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在正法修煉中精進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我於一九九四年考上公職。可是當我的人生逐漸順遂之際,身體卻出現了狀況,尤其嚴重過敏所引發出的鼻竇炎、支氣管炎等症狀,長期一直困擾著我。遍訪中西名醫,也做過各種健身運動,絲毫不見改善,身體也越來越虛弱。

有一次,醫生幫我吸出耳朵的積水時,竟然不慎把我的耳膜弄破了。過後,我問一位台大醫生:耳膜破了怎麼辦?他建議我接受開刀治療。真是「天無絕人之路」,當我在無助、恐懼、擔憂,似乎看不見未來時,透過友人的介紹,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後,我的身體很快恢復健康,人生也有了全新的改變。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剛開始有到公園參加集體煉功,但我的先生雖然從我身心的變化知道法輪大法好,卻誤以為修煉大法會像尼姑一樣拋家棄子,就阻止我出去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當時沒有悟到這是干擾,認為自己要平衡好家庭,不能讓先生對大法有負面想法,加上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做家事、照顧孩子,因此多年來一直處於獨自修煉的狀態。

二零一零年,偶然機會和同修聯繫上,開始參加集體煉功,也意識到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自己沒做好,尤其講真相救眾生都沒做,雖然心裏非常著急,但又不知道要從何做起!

二零一四年,我介紹一位同事修煉大法,這位同事得法後很精進,也很快投入講真相證實法的行列,還帶我參加RTC平台打電話小組,讓我能跟上正法的進程。

因為上班關係,每天只能利用下班時間撥打電話,雖然事先已和家人溝通好,但家人還是覺的給陌生人打電話是侵犯隱私,又好像在強迫推銷,所以建議我利用假日去景點講真相比較妥當。

我的兒子在醫院工作,有一天他和同事在公布欄看到報導器官活摘的影片《鐵證如山》的公告,他們都感到很震驚,也難以置信。而我先生剛好也在電視上看到大陸盜取活人器官販賣的報導,其中報導一位孕婦到醫院剖腹生產,竟然被盜取一顆腎臟,我先生當下也是震驚到瞠目結舌,他說:醫院不是救人的地方嗎?怎麼會變成屠宰場,以救人為天職的醫師竟然淪為屠夫,真是人神共憤!

這則報導也證實「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存在的。明白真相後,他們都支持我講真相救人。假日去景點講真相,先生都負責接送;晚上撥打電話,家人也儘量配合不打擾我。

接著談一談個人的一些修煉過程及體會:

一、打電話講真相

打電話講真相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各種人心被魔煉,感覺好像是在雲遊一樣。剛上平台不久,有一次提到有關中國經濟成長假相的問題,結果對方像著了魔似的,咄咄逼問一些問題,無論我如何繞開話題,對方還是情緒高漲,一直質疑這件事的真實性。我當下很懊惱不該去碰觸自己不熟悉的話題,不但沒有救了人,還讓他有負面想法。

還有一次打電話給一位大陸人,我問他是不是黨員?他說他是國民黨的,就掛電話了。我接著再打,他就不接了。我認為只要肯開口說話,就有機會救他,於是隔天再打,他又說他是國民黨的,然後又掛電話。再打又不接了。第三天再打,打通後他開始侃侃而談,說他到過台灣、香港、澳門,法輪功的事他都知道,最後他說:「你們簡直在搞政治,以為這樣就能推翻共產黨嗎?」我告訴他三退就是退出政治,不替共產黨背黑鍋,也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這樣說了以後,他就同意三退了。我當下很感動,他終於得救了。由於這通電話的經驗,我經常提醒自己:不能輕易放棄任何一位可貴的中國人。

我發現打電話講真相的經驗,對我在景點講真相、勸三退也有很大的幫助。隨著一次次打電話的魔煉,在景點面對大陸遊客的不同考驗,逐漸能以祥和的心態面對,也能理智的講清真相,勸三退的效果也越來越好。

二、幫助新同修

有一次,我們煉功點來了一位老先生,因為他剛得法不久,我每天早上都會提醒他要學法、聽法。老先生說他只要聽師父講法或看《轉法輪》,整個頭好像快要裂開似的轟轟作響,我告訴他說:因為您要開始修煉了,業力就來干擾,只要堅定修煉,這個干擾很快就會過去。同時也與他分享師父在《轉法輪法解》〈在北京《轉法輪》首發式上講法〉中的一段法:「咱舉個例子,比如說這個人想要出國了,到一個比較富的國家享福了。那麼你在這個國家欠的債你都得還,你撲了撲了走了,那哪行呢?都得還完你才能走。」老先生聽到後,當下表示自己應該認真學法了。

老先生以前工作時曾經意外摔傷,脊椎開了七次刀,整個身體無法直立站挺,得法半年後身心變化巨大,走路能挺直了,他興奮的告訴親朋好友他修煉大法後的神奇改變,是做任何復健都無法達到的效果。

