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完整幸福的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我以前身體多病,醫院檢查不出病,巫婆也不好使,再加上丈夫患有胃病,胃下垂,腸炎,每天用藥包托著胃幹活很不方便。一九九六年親戚向我介紹法輪功,並說一人學功全家受益,使我走上了修煉的路。經過學法煉功,按師父講的嚴格要求自己,不知不覺所有的病不翼而飛身體一身輕。

我跟丈夫說你也跟我一起學吧,丈夫說我一個男青年和你這些家庭婦女在一塊多不好意思,你好好學我和兒子就沾你的光。從此買了錄音機請了師父講法錄音帶,我們有時間就聽師父講法,丈夫的病不治痊癒。

在九九年迫害發生後,我家多次被鎮政府勒索罰款,備受摧殘,丈夫被嚇的開始跟我打鬧不讓學法煉功。二零零零十一月,丈夫突然犯了胃病,胃脹,上吐下瀉吃不下東西去醫院治療不見效,瘦的皮包骨,找巫婆看,巫婆說丈夫沒有壽了,無能為力。這時我跟丈夫說你不是不知道,法輪功這麼好,是性命雙修功法,這是你的唯一希望。就這樣他和我一起又學起了《轉法輪》,一星期就能吃飯幹活了,我們全家感激師父。

過了幾天,從中央電視台的播出知道了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我想我也是大法一份子,為甚麼不能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就跟丈夫說咱是受益者也應該得去北京上訪請願,讓所有人知道大法好,都學大法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有了健康的身體,沒有壞人了多好。在丈夫支持下,我去了北京,遭鎮政府綁架、罰款、在洗腦班被毆打,丈夫看到我被鎮政府邪惡人員折磨的躺在地上起不來,就產生了邪念──俺實在受不了了,寧願死了也不敢學法輪功了。他想方設法阻撓我修大法也沒動搖了我修煉的決心。

二零零八年丈夫舊病復發,不能吃喝,臉色蠟黃,頭髮乾枯,喝水就吐,鄰居過來看望他說沒有希望了。我跟丈夫說醫院治了病治不了命,誰也不知道自己的壽有多長,你學法輪功就能好病,一邊修一邊延長壽命,你是給邪惡學的嗎?你不學了七、八年了,鎮政府有一個來看你的嗎?誰替你受罪?只有師父好,你只要修,師父就看護你,保護你。

丈夫寫了嚴正聲明再一次走上修煉的路,第三天恢復正常,後來到外地打工回家後,鄰居看到我丈夫臉色白裏透紅,年輕了十多歲,說好像換了個人,哪像幹粗活的。左鄰右舍,親朋好友看到大法的神奇超常,都支持我學大法,都做了三退。

我丈夫在外地打工這8個年頭裏,發生了2次驚險的事。有一次在八十多米高的吊籃裏幹活,忘了給吊籃上螺絲,正幹著活從吊籃裏掉下來,在掉到半空中時突然被一個東西拖住,同伙嚇壞了他卻安然無恙。如果沒有師父保護能掉不下來嗎?能不危險嗎?

去年五月份因建築拆架子,不小心踩空了腳,肋骨擔在架桿上聽到「喀嚓」一聲,氣不敢喘,路不敢走,不敢躺,我打電話告訴他這是假相不要承認,是迫害,發正念鏟除,你在外地不能幹活就回家吧。回到家我倆一起學法,發正念,兩天後他能幹家務活,又過兩天能背噴霧器打農藥,一星期後做夢夢中有人跟他說,傷筋動骨一百天才能好。夢中他說我今天就是九十九天明天就會好的,果然第二天早上起來,一點疼的感覺沒有了。我們是修煉人,沒找老闆麻煩,也沒要一分錢。

丈夫經歷幾次危難,若沒有師父救他,早就沒命了。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完整幸福的家,我發自內心感恩師父和大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