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 熔煉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我從小膽子很小,不敢走夜路,自尊心又特強,爭強好勝,不讓人說,誰要繞彎說我,我也得告訴她別拿人當傻子。那時我媽常說,你這樣走到哪我都不放心。

長大後,遇到矛盾就不好意思說了,但外柔內剛的個性讓我心裏難受,再加上婚姻不順,身體越來越不好。雖然沒有奪命的病,但順心的時候少,在家丈夫經常連吵帶罵,孩子又小捨不得,我覺的生活對我沒有意義。

直到一九九八年七月份,我有幸得遇法輪大法,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是要修煉返本歸真,也明白了生活中遇到苦難不是壞事,人吃苦能夠消去業力,我走出了低沉和無望,沉浸在修煉的幸福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魔頭小人嫉妒,瘋狂迫害大法徒,雖然黑雲壓頂惡浪滾滾,並沒有嚇倒我,我要為大法明冤,給師父討個公道。我就一人去了北京。那時真是放下了生死。那次在火車站被劫回。後來我又去了三次北京,做了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事。

最後一次在北京被抓。出來之後我選擇了流離失所。

我輾轉到了我哥哥家,在我哥家待了一天,就去我姪女家了。我姪女剛生完孩子十四天。我就把她家裏所有的活全包了,從早到晚都沒睡過覺,只能是睏了打個盹。

從早上五點我就開始做六個人的飯,之後洗衣服、洗尿布、打掃衛生、給孩子餵奶,一天要餵十幾次,還要給她家的店鋪管錢。姪女的婆婆說:「這樣的保姆多少錢也雇不來。」他們說我說話總是商量的口氣,姪女說:「我老姑和以前比跟變了個人似的。」

那時有師父的加持也不覺的累,我想我是修煉人做好人維護大法,洪揚大法是我的義務。

到年二十九我回我哥哥家過年。看到廁所髒的無法用了,我就拿起工具連除代掃,打掃的乾乾淨淨。我侄媳婦說:這麼重的工具我連拿都拿不動。我嫂子說:「你們都煉法輪功吧。」

還有一件事,那是事情過去很久以後了,小姪女的公公對我說:「老妹子,你那次看你哥身體不好,你替他到房樑上幹活(蓋廠房),我感到我的眼淚都掉下來了。我這一生一世都忘不了啊!」我說:「我是煉法輪功後才敢上那麼高的。要不是修大法,就憑我嫂子以前那麼欺負我,我說過『就是要飯吃也不到他的門口!』是我聽師父的話,不嫉恨人,無怨無悔的做一個好人,超常的好人。是大法改變了我熔煉了我。」

記得我從小晚上不敢出門,長大了也不敢走夜道。可為了兌現誓約救度眾生,修煉後夜間無論何時我都能一個人出去了,坦坦蕩蕩的清除邪惡展板、橫幅或粘貼不乾膠等,做救度眾生的事。師父說:「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沒有了,這是保證能做的到的。」[1]所以我想,只要是一個人能做的事,就不能浪費兩個人的精力。

我從小還靦腆害羞,特別是不願和男的說話。自從師父讓講真相救眾生,慢慢的我就變了,也是師尊給我打開了智慧。有一次給一個看上去很有文化修養的男士講真相,做了「三退」,他好像沒聽夠,一再問我甚麼時候辦講座,他去參加。

還有一次,看到一個開著北京的車牌號的車的小伙子,給他講了真相並給他起了一個有意義、很吉祥的名字退黨保平安,他高興的說,「阿姨,您真雍容。」

我知道這都是大法的威力,師父的加持,度人的是師父,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

儘管知道救人的事都是師父在做,可還是經常冒出顯示心、歡喜心、貪天之功的心,等等一些不好的人心。我一定在今後有限的時間裏儘快將這些不好的人心連根挖掉,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儘快達到圓滿的標準,純純淨淨的跟師尊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