老先生個性剛烈,性子急躁,以前工作按月把薪水交給太太管理,退休後他太太沒安全感,經常不給他錢,修煉初期爭執不斷,多次跟我說他不想修煉了,覺的太太欺人太甚!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有一次甚至說:本來想和太太同歸於盡,當時感覺有一股力量擋住他,否則就要鑄下大錯了!他悟到是師父的法身阻止他,不讓他毀了自己。

我勸他說:或許你認為太太欺負你,但可能是你以前欺負過她欠下的債?欠債趕快還了不是很好嗎?在消業當中,能提高心性、又能長功,不是更好嗎?從此以後,他開始認真學法和聽師父講法,整個人也脫胎換骨的改變,原本瀕臨破碎的家庭也和諧多了。

新同修的阻礙與魔難,大都來自太太對他的干擾,我想如果能讓他太太觀賞神韻演出,相信對他的修煉會有幫助,於是我邀請他和太太一起觀賞神韻,結果看完後,第二天早上晨煉時,他告訴我說:他太太以前教土風舞,看過很多表演,從來沒看過這麼頂級的演出,觀賞神韻後,他太太終於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說以後新同修要多少錢都會給他,不會再管控他的錢了。新同修一次次見證大法的神奇與威力,從此更堅定的走在修煉的路上了。

三、參加舊金山法會

前年參加舊金山法會,遇到一位大陸同修,他得知我有參與平台打電話講真相,就對我說:台灣同修打電話起的作用很大,有時同修被抓到派出所,因台灣同修及時打電話觸動警察的善念,就直接釋放回家了。他還要我轉達他對台灣同修的致敬之意。

大陸同修還說:迫害以前,他家是一個學法點,家族的人幾乎都是大法弟子。迫害以後,許多家族的人被迫害,他本身就被邪惡抓了九次,還被關了九年。是啊!大陸同修在那麼險惡的環境都能堅定不移,我們實在沒有理由不精進。

法會結束當天我就開始拉肚子,回到台灣後身體出現類似感冒的症狀,由於密集咳嗽,連說話都困難,但神奇的是晚上睡覺都不會咳,上RTC平台打電話,只要打通電話就不咳,掛了電話又開始狂咳!而且這段期間眾生聽真相的時間感覺比較長,三退人數也多了一些。

消業狀態持續了兩個多月,經常突然發高燒、呼吸困難,整個臉浮腫通紅,連走路都有困難,隱約感覺身體被一層厚厚的黑色物質包裹住了。有一次整個人就像快窒息昏倒一樣,同事和家人都被嚇到了!我先生又擔心又害怕,一直要帶我去醫院。我堅持不去,要他別擔心。在很難過時,我甚至想:我會不會就這樣死了呢?但馬上否定這種不好的念頭。

為了避免自己的思想被鑽空子,我開始背法、聽法及發正念,如果身體坐的起來,就煉第五套功法。後來我祈求師父:救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還有很多事沒做好,也還沒兌現自己的誓約。很神奇!過沒多久,就消業過關了。

四、參加紐約法會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每次學到這一段法,就很期待有一天能直接聽到師父講法。

去年五月參加紐約法會,當我看到師父時,眼淚就掉了下來,感覺自己好像歷盡滄桑,終於回到家一樣,師父講的每一字、每一句話都打入我的微觀中,深感佛恩浩蕩!

準備前往排字地點在候車時,同修們到大賣場借用廁所,因為前面排了多位同修,我看到男廁沒人進去,就隨口說:「可以進去男廁使用廁所嗎?」有位同修嚴肅的說:「美國人很守法,如果被投訴而且大家都穿有大法字樣的衣服,會造成負面影響。」當下立即道歉,也看到自己和同修的差距。

在排字時,花很長時間在調整,雨勢大、氣溫又低,雖然大家全身濕透,但現場感覺很殊勝。在滂沱大雨中,我看到一位八十幾歲的年長同修笑的很純真燦爛,讓我很感動!回到飯店時,我說:「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同修回答說,他感覺是在建立威德。同修的話有如當頭棒喝,讓我對照出自己的不足與差距。

從紐約法會回來,我的修煉狀態提升了很多,除了不斷在法中歸正自己,也更積極做好三件事。講真相方面,推廣神韻時,盡可能配合整體的需要去做;上平台打電話,對於眾生的辱罵,心不再被觸動,感覺講真相更有智慧了;到景點講真相心態也更理智、祥和,講真相、勸三退的效果也好多了。

很慚愧!曾經錯過太多,在正法接近尾聲時,沒有時間悔恨!唯有走好走正大法弟子的修煉路,以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也不辜負眾生的殷殷期盼。

以上是個人的修煉過程和體會,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