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喜遇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我是一個農村的家庭婦女,一九六六年出生。從小生活在一個很幸福的家庭,父親、母親都很正直,也很善良,姐妹很多,我排行老四。六十年代,能吃飽飯就是生活的比較好了,我們也不操心,都是父母操心,長大了,我和姐姐經常給豬、兔割草,小小年紀經常放學後,就背個大籮筐割草,天黑才回家。因為那時人們很窮,孩子們大多是那樣,也就不怎麼感覺苦了。

生活的無奈

我上了初中,雖然我姐妹很多,但是我心中常常有一種孤獨感,不知為甚麼,有一次我站在街上,看到街上的人都是陌生的,感到這是在哪兒呢?好像這個世界不屬於我。

畢業後,成了家,丈夫老實憨厚,就是掙錢養家。我呢?雖然文化不高,可總是在尋求人活著的意義,嚮往人生的美好,尤其在夫妻鬧矛盾時,更是感覺到人生的孤獨和空虛。

而且我從小還有嚴重的頭疼病,心情好時疼的次數少一些,心不順時,頭馬上就疼,而且累了也疼,曬了也疼,反正是疼,有時一星期疼兩、三次,醫院還看不了,說是祖傳神經性頭疼(父親、奶奶就有頭疼病),疼時就用家鄉的土辦法,又拔火罐,又刮痧,還喝止疼藥,一起用才能止住。

因為總是這樣,人家都習以為常了,你疼你的,人家幹人家的,自己感覺不到親人的關心,心情更糟,這樣頭更疼了,已成了惡性循環。看到兩個懂事的孩子買回罐頭來,兒子三歲、女兒九歲,小手抱著打開的罐頭,也不吃,讓媽媽吃,我心裏是又高興又心酸,心想,自己怎樣才能健健康康的呢?然而,現實的我總是往牛角尖裏鑽,時不時的怨天怨地,心中全是怨氣和恨,人生就是這樣無奈嗎?

有幸遇大法

在一九九七年十月裏,大姐來娘家,她告訴娘和父親自己學了一種功法叫法輪功,好的不得了,叫父親也快學吧(父親身體不好),當時自己受無神論影響,心裏還抵觸,對甚麼太極拳,這個教、那個教都不懂,也不愛,只相信實實在在的「科學」。所以,在娘、二姐、三姐都學了法輪功以後,自己還沒有動。

慢慢的,她們學了,都覺的確實太好了,我心裏也不抵觸了,就和大姐說:「給我一本書,我自己看一看。」這樣我請來了一本《轉法輪》,當時我也記不清用了幾天看完,反正越看心裏越亮堂,沒有放下,一氣呵成,當時印象最深的是:自己就想做書中說的這樣的人,法中講了吃苦為甚麼是好事的道理,自己心裏說:「人最怕吃苦,現在知道了吃苦也是好事,我這就沒有苦事了。」

自己每天早起煉功,煉完功一身輕,按書中講的做一個好人,自己就慢慢的,不影響丈夫、孩子睡覺,開始做飯,打掃家,等丈夫孩子們吃完飯乾活、上學都走了,自己就和公公、婆婆一塊下地幹活,身體輕鬆,心情舒暢,心中充實,感覺這才是人生的幸福,頭疼的次數越來越少,半年後,基本上都不疼了,這頑固性的祖傳頭疼終於不治而癒了。

以前總是怨恨丈夫不會心疼人,經常和人家生悶氣,現在從書中懂得了遇事向內找,找自己哪兒做的不對,是不是和宇宙真、善、忍特性擰勁了,等自己理順了,一切都順了。

在沒學功的時候,基本是自己挑丈夫的毛病,尤其丈夫愛玩撲克牌,自己就是不喜歡他玩這些東西,經常吵架,而且晚上丈夫回來晚了,自己就沒好臉色,到最後兩人都幹起來了,幹完仗一個月都不說話,你想那日子能好過嗎?娘家和婆家是一個村的,父母都跟著我們不好受。修煉法輪功以後,我每天都樂呵呵的,因我早起煉功,丈夫數落我,我也能心平氣和的不還口。丈夫玩牌回來晚,我也能站在他的角度考慮了,因一年到頭就是幹活,晚上沒事,玩牌放鬆一下,也不是賭博,這樣自己心裏也不煩了,能睡著了。

