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媽媽的一位忘年交,某知名高校的博士生送給媽媽一本書《轉法輪》,愛看書的我如獲至寶,在一個下午讀完了整本書,書中解答了我在人生中的所有迷惑,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

修大法身心受益

我自小體弱多病,每到冬天都會咳嗽、發燒,還患上了鼻炎,到處尋醫問診都沒有根治。看了《轉法輪》後,我猛咳了四、五天後,覺的鼻腔到喉嚨都很清爽,從此再沒有吃過藥了。

修煉法輪功後有許多神奇的經歷,一次我盤腿打坐,挺直腰板,非常認真和專注的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明顯的感到有一個房子那麼大的法輪沿三十度角方向在另外空間的腦中旋轉調整我的大腦,非常舒服。修煉後,我的膽子大了起來,每天早上四點多一個人走夜路去煉功,也不覺害怕。在打坐時,我有過往起顛的感受,也有時就定住了,好像手腳都不存在了,只有一絲意念在煉功。這一切都驗證了法輪功修煉是超常的,是真正的佛法修煉。每當有人問我為甚麼要堅持信仰,是否是盲從時,我告訴他們,堅持信仰是我在修煉過程中理性認識和修煉實踐的選擇,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更是超常的科學。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來到外地當老師,那時學校工資低,沒人願意去,當老師在很多人看來是一個清貧和奉獻的工作,而我曾經任職的房地產公司的同事們現在大多有幾處房產,幾輛車,但是我不後悔這樣的選擇,大法教會我做一個好人,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錢財利益生帶不來,死帶不去,而好的品德卻是金錢換不來的。我所在的辦公室包括我總共三位教師,卻承擔著全年級的專業課教學,課程量大,任務多。每次排課,我都不挑不揀,幹的又多又好,尤其是到遠郊縣去上課,一大早七點就要在校門口坐車,一上就是連著四節課,這些大家不願接的課我都主動承擔,我平常在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但是在利益上從來不爭,學校規定外地老師每四年可以報銷一次探親的往返路費,我工作近二十年從來沒有報銷過。單位分房子,我有資格以很低的價錢買到不錯的房子,但是我主動提出讓出房子給其他困難的老師,這對於一個剛來外地工作,沒有住房的年輕人簡直不可思議。

我在家裏體貼家人,在單位裏配合領導和同事做好本職工作,別人不幹的活兒我爭著幹,別人看重的利益我看淡,家庭很和睦,身體也很健康,每年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

迫害慘痛經歷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麼好的功法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被江澤民和中共惡黨因為一己之私非法取締了,電視、報紙裏鋪天蓋地充斥著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的誣蔑和誹謗,我心裏難過極了,想到慈悲的師父,救人回天的宇宙大法被抹黑,作為在大法中受益的弟子,怎能不去說句公道話。於是我和周圍的功友相約一起去信訪辦向國家和政府反映情況,可是沒有想到信訪辦成了派出所,只要去就會被抓。

二零零一年冬,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了震驚中外的自焚事件,中共媒體自編自導自焚事件嫁禍法輪功,掀起了對法輪功最大規模的口誅筆伐。

不久迫害升級,我兩次被抓進洗腦班,之後又被劫持到勞教所迫害,受到了殘酷和非人的精神折磨,在高分貝的謾罵和體罰中被強制洗腦,在壓力下,我走了彎路,覺的對不起師父,放棄了修煉。

再修煉脫胎換骨

從勞教所出來之後,我的記憶力極差,一個電話號碼都記不住,更加覺的不可能修煉了。善良的同修們找到了我,鼓勵我回到修煉中來,在我寫完嚴正聲明的當天晚上,似睡非睡之中,我看到了兩條龍吐水灌溉一片非常貧瘠的土地,那片寸草不生的土地長出了秧苗,一會兒就長了兩尺高,醒來後我淚流滿面,我知道慈悲的師尊沒有放棄我,幫我修復因放棄修煉而了無生機的我的世界。回到單位後聽說我之所以經歷了兩期洗腦班,是因為一些來「轉化」我的幫教在聽到我講給他們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洪傳和師父的新經文《建議》發表後嚴正聲明要繼續修煉,洗腦班加大了對我「轉化」,我這才知道在那種邪惡的環境下常常感到壓力越來越大,動搖我的意志力的並不是因為我做錯了,而是我做對了,但是在那種邪惡的環境中給修煉者幻化出的恰恰是實實在在的假相,這是要我徹底否定的,否則很可能陷在其中以為在反反復復的修,進而邪悟。在這裏也希望同修們能幫助身邊那些因為各種原因而放棄修煉的曾經的同修。

我的記憶在從新修煉之後很快恢復,我好似經歷了一場脫胎換骨的歷煉。從新走入大法後,我感到時間的緊迫,學法、煉功、講真相讓我過的充實和踏實,如今在我身上看不到多愁善感,我走到哪兒把微笑帶到哪兒,希望我的微笑能驅散他人心中的陰霾,帶給人平和與希望。別人問我為甚麼這麼無憂無慮,我告訴他們我就是一個被大法塑造的平和、樂觀的生命,我不願錯過身邊的有緣人,雖然有時不知如何開口,有時只是擦肩而過,那我也要給對方一個善意的微笑。

