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擺正 舊勢力不敢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回顧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感悟很多,由跌跌撞撞逐漸走向理性和成熟。在此,我懷著對師尊無比感恩,把我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寫出來,向恩師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把心擺正 舊勢力不敢迫害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警察綁架了我全家。後來才知道他們對我跟蹤監控了很久,預謀了幾個月後對我採取的行動。面對突然襲來的一幫警察,有的抓人,有的搜東西,還有過激的行動,我即刻發正念求師父:師父救我,救我全家。趕快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與迫害,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後來,警察把我關進了看守所,向內找,到底哪出問題?雖是舊勢力迫害,還是修煉有漏才被鑽空子呀。我找到了許多執著心:不慈悲的心、抱怨心,顯示心等,更主要的是做事心強,學法少不入心。但是我是師尊的弟子,我會在法中歸正,用大法來清除各種不好的心,不允許迫害大法弟子,告訴世人真相是我的責任。

來到看守所,面對監室裏的哭叫聲、打罵聲、腳鐐聲,我精神壓力大極了,又想既然來了,就得把心放下。這樣我每天加大力度發正念、背法、講真相,用自己的言行身教證實大法的美好。我儘量把自己的用品和食品幫助生活困難的人,她們很願意和我說話,我就講大法、講傳統文化、講做人的道理和目地。可是光靠口說條件很有限,於是我就給公安局檢察院寫真相信,然後再抄寫兩份,傳給監室的每個人看,寫大法的美好、大法在世界盛傳的洪勢、講善惡有報,並用法律告訴人們法輪功不是某教。大家看了都說寫的好,有理有據。監室人員流動性大,很多人看了轉變了思想,明白法輪功是被迫害的,還做了三退,還有的說出去後也要找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但其中一人很不認可,她說她曾學過法律專業,說我寫的文章和政府作對,如果交上去,不但你自己出不來還害了家人,叫他們也出不來。因為當時全家人都在黑窩,我即刻生出了顧慮心、怕心,但轉念又一想,我修宇宙大法,做的是最正的事,就是用法律解釋也符合國家法律法規,不能被常人心所動,一切由師父做主。

每天早晨有些空閒的時間,我都大聲背誦《洪吟》,監室的人很愛聽,有時我背一句,其他人也跟著背一句,氣氛祥和安靜,她們都覺的大法弟子心態平和,善良聰明,可是她們哪知道這是從大法中修出來的。

在這期間,警察多次非法審訊我,都是恐嚇威逼,態度蠻橫。我想起師父說:「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1]為了他們能有美好的未來,我不能配合他們。一天,警察又非法審訊我,我不停的背師父的洪吟:「一路正法劈天蓋 不正而負全淘汰 蒼天欲變誰敢擋 乾坤再造永不敗」[2]。開始警察對我態度很惡,恐嚇、威逼;企圖栽贓、陷害。我時刻想著師父就在我身邊,用正念正視警察,慢慢的我沒有了怕心,可以輕鬆自如的給警察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迫害者在犯罪,江氏集團必然覆滅的下場。警察問:你是否也寫信控告江澤民?我說:怎能不控告他?是他發動這場迫害,使無數法輪功學員被勞改勞教,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還沒等我說完,他說:對,你也被關押幾年。這次談話,我感到清除了另外空間的許多邪惡因素。

在這前後,師父給我演化出病業假相,全身出現皮疹,奇癢無比,漸漸皮膚呈現黑紫色,四肢嚴重水腫、滲液,別人看了非常害怕,就把我送進醫院,我拒絕吃藥打針,因為修煉人沒有病。一天,一個警察看我這樣子說:你又不吃藥,又不打針,靠意念就能好病嗎?我說:我要回家,回家煉功就好了。

有一次,我做了一個夢,我到了另外空間的一個樂園,風和日麗,鳥語花香,花園正門的上空懸掛著一個大牌子,上面有很多很大的大麥粒來回的排列組合,最後組合成一個大麥穗。我再往左前方走,很多大鳥但叫不出名字,也有這個空間的鳥,搖頭擺尾排列隊形,還不停的變換著隊形,個個面帶微笑向我示意,再往前走,一排花草樹木面帶微笑也在向我示意,也在排列組合隊形,美妙極了。我突然想起,我現在還在黑窩呢,得回去呀。這個夢使我很快樂,是師父在鼓勵我更加精進。