學了功以後,自己牢記師父講的:「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1]所以對兩個孩子再也沒有罵過,更沒有打過。兩個孩子也非常相信大法,有甚麼事也懂得向內找。我們一家人生活在幸福之中,兩個孩子長這麼大都沒有吃過一粒藥,身體健康。

大法的神奇

法輪大法是佛法,所以還有很多神奇的事情:

有一次縣城裏開法會,八點開始,我和姐姐吃了飯,騎上自行車就走,那時沒有電動車,在村裏感覺風不大,一上公路,風很大,又是逆風,頂著風根本騎不動自行車。離縣城有二十里路,騎自行車肯定會誤了時間,可我們倆也沒有往回返的想法。就推幾步,騎幾下。

這時聽到後面來了一輛三輪車,我也沒回頭,反正也不認識人家,也不準備攔車,三輪車從我們身邊向前開走了,可是走了不多遠,三輪車停住了,好像在等我們,我和姐趕緊推著車小跑幾步。過去一看,原來是娘家鄰居,認出我們來了,他們幫我們把自行車放到三輪車上,我們上去,一會兒就到了縣城,而且他們去的地方恰好經過我們開法會的地方,我們下了車走進會場正好八點,我們心裏那個激動啊,知道是師父在看著我們,也顯示出大法的神奇。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號,江澤民因小人妒嫉迫害法輪功,那時大法弟子都自發的到北京上訪,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在二零零零年離過年還有一個多月,我被鄉政府扣留在派出所不讓回家,一共有四個學員,他們讓我們掃雪、擦玻璃、洗床單,男同修還要給他們每間房子裏挑煤。

眼看就要過年了,也不讓我們回家,我們四人決定闖出去,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喊「法輪大法好」,可是晚上有兩個人看著,怎麼出去?我們心裏都求師父。

第二天,奇怪的換了外村的一個人來看守,而且他還說天安門廣場很多大法弟子打橫幅,你們還在這兒坐著。我們四人明白,機會來了,晚上趁那個人睡著,我們順利的跳牆出來,去北京證實法。後來聽說我們離開不到一小時,鄉政府發現我們不見了,找來村委會好多人出來找我們,找了大半夜就是沒找到。其實我們一直走大路,向村裏走,出了村路過田野、穿過樹林。

大概走了六十多里路,就有點走不動了,一個學員的腳開始痛了,這離北京還很遠呢,四人沒有別的想法,就是走的慢了,這時從後面來了一輛麵包車,開的很慢,路過我們身邊,問上車不?上車不?我問男同修,上不上?他說上吧。我們上了車,聽到那個司機說:「從來沒有這麼早走過。」因為冬天,五點來鐘,天很黑,我們心裏明白是師父在看護著我們。到了市區裏,天很亮了,又坐上去北京的車,順利的到達北京。

經歷魔難

在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我被邪惡從家中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十多天後,又被勞教迫害了兩年,經歷了兩年的冤獄痛苦後,終於回到了家。

可是面臨我的是又一次剜心透骨的選擇,丈夫因不理解我堅持信仰,更不願意過這種被騷擾的生活,已經和別人生活了,要我在煉法輪功還是離婚上選擇,我沒有和他爭辯,只是心裏在哭泣,覺的人間太淒涼了,那時自己身體非常虛弱,只有九十斤重(瘦了二十多斤),公公在這兩年中得了肺癌,我忍受著丈夫不在家的痛苦,按照大法的教導去做:「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1]

我給公公找來真相光盤,對他說:爹,我有甚麼錯,你可以說我,我會改正,可你要了解真相,知道「法輪大法好」,你的身體會慢慢的好起來。因婆婆也煉功,我就給他放光盤,公公也不抵觸,看了好幾盤,後來公公在身體一點都不疼痛中離世。

