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比我們自己更珍惜我們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得法初期內心充滿欣喜與愉悅,每天都與同事同修一起學法、煉功。可自從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以後,因為修煉大法被單位開除了,離開了原來的工作地區,搬到了另外一個地區,聯繫不到同修了,又在怕心等執著障礙下,一直處於不修煉的狀態,直到二零零五年以後,有過去的同修找到了我,給我送來了這幾年師父在國外的講法,我才漸漸的又走回了大法修煉中。

二零一一年,自己購買了電腦和打印機,自製真相資料發放,粘不乾膠,寄真相信,但是由於平時不注重學法、煉功、發正念,做大法的事情也是有著幹事心,而且還經常觀看常人的電視劇,又有著強烈的求安逸心,於二零一四年十月份遭邪惡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看守所非法羈押期間也沒有正念正行,在執著利益、執著安逸心的驅使下違心寫了四書,每天思想完全不是一個修煉人的狀態,抱怨心極強,總是想為甚麼我會遭此迫害,而不向內找,總是覺的師父沒有管我。在羈押快兩年期間因檢查出患有乳腺癌症狀,以監外執行的方式回到了家。

回家後,由於沒能從法理上根本的轉變自己的觀念,雖然每天也是學法、煉功,但一直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更沒有去掉,在信師信法上也是搖擺不定,乳腺癌病業假相也一直沒有好轉,而且越來越惡化。在回家十個月後,突然有一天整個後背、腰部開始疼痛,嚴重到不能正常走路了,每挪動一步,後背及腰部就像抽筋一樣劇痛。甚麼都做不了,只是輕輕的咳一下都會牽扯後背及腰部的疼痛。

同修們知道了我的狀況,輪流來幫我發正念,陪我學法。有位同修發正念時看到師父在幫我,鼓勵我要正念正行。當時我的眼淚就奪眶而出,在同修面前忍著沒有哭出聲,因為我知道我在信師信法上一直不很堅定,即使走到了今天這個狀況,我仍然時時有那種念頭閃現:師父管我嗎?我這樣不爭氣的弟子,師父還能管我嗎?雖然我得法二十多年了,但是卻沒有實實在在的實修過自己,遇事不向內找,總是用常人的辦法推諉過去,我還是一個大法弟子嗎?可就是這樣的我,原來師父依然沒有鬆開我的手啊。

此番遇到如此大的病業關,我才知道自己在修煉這條路上有多麼大的漏啊,所以被舊勢力抓到了把柄,要把我往死裏整。同修每天陪我大量的學法、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大量的學法中我也漸漸增強了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

在不斷的學法中,我漸漸明白了甚麼才是真正的修煉,也在不斷的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原來過去的這些年中我真的沒有實修過自己啊,跟家人說發脾氣就發脾氣,各種各樣的執著從未靜心找找自己,總是向外看,完全就不是一個修煉人應有的狀態啊。二十年啊,我真的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啊!

半個月後後背及腰疼的症狀有所好轉,早上起床時間由原來的近一個小時減少到半個小時就能起來了,在慢慢的走路時後背及腰部的疼痛也有所減輕了。但是情況並沒有如我期望的那樣一天一天好起來。突然有一天我的雙腿開始劇痛起來,連一秒鐘也不能站立了,連坐著都不能坐了,尾椎骨處只要一坐就鑽心剜骨的疼,只能躺在床上,在忍受不住劇痛時我就大哭。白天我只能在地上爬著,吃不下飯,也不敢喝水,因為上廁所都困難。有一次我上廁所後疼的躺在廁所的地上,連爬出來都困難,我就哭著喊著師父,疼痛卻絲毫沒有減輕,我的不正的念頭又往外返,師父真的在管我嗎?而且在那樣難以承受的情況就想不如死了算了,完全走了舊勢力安排的道路。後來我悟到我當時在那樣的情況下喊師父,不是師父不管我,我是因為要想減輕痛苦才喊的師父,而不是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堅定的正念喊的師父。

後來在同修的切磋、鼓勵下,我知道這種承受不了痛苦要一死來結束這種痛苦的想法有多麼可怕,師父為我不知承受了多少,而我卻因正念不足動搖對師對法的堅信,竟想放棄自己的生命,多麼自私至極啊!師父說:「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1]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師父,師父,弟子錯了,弟子再也不會有這種懦弱的想法和念頭了,弟子就是堅信師父,堅信法,請師父加持,弟子一定走過這一關,弟子還有未完成的使命,再苦再難也絕不輕言放棄。」邊說邊嚎啕大哭,淚流滿面。

在地上爬了將近十天左右,慢慢的我能站起來了,但站立的時間只能堅持一兩分鐘,還不能坐著,尾椎骨和腿還是疼痛難忍,同修們依然堅持陪我學法和發正念,絲毫不為我的狀態所動,我每天就是跪著趴著跟同修一起學法、發正念。

又過了一週左右的時間,我站立的時間在延長,也能稍稍坐著了。同修就鼓勵我煉功,要陪我一起煉,我心裏非常打怵,但還是點了點頭,同修說你能煉多少就煉多少,堅持不住就休息一下。我又點了點頭,我在咬牙強忍著疼痛中堅持煉完了動功,第四套動功只能腿部稍微彎曲一下,腰板直直的一點都不能彎腰和蹲下。煉靜功時,腿好不容易雙盤上,但是只要身體坐直了,尾椎骨和腿就疼痛難忍,連手印都打不了,我就雙手扶著腿,不停的搖晃身體來減輕疼痛。

就在煉功音樂的第一個加持動作要結束時,我就心生一念:我要煉功,師父,我要煉功,我要跟師父回家。然後我就坐正了身體,咬著牙打起了手印,這時突然覺的尾椎骨及腿部的疼痛沒有那麼難以忍受了,就這樣我堅持煉完了靜功。原來師父就在我的身邊啊!從那天開始我能煉功了。

現在我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了,腰部、尾椎骨、腿的疼痛在一天天的減弱了,早上起床的時間完全就是正常了,也能上下樓走路了。

師父從來都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此期間我只要是還有一點正念,師父就在加持我,就在幫我度過難關。感謝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啊!弟子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

感謝一路堅持不懈陪我度難關的同修們,謝謝同修們的加持和鼓勵!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