沒過幾天,他們以「取保候審」的形式叫家人把我接回了家,在這之前家人也相繼回家。

二、丟失的各種證件又回來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我家粉刷房子,包括刷牆做簡單的木工活,共有五六個民工幹活,一個月後,活都幹完了,人也走了。

一天,我到臥室的衣櫃抽屜找證件,打開抽屜一看,我一下懵了,滿滿的一抽屜東西一樣也沒有了,全部空了。我問家人誰也不知道哪去了。孩子知道後生氣極了,直發火。親戚說:你可惹禍了。因為全部是孩子的各種證件和銀行卡等。我趕快給幹活的民工打電話:這些東西對我們很重要,可是對你們沒有用,如果你們誰拿了請再送回來。他們滿口否定說沒有拿。我想起師父的話:「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3]我給師父敬上香,跪拜師父:師父,弟子錯了,由於我責任心不強,沒有看好自己的東西,讓眾生造了業,也讓孩子受了損失。弟子讓師父操心了,請師父加持弟子,把我丟失的東西拿回來。以後,我就把這事看淡了,順其自然也不怎麼想了。

大概又過來半個月左右,我到廚房的碗櫃找東西,我踩著凳子看碗櫃上層的時候,一下發現一摞皮包等東西,端端正正的摞在碗櫃的櫃邊上,我激動不已,這不就是我丟失的東西嗎!太神奇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家人也感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慈悲偉大。

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淚流滿面,我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這些年經歷了太多太多,每一關每一難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就連這點小事還要讓師父操心。

三、同事聚會上講真相、救人

二零一七年八月份的一天,見到了多年不見的單位同事,說原來單位的同事要聚會,他們也在打聽我,問我參不參加,我滿口答應。這次聚會的都是我剛參加工作時的同事,有的三、四十年沒見過面了,我想這不就是師父提供為他們了解大法真相,生命永遠得救的機會嗎!我一定得告訴大家大法真相。

那天,各地同事陸陸續續趕到,有的來自上海、杭州等地,有的還帶來家人,總共二十人。雖然多年未見,容顏已老,但是依舊特別親熱,相聚的高興,非常激動。我不時提醒自己別陷入常人的快樂中耽誤正事。會餐開始,多數人都做了自我介紹,更多的是回憶年輕時情景。我想,這些年我修煉大法被迫害,很多人都知道,就來個開門見山吧。我做了簡短寒暄後,儘快轉到講真相上來,講述我修煉大法受益的情況,雖然遭受迫害,但這場迫害已經維持不下去了,即將迎來的是曙光。看的出大家表情很友善,我內心感到欣慰。因為這樣的聚會時間短,得抓住每一個機會,先給跟前能說的上話的人搭話,他們很是認可,很爽快的就三退了。真是眾生等著聽真相。

這時,我的斜對面坐的是同事的丈夫,喚我到他那兒去,說:你膽子真大,竟然在這個場合下說法輪功。我說:我說的是實際情況呀。我問:你是哪個單位的?他說是安全廳的,是專管法輪功的,我們最恨的就是你們這種人。我一下就愣住了。他說:法輪功和政府對抗,給我們工作帶來很多麻煩,現在習近平不太管法輪功,不然,你們會怎麼怎麼樣。

這時,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我態度平和,時刻想著別觸動他的負面因素,我說:你怎麼不看看現在這局勢,現政權出台的一些法律明確參與迫害法輪功者要為自己的罪責終身負責,並把具體條款給他說出來。我看他態度有所緩和,又重點講了大法真相,善惡有報來啟動他的善念。這時他的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轉彎。他問我: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真是假?我說都是真的。緊接著我講為甚麼要退出黨團隊組織,看的出他很認同,爽快退出黨團隊。

前段時間給一個司機講真相,他有好幾個朋友是警察,他們說:公安內部太黑暗了,很多都是違背良心幹壞事,所以有的跳槽了,有的以其它原因離開了。因為他們良心發現幹的時間越長,幹的壞事越多。

近期講真相,包括家人同修講真相,經常遇到常人聽真相聽著聽著就喊起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共產黨壞」。我作為大法弟子,眾生能得救,使我感到自己是在做一件最神聖的事,為自己是大法弟子而自豪。

我會在正法時期的最後階段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完成歷史使命,來報答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正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