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修煉人真好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我今年七十四歲了,是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大法的。這麼多年來師父一直看護著我,保護著我,使我從一個全身是病,業力滿身的人變成了一個健康快樂、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一個明白了人世間的因緣而無怨無恨的人,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我也修煉了法輪大法

二十七歲那年,我得了類風濕,吃藥打針不好使,病情還愈來愈嚴重,全身骨骼變形,走路踉踉蹌蹌的,更幹不了甚麼活了。這病一直跟了我二、三十年。

一九九九年的一天,我正在門口曬太陽。鄰居大嫂比我大幾歲,是個快六十歲的人了。那天,見她風風火火的從我跟前走過,我就大聲喊著問她:「你幹甚麼去啊,走這麼快?」她回過頭來跟我說:「我去煉法輪功。這功可好了,看我一煉功,走路就變成小跑了。你也去煉吧!」我說那我就跟你一起去。

說也奇怪,平時走路都不穩,一說去煉功,身體馬上輕鬆了。

那天煉完功,睡覺時覺的好像有人在給我抻腿,別提多舒服了,美美的睡了一覺。雖說那時甚麼也不懂,也不會,可第二天聽一起煉功的人說要去洪法,自己也跟著去了。到了目地地後,去洪法的人一看我甚麼也不會,就教我動作。從那時起我走入了修煉。

不長時間不但類風濕好了,甚麼病痛都沒有了,心裏那個高興無法形容,對師父的感恩不知該如何表達,心想,不管遇到甚麼困難都要跟著師父修下去。

那時煉功多,對學法的重要性認識不足,學法少。「七﹒二零」遭受邪惡打壓後,失去了修煉環境。雖然修煉慢慢的鬆懈了,但大法和師父是好的這點沒有變,對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不能接受。尤其看到央視播放的「天安門自焚」報導時,心裏就覺的奇怪,心想:「師父不讓殺生,這些人怎麼還自焚啊?」想不明白。

有一天,有個同修來到我家,跟我說她們幾個還在煉,問我還去不去?我沒多想就說:「去!」跟著同修來到煉功點,把我對天安門自焚的疑惑和同修們一說,同修說:「那是假的,是誣陷!」他們說,頭髮是最容易燃燒的,那個人的臉都燒的變形了,衣服燒了,為甚麼他的頭髮還好好?塑料瓶高溫下就融化,那個人腿上的大雪碧瓶是裝汽油的,為甚麼大火中完好無損?顯然都是假的!大家還說了很多其它疑點,我終於明白了,可真沒想到中共壞到這種程度!

做個修煉人真好

修煉後,身體好了,家務活幾乎全都是我一個人幹。看到我的變化,丈夫自然也支持我修煉。可看到中共打壓,他由於害怕開始阻攔我,有時還打我。我按著師父說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對待,不和他計較,照樣對他好。後來他得了腦血栓,我細心伺候。

通過學法,我知道大法弟子是有救人的使命的,因此在照顧好他的同時,抽空和鄰居講真相,發資料。有一次我對丈夫說:「你在家等著,我出去一趟。」他說:「半個小時你就得回來。」我沒吭聲就走了。我回來後他衝著我直樂,我問他笑甚麼?他說:「讓你半個小時回來,你一走我就開始給你計時。沒想到這鐘到半個小時突然停了,可你一開門鐘又走了。」

我說:「修煉人有師父保護,以後你就放心吧。」我倆都樂了。

婆家兄弟四個,哥四個合伙買了一台拖拉機,是按人口和地的多少出的錢。後來他們合伙做買賣,用拖拉機拉麵換面,給其他人家拉土掙錢。農忙時,誰都想自己先用拖拉機,哥幾個起了矛盾。慢慢的矛盾越來越大,發展到一碰就炸的地步,甚至哥幾個打架,彼此不說話。

我的性格比較懦弱,經常吃虧,表面上不和他們一樣,但心裏過不去。師父說「人往往認為自己追求的東西都是好的,其實在高層次上看,都是為了滿足在常人中那點既得利益。」[2]「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2]「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2]

我就想,也許是我以前對人家不好欠人家的,那我該還就還吧,即使我不欠他們的,一定是師父利用這件事讓我提高心性,擴大容量的。明白了因緣關係,知道了失與得的道理,我主動和他們聯繫。

