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我對你錯 向內找實修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日】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正法最後之際,寫出自己的點滴體會,以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層次有限,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一、實修真好

那天跟同修A切磋交流,忘了甚麼原因引起的,我對A說:不要對常人有任何不好的念頭,因為大法弟子的想法是有能量的,咱們只是救人。我的意思就是那些舉報誣告者之類的等。同修A不認同,說這麼正的大法,誰迫害誰就得償還。我說肯定得償還,這有師父的法身和正神在管,我們對表面的人要善。同修A說:你啥都靠師父,師父給你神通幹啥?就這個問題,我倆各執己見,心裏都不平衡了。回家向內找了,沒找到根子,就是關沒過去。

幾天後我倆又在一起交流其它問題,同修又提及這個問題,同時又說到發正念上。同修A說:「大法慈悲眾生,可威嚴同在,你啥都靠師父,師父叫你發正念幹甚麼,發正念時現世現報念完你念甚麼?我就叫所有明知大法好卻又繼續參與迫害的610及公、檢、法、司等人員現世現報。」而我的觀點是:我們只是救人,只針對他們後面操控其行惡的邪惡生命叫它們全部解體。從師父的法中悟到,首惡除外,其他參與迫害的都屬於被救度的對像。發正念只針對那些完全背離大法,不可救要的主要負責人及邪惡之徒,叫其現世現報。就這樣我們還是各抱自己的觀點不放。我就說:這個問題我倆認識不一樣,我還不能完全認同你說的,心裏卻想回去找個同修切磋一下看誰說的對。(狡猾的心,證實自我的心)

回家學《轉法輪》,一下想起頭天晚上學了師尊《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師父叮囑大法弟子們必須去掉不能被人說的心。我一下眼淚就下來了。第一次交流時候,同修強勢的語言(對應著自己的強勢),我都有點坐不住了。這不是師父安排同修幫我去這顆不讓說的心麼?怎麼悟性這麼差啊。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錯了,這顆不讓人說的心,證實自我的心真的是根深蒂固啊,修去它。

師父講:「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1]

學法時還挺用心的,可實修去心時,又忘了修自己,一味的爭你對我錯,還要讓同修去評評理似的,證實自我對的心多強,真是讓人汗顏啊。

向內找一大堆人心:強制心、不讓人說的心、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的心(向外求的心)、辯解的心、爭鬥心、面子心、狡辯心、猜忌心、怕心,其根子就是典型的邪黨文化毒素:妒嫉心,也是舊宇宙的根本屬性為私為我的私心。師父藉這件事讓我去心,自己不悟,非要和同修爭個你對我錯。一次悟不到,第二次還不悟,師父多痛心啊。

悟到了,心裏放下了,就亮堂了,發正念時念力強大,心裏那塊不好的物質, 「唰」的一下,師父給拿掉了,清涼無比,感動的淚流不止。入夏以來養成了睡午覺的習慣,從半小時到一小時,甚至兩小時,可今天只睡了五分鐘,起來學法也不睏。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講真相中碰到的有緣人

一天晚上在一個乘涼的廣場,我給一位五十歲的男士講真相。他的觀點是邪黨灌輸的歪理,認為法輪功起初是好的,後來……我就給其仔細講了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不參與政治,是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栽贓、迫害法輪功。他說聽過真相電話,心裏沒明白,問了好幾個問題,諸如法輪功的經費從哪裏來?修煉人有沒有難等等,我都一一給其解答。最後我說:你這個人挺有思想的,不像現在的人,大多是一幫哄。他說他對甚麼事情必須認真思考,分析對錯。我說你很理性。那天晚上自己也沒甚麼人心,就是平靜的講真相,講了約半個多小時,他明白了真相,高興的退出了黨、團、隊。

有一次在公園,給一位六十歲左右的女士講真相,她一聽我講法輪功,高興的說我知道,並且比劃著說:法輪功和共產黨完全是背對背的,一個是提倡真、善、忍,一個是搞假、惡、鬥。我說你可真是明白真相了。她說前幾年有一次看見自行車筐裏有資料,拿起一看是法輪功,心想我也不了解法輪功,拿回家看看吧,一看挺好的,說的都是實話。後來我要看見自己車筐裏或摩托車上的真相資料,就拿回家看,早上起來或出門去散步就按資料上說的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今年有一天,從公園橋上往下走,腳踩空了,從幾個台階滾下去摔的很遠,趴在地上,爬起來之後摸摸哪也不疼,腿也不青也不紅,連點皮都沒破。我想一想,這還真神了,看來我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了!

我一聽也挺替她高興的,就對她說:你這麼認同大法,你跟大法有緣,大法書你看不看?她說:看。我就給她請了《轉法輪》。過了一段時間後碰到她,她說還沒看完。又說了一件事,大概一星期前,早上去公園,看見門口巡邏警車上有一大摞真相資料,大概三十來本,心想可能誰發的時候被他們收了吧,他們會把資料毀了的,一看也沒人,可能公安上廁所去了吧,正好手裏提著一個兜,順手就裝兜裏了,提回家後就又去公園轉了。

我聽後說:你可幹了大好事,你有這個善心,也有這個正念,師父就安排公安不在跟前,讓你把這些救人的寶貝搶回來了。真是大功德啊。

祝願可貴的中國人都能明白真相,在這紅塵欲海的沙堆裏,讓自己的生命閃光。

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