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輪大法三天 癱瘓的人站起來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四十七歲,現在北京做月嫂。一九九五年十一月,看過寶書《轉法輪》,並且我很嚴重的心臟病通過學法完全好了。丈夫通過我也得了法,比我精進。當時忙於生活,我人心重,帶修不修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因為邪惡瘋狂的迫害,把丈夫抓走了,我靠騎人力車載客補貼家用,家裏還養了二十幾頭豬維持生活。我一個人要蹬車去,孩子就沒人管,豬也沒人餵。有時做碗湯放在鍋台上,讓孩子餓了自己吃。有次我回來一看,湯裏落著蒼蠅,孩子連湯帶蒼蠅都吃進去了。尤其一到逢年過節的,惡人就派人守在我家門口,雙方老人年齡也大了,身心跟著受到很大的傷害,當時孩子也該上學了,我無奈放棄了修煉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晚上,我在洗澡時,不小心摔了很重的一跤,當時勉強支撐著爬起來了,但到二十三日早上,就起不來了,腰疼的厲害。雇主家人拽我起來,帶我去了宣武醫院拍片說:沒骨折,但腰椎盤突出、增生、肌肉拉傷,開了很多藥,回家靜養。

到了晚上,腰疼加重,已經臥床,完全不能動了。二十四日早上,又去了豐台醫院,治療了三天,病情非但沒緩解,還加重了,已經不能自理了,而且劇痛,針灸、烤電、按摩、吃藥都不管用。沒辦法,二十六日,又轉到北京中醫診所骨科治療,繼續治療三天,仍沒有一絲好轉。

此時,我的腰、腿都沒了知覺,不能動了。這時雇主家也害怕了,我只能回老家了,雇主家用輪椅把我送上火車,到家,丈夫把我從火車上背下來,送到了老家。在當地一家很著名的專治腰椎病的診所治療。這個診所每天都有30-40人來治療各種腰椎病的,我是被推著輪椅去的,最重的一個。針灸時,有的男人都疼的哇哇大叫,而且治療多久的都有,有的將近一年了,錢都花了幾萬,還是時好時壞的。

第一天治療完,回家後,丈夫就對我說:「快學大法吧,大法無所不能。」因為我看過大法書,知道大法好,所以就同意了。由於悟性差,我每天還是去診所針灸、拔罐。說來也怪,那些大男人針灸都疼的直叫,而我卻不覺得怎麼疼。這樣我每天從診所回來,就和丈夫學《轉法輪》。

學了三天,到第四天早上,奇蹟出現了,我能站起來了。要知道自從摔傷後,我就一直不能動的,屎尿都得在床上接。現在能自己去衛生間了,我激動啊,心裏亮堂了,也明白了:是師父管我了!第六天我就完全好了,走路、做飯、做家務甚麼都能做了。這個診所的病人中,我病情最重,好的卻最快,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治好的,把吃的藥全扔了,診所也不去了。

師父太慈悲了,就我這樣悟性不好的人,師父給我創造了兩個奇蹟:一個是我的心臟病,是遺傳的,當時我家的速效救心丸藥瓶都不敢蓋蓋,怕犯病時來不及拿藥。當初學法時,師父就給我治好了,現在我檢查身體,醫生都說這也就是三十多歲人的心臟,好著呢。

還有就是這次摔傷,要是常人,真的就要癱瘓了,可是我只學了三天的大法,師父就給我治好了。丈夫和其他同修們都說,師父對我良苦用心啊,把壞事變成了好事,通過這次摔傷,讓我重歸大法。

從新走回大法修煉,我更深刻的認識到,邪惡這麼瘋狂迫害的目地就是想讓我脫離大法,隨著人類的敗壞走向毀滅,可是偉大的師尊沒有放棄我,用自己的承受和無量的慈悲,又把我帶回大法中來,沐浴在佛恩之下。

通過這次經歷,我明白了人生無常,也懂得了大法的珍貴。只有在大法中,生命才能有真正的意義。通過同修們的幫助,我更堅定了修煉的信心,好好學法,按大法的要求歸正自己,提高心性,成為一個實修者,不負師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