弟弟家娶媳婦,我勸丈夫主動去幫忙,我還早早的拿過去了一個最好的被面,並送上賀禮。鄰居都說:「他那樣對你,你咋還這樣?」我說我是煉功人,師父讓我們對誰都好。鄰居們說煉法輪功的就是不一樣。

大法讓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主動化解矛盾。現在弟兄們關係又融洽了。看到一大家人和和氣氣的,我的心中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

有一年,小麥收穫後麥茬很高,下茬種玉米不方便,兒子說把它燒掉吧,當時周圍的小麥還沒收,我看一點風也沒有就同意了。兒子點燃了麥秸,我和兒子一人拿著一把鐵鍬準備填土滅火,突然一股風把火一下子隔著我家的花生地跳到了鄰居家的麥田邊上,把他家澆水的渠道上種的黃豆燒了。我倆都嚇壞了,兒子趕緊過去填土滅火,我在心裏求師父幫忙,說:「師父我錯了,只想自己,太自私了,千萬不要讓鄰居家遭災,要是懲罰就讓我家受點損失吧。」兒子也說:「你趕快祈禱啊!」

這時火一下子停住了,沒有燒向鄰居家的麥田,只燒了他家幾棵黃豆,接著火苗回頭把我家的花生葉燒了一大片,然後就滅了。鏟土滅火,兒子累得快喘不上氣來了,而我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卻沒覺的有多麼累。

感謝師父!沒有師父保護後果不敢設想。同時我也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今後一定遇事要先考慮別人,修去為私為我的這顆心。

兌現使命,救眾生

雖然家住農村,但我時時想著我的使命,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沒有師父的救度就沒有今天的我,因此除了挨家挨戶在本村講真相外,我還經常到附近村莊發真相資料。最近幾年,和其他同修一起趕集講真相,有聽的,有不聽的,有心懷感激說謝謝的,也有揚言要報警的,我不為所動就是慈悲的為他們好。

有一次幾個警察執勤,想到他們也是為法來的生命,就對他們說:「給你們幾個真相小冊子看看吧,明白真相能得救。」他們衝我揮揮手笑笑說:「走吧!」雖然沒接,但我感受到了他們的善良,為他們高興。

有一次在集日給一個賣饅頭的講真相,勸他退出加入過的中共組織,他就是不退,等到下個集又給他講,並給他起名叫「有利」,他聽了很高興,說:「退,退了能保平安,當然有利了。」後來他的買賣真的紅紅火火的,真的有利了。有次買饅頭他一定要多給我個饅頭表示謝意,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師父讓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你也不容易,我不能要你的饅頭。你要謝就謝我師父吧,師父讓我們多救人。你一定要告訴你的親朋好友,讓他們都得救。」他說他會的。

有時碰到中毒深的,說甚麼「吃著黨的,喝著黨的還反黨」,說甚麼「胳膊擰不過大腿,有本事別在中國」等。我說,中共把甚麼都壟斷了,說甚麼地是它的,工廠是它的,連水都是它的了。其實我們中華民族有五千年的歷史,中共邪黨才有幾十年呢?它是外來邪靈,它掠奪了我們的一切。再說它統治中國後殺害了我們八千萬同胞,說甚麼為了國家的利益讓我們犧牲自己的利益,它怎麼不為了讓人們生活的更好而退一步犧牲他們的利益呢!為了政權可以隨意殺人,前天殺民主人士,所謂的「右派」,昨天殺大學生,今天殘害修真善忍的好人法輪功學員,明天又輪到誰呢?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在它的組織就等於參與者,老天滅它時你不退出就是墊背的。我也告訴他們貴州藏字石上天然形成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是天意,是上天告訴人真相,趕快退出保平安。再說人大還是天大啊?

有人聽明白了退出了中共或團、隊,有人就是不退,說甚麼共產黨亡不了等。我為他們擔心,但願他還有機會。

時間過得太快了,村裏原來的孩子們由小變大,在學校有的又入團了,還有結婚過來的,當然也還有以前講真相不接受沒做三退的。所以我決定給村裏的鄉親們再講一遍真相,再給他們一次得救的機會。

在我的修煉中沒有驚心動魄的故事,都是一些平凡的小事,但是我知道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慈悲保護,否則別說救度眾生,就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了了。以後我一定要精進實修,多救人,不辱使命。

再次感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