在那段最困難的時光,鄰居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當然要煉,我告訴她:我們家您最清楚了,在我最困難時,大家唯恐避之不及,有誰來幫助?如果沒有我的信仰和我的師父,我早就垮了。

我在人間看似失去了很多,但是我不孤單,師父時時刻刻在我身邊看護和點悟我,這個宇宙中的正義力量也和我站在一起。每當想到師尊把我們從地獄撈起,又給了我們大法弟子偉大的稱號和無上的榮耀,我常常淚流滿面,甚麼是佛恩浩蕩啊?生在大法洪傳之時、在大法中修煉,時時處處都能感受來自大法的佛恩浩蕩。

實修中魔煉昇華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海外綜合媒體大紀元新聞網發表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真實的揭露了中共的謊言、欺騙、暴政的發家史,揭露了中共的殺人歷史和流氓手段,揭示了中共和江澤民狼狽為奸迫害大法的原因和事實。《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後,如同撥雲見日,讓我更清晰的明白了為甚麼法輪功在其它國家可以自由洪傳和修煉,只有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被打壓的真正原因,明白了為甚麼自己上訪無門,被殘酷洗腦,被非法勞教的真實原因,也讓我感到講清真相、促三退,救度可貴的中國人的重要和迫切。

一個同學在外地做生意,通過講真相,他們全家都做了三退,她還在簽名起訴江澤民的徵簽表上簽了名。

一位大學同學在我給他講了真相之後,退出了共產邪黨及其相關組織。今年過年,他又來看我,我給他看了我丈夫寫的起訴江澤民的控告信,裏面提到了邪黨將我抓進洗腦班進行強制洗腦和迫害的細節,他看後非常震驚,因為在洗腦班的很多迫害的邪惡手段是卑鄙和見不得人的,侮辱人格、精神摧殘、暴力打壓比比皆是,這些真相深深的觸動了他。他發自內心的感慨說:沒想到你吃了那麼多苦。我告訴他江氏集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他也很氣憤,表現出了一個有良知的人應有的義憤。

在講真相中有時也會碰到不盡人意的地方,我有一個很好的同學入過團,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一直保有正念,並且和老公及老公的父母都做了三退,但是有一段時間她忽然對我很冷漠,去年夏天我見到她後才知道她經不住利益的誘惑入黨了,入黨後她補交了上萬的黨費,並且每年都要交黨費,經常要抄黨章,還被要求用田字格抄寫,不能有錯別字,她後悔極了,她們單位有個小姑娘也在入黨後後悔莫及,結果一病不起,她這次吃了苦頭,有了教訓,主動選擇三退,並且告訴我要把能化名退黨的消息告訴她們單位的小姑娘,讓她也有希望。她的經歷讓我很感慨,中共治下的大陸就是一個大染缸,每天的耳濡目染,媒體欺騙,顛倒黑白時時都在左右著人們的視聽和正確的選擇,所以即便講過真相的人,在當時明白真相的人也最好能經常聯繫,才能穩固講真相的效果。

從家裏走到單位的路上,我隨身帶著真相貼,邊走邊貼,開始時常常有人撕毀,但是近一段時期,隨著大法真相的深入人心,正法形勢的快速變化,貼在牆上的真相貼很少有人撕毀,常常是被風雨吹落在地,我就將它們撿起來,將字跡模糊的帶回家燒掉。

一次回家路上發現沿途的牆上有一種新版的真相貼,我興奮極了,這一定是別的同修做的,於是我在那張「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貼旁邊鄭重的貼了一張「退黨、團、隊保平安」,並且給他們發正念,希望他們貼的長久,內容打入每一個經過的人的內心深處,每天下班經過,我都會看看他們是否還在,真相貼牢牢的貼在牆上很久,有一天傍晚下了一場大雨,風急雨也急,第二天經過去看時,我欣喜的發現真相貼還在,之後又下了幾場大雨,大約四、五天後,我的那張真相貼字跡已經模糊,但是同修的真相貼字跡依然可辨。兩張真相貼的效果不同雖然有紙張、打印機、技術等的差別,但從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修煉境界和同修相比還需要提高,我應當在貼的過程中更加純淨自己,去除怕心。

最近我在一個經常貼真相貼的地方又看到了幾張同修貼的真相貼,那一刻對我來說真是莫大的鼓勵,我又在一處我貼過真相貼的地方看到掉在地上的真相貼,是豎排版的,很顯然不是我貼的那種,是其他同修所為,雖然字跡有些模糊,但是背膠很粘,我把他撿起來,又鄭重的貼在了電線桿上,那一刻,我和同修雖然沒有見面,但是我感到了我們之間的配合。

近二十年的修煉歷程,我能感受的到師父就在身旁看護著我,鼓勵著我,即便跌倒時,也安排了身邊的同修幫助我。雖然有時我還有怕心,有時還會懈怠,但是都無法動搖我走在返本歸真的回家路上的步伐,而這背後每一步的提高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悉心點悟,我一定要珍惜這段轉瞬即逝的機緣和時光,多學法、學好法、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不辜負對我抱著無限希望的眾生。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