇的夠嗆,說不行我不安了,不安全啊!是啊,誰看都眼暈,大法弟子知道新唐人救人力度很大,有世人主動想了解真相,這樣的機會怎能錯過呢?

'圖31:在寒冷的冬天,在早市、在路旁,有緣人得到大法弟子做的掛曆很欣慰(二零一五年視頻截圖)'
圖31:在寒冷的冬天,在早市、在路旁,有緣人得到大法弟子做的掛曆很欣慰(二零一五年視頻截圖)

'圖32:在參加婚宴上,大法弟子也不會放過機會,聽真相人的表情又認真又驚愕(二零一三年拍攝)'
圖32:在參加婚宴上,大法弟子也不會放過機會,聽真相人的表情又認真又驚愕(二零一三年拍攝)

翻閱相冊,回望那修煉之初,很感嘆!唯有精進,兌現史前救人的誓約,跟師父回家,才是最後要做好的。走過了連宵風雨,回望那千古一瞬,法輪大法的洪傳,我們經歷了甚麼?我們見證了甚麼?在歷史的最後時刻,大法弟子在人間的壯舉,一定會成為人類的永恆見證與感恩;大法徒救人的壯舉,將在宇宙中永存!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