在辦喪事的前幾天,因我家和婆婆家挨著住,做墳的人,他們家裏的人,都是在我家吃飯,因我身體還不算好,丈夫也成了外人,更不心疼我,而且還有鄉政府的人來騷擾,我是恐懼、悲傷加上勞累,真是有點撐不住了,可我心中想到了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大法改變了我,使我變的心胸寬廣,不與人斤斤計較,吃苦就是在還業債,鄰居二嫂在我家做孝服,她看在眼裏,對我說:你們家全是你做活,多虧你女兒幫你。

丈夫一次一次的逼我離婚,更讓我難過,我給他寫了一封勸善信,給他講法輪大法遭迫害是千古奇冤,離婚會給孩子們留下心靈的創傷,當法輪大法平反之時,你的良心又如何安寧?我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我不在家沒有照顧好家,是因為江澤民小人嫉妒發起的這場殘酷迫害,把我們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一個個抓到監獄裏,使我們失去了人身自由,怎麼能照顧家?最後還誣蔑說煉法輪功不管家,真是厚顏無恥,我們做事要為兒孫後代著想,你要理智的三思啊。

兒子上初中放假回來,看到我經常一個人坐在那裏,知道媽媽心裏痛苦,不舒服。我要上外面站一會兒,他都跟上我,怕我有個三長兩短。我和孩子說:媽媽不會想不開,媽只是出來透口氣,兩個孩子很認同大法,明白真相。可是也無奈,說服不了他們的爸爸,只好安慰媽媽。

在二零一二年一天晚上,村委會的人又來敲門騷擾,我讓丈夫把我送到我弟弟家,路上,丈夫說:「你快點和我離婚吧。」我說:「離吧!」第二天我們去辦了離婚手續。我心很平靜,只為自己沒有挽回這個家庭而遺憾。

大法恩賜

師父說:「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2]我修的是真、善、忍大法,我心中常常背這句法,每當怨恨心出來時,我就告誡自己,你要修善。漸漸的我對丈夫沒有了怨,想到他還不明真相,還被謊言毒害著,抵觸大法沒有得救,每當他回到家,我還是和以前一樣對待他,問他幹活累不累,要注意身體,少抽些煙。孩子們放假回來,我也經常讓孩子打電話讓他回家吃團圓飯,丈夫雖然不說,他已經感覺到修大法就是不一樣,我對他們家的人、親戚都和從前一樣,我們相處的很好。

我雖然自己打工掙錢很辛苦,丈夫大哥家的孩子娶媳婦、嫁閨女我也出一份禮錢,每年八月十五、過年,我都給婆婆錢,他們家的親戚有病,我都帶上禮品去看望,小叔子的孩子考上大學,我也給孩子喜錢。

兒子上學走的一天晚上,我和丈夫說了很多,因為自己的心態變了,他這次一點沒有反對,我和他說:你以前說過對大法不敬的話,撕毀過真相資料,你寫個嚴正聲明吧,他說,行,用真名寫。他終於有了變化,有了得救的希望,我又給他拿了幾本真相期刊,讓他回去好好看看,他說,嗯,看一看。大法慈悲,師父慈悲,謝謝師父,一個生命有了希望。在二零一七年起訴江澤民的徵簽時,我對他說,如果沒有江澤民發動的這場殘酷迫害,我倆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你是受害者,你也簽個名吧。他說:「我是最大的受害者。」他簽了名。

修大法是有福份的,雖然被邪惡迫害的吃了很多苦,可大法給予我們的是純淨的心靈,道德的提高,良心的安寧。今年在過年拜年時,兒子對爸爸說:「爸爸你幹活很辛苦,你要注意身體,你在了解法輪大法真相方面再進一步,你從媽媽身上、奶奶身上、從她們的身體上和思想上都應看到法輪大法給她們帶來的變化。媽媽能在這樣的迫害面前,在這困境面前堅持下來也是很了不起的。」

好人總會有好報。孩子們一個個長大成人,女兒有了美滿的家庭,而且還添了一個可愛的寶貝兒子。兒子今年大學畢業並且已經順利的考上了比較好的大學研究生。

善良的人們,我把自己修煉法輪大法的身心變化寫出來,希望你們都能來了解法輪大法真相,都能得福報,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