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救人和勸「三退」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有一天一個同修出事了,她家的所有設備、耗材、物品都被抄去了,她親戚是六一零頭目,還有一個是看守所所長,都給她出主意,教她「咬」出其他同修就可少判她的刑。結果警察把我誘騙、綁架到了洗腦班。警察抄了我女兒的家,大法書、光盤、u盤、三退名單、真相底稿等東西都被搶走了。這些東西成了所謂「證據」。

惡人威脅我叫我繼續「咬」人,說交代了就可以回家,否則就判個十年、八年的。我想起了師父的講法:「就是要在關鍵時刻看人心怎麼樣,有些心不去連佛都敢出賣的,這是小問題嗎?」[1]我不說。他們看我不說就折磨我,把我用繩子反背綁起來,放在暖氣管上,頭朝下,腳不觸地,惡人用鞋底打我的頭、臉,一邊打一邊問我說不說。我說不會告訴你的!後來他們又把我放下來,銬在鐵椅子上審問,銬了一天一夜見我不說,最後判了我四年刑,那個同修被判了三年半。

我被送到濟南監獄後,因不轉化,受盡了酷刑:面壁、熬鷹、打耳光、揪頭髮、關禁閉室、不讓洗刷、不讓上廁所,給我灌藥等。他們的招數用完了,我也毫不動搖。我橫下一條心,絕不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的事,憑著對大法的堅信,在師父的保護下,我沒有給邪惡留一字一言,最後他們不管我了。

在出獄的頭幾天,我就求師父:弟子想出獄直接回家,堅決不去洗腦班再受迫害了(從監獄不轉化出獄的都拉回當地的洗腦班),而我在師父的保護下,直接讓家人接回了家。

我是一天學沒上的人,修煉大法前一個字不識,學法時聽人家讀自己看著,後來一位同修教我查字典,真的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學會了查字典,還學會了拼音,師父給我開智開慧,這真是奇蹟!我從獄中出來後,第二天就給監獄區長、正、副隊長、教導員寫真相勸善信,他們都收到了,還誇我各方面都做得挺好,就是彎轉不過來。

回家的第六天,我就出去講真相救人,我沒有分別心,公安人員、機關幹部都一個不落,見到就不放過,每個星期多則七十多人,少則二、三十人。

有一次,同修讓我配合去司法局找曾在洗腦班當主任的×××講真相,我一聽害怕了,因我在洗腦班不轉化被她打得昏死過去,她還嘲笑我……,她還說死個法輪功還不如死只小雞呢。她心狠手辣,迫害好多的大法弟子呢!我女兒也知道此人,死活不讓我去。這時我向內找:這不是怕心嗎?我下決心抓住這個機會去掉這怕心。於是我們倆去了司法局,可是她不在,我倆從局裏出來,盼著師父給安排見上一面。不一會兒她真的開會回來了,正在街上往回走,我上前一把抱住了她誠懇的說:「我前幾年不會修,和您爭鬥……因為這個法太正了,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修煉,我們沒做到。我們今天來告訴您大法是修佛、道的法,師父是來救度眾生的,不要看我們修得好不好,知道大法好才能留下來,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我說了很多很多,最後她答應退出邪黨,並高興得連聲說:「謝謝!」我激動的淚水禁不住的流了出來。

為了救警察,我拿著幾封給警察的真相信,到集市上找有警察標誌的人。結果在大集的邊上,師父真安排了幾個警察在那裏笑著,我上前和他們搭話,心裏想:讓他們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抑制他們惡的一面,然後就給他們講真相,先從天災人禍說起,再從善惡有報說起,反腐落馬的高官死的死,判的判,實質上是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又講了「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一手導演的,又講了法輪功的美好,又給他們講了「三退」保平安的道理,他們不但真心「三退」,還把信摟在懷裏,說回去一定好好看看。

現在我認識到:世上的人雖然被邪黨文化毒害很深,當我仔細向內找時,一切都變了,我現在可憐還有那麼多的眾生沒得救,沒有了埋怨眾生難救的心了,我要儘快修好自己,同化真、善、忍,真正的修成無私無我為別人著想的境界,給師父添一份欣慰,少一分操勞。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