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實修一思一念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這幾年,無論是在證實法中學技術,還是在常人中學技術,都感到自己有長進,因而,在與別人的交談中,有時會流露出:在多難的情況下,我一下想到了這個問題該怎麼解決,然後自己怎麼做的,最後把這個難點攻克了。說的過程中,不自覺的在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法。

我們應該都有這種體會,有時候遇到技術瓶頸,腦中突然靈光一現,然後順著這個思路,問題很順利就解決了,其實這都是師父在做。如果只憑我們常人的思維和技能又怎麼能夠如此快速又準確的想到了解決方案呢?

其實自己也明白這些道理,但是在實修中,卻沒有時刻把自己當成煉功人,在解決了一些同修無法解決的問題後,多多少少生出了顯示心和歡喜心,默認了自己有能力。直到後來不斷的向內找,才發現自己一直把法賦予我的智慧和能力當成了自己的能力,認為自己能力強,無意中證實了自己,而沒去證實法。

在聽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的時候,師父反覆提到證實自己和證實法,但是當時只是聽聽,根本沒有用法來對照自己。其實,這又暴露出自己一個問題,就是沒時刻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師父說:「如果你們不能正確去對待,不能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向內去找,那真的是沒有辦法修。」[1]而我,又有多少時候,多少念頭沒有正確對待,沒有按照大法去修呢?我做到「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了嗎?向內找,看到了自己沒實修。

接下來,我把自己的這個想法對照《轉法輪》中師父是怎麼講的,又發現了更多問題。師父在講「顯示心理」當中提到:「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平時自己為了名,為了利得到一點好處,張揚張揚,顯示顯示:我有本事,強者。」[3]對照自己,自己不也一度認為自己在某個領域是有本事的,是強者嗎?這不是顯示心嗎?那麼,在顯示心背後,自己有沒有為了名、利得到一點好處的心理?肯定是有的。對名聲的執著體現在我的能力渴望得到別人的認同,在「名聲」上得到滿足。這也提醒我,當幫助其他同修解決了所謂「技術難題」後,面對同修的稱讚,應想到師父說的「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4],注意不生出歡喜心,否則做的再好,都可能功虧一簣。向內找,又看到了顯示心,求名的心,和潛在的歡喜心。

繼續往下找,發現當自己的技術能力越來越好的時候,覺的自己有能力的心就開始強了起來。而我們的技術能力都是在法中賦予的,是在法中產生的,如果脫離了法,那就甚麼都沒有。師父說:「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3]對照自己,發現自己的基點沒有擺正。當技術能力強了之後,越來越執著於自己的技術,有時甚至忽視了學法,把越來越多的精力放在了自己的技術能力上。這不就像是師父說的「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3]嗎?向內找,又看到自己的基點沒擺正,把「我」擺到法前面去了。

再仔細的想一想,為甚麼會把自己擺在法的前面?認為自己比法重要呢?這裏有為私的屬性導致的,以己為大。特別是這幾年出現舊勢力強加的大關大難,因自己平時沒實修,在魔難中,時刻在身體上和精神中遭受折磨。在魔難中最痛苦的時候,好像就是在問你怎樣做選擇:是優先考慮到自己的安危、自己的狀態,還是以法和救度眾生為第一位。師父說:「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5]。而私的屬性正好與宇宙的法相背離,是以「自己為大」,那麼,在生死關頭,自己的安危就被擺放到最重要的位置上去了。向內找,又看到了凡事以自己為優先的私心。

找到自己的不足,就按照《轉法輪》做好,只有法的力量才能幫助更多同修正念走出魔難。

我還發現自己這顆「私」心根深蒂固,有時候非常不易被察覺,一不注意,就會順著為私為我的觀念去做了。到底怎麼才能放棄自己原有的為私屬性?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呢?師父說:「不在時間場的範圍之內就不受時間的制約。」[3]我的理解是,要儘量做到讓自己的每個念頭都在法上,因為此時你符合了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已經不在舊宇宙為私的特性之內,那麼舊宇宙的理自然就對你不起制約作用了。也就是要放棄自己為私的屬性所生成的一思一念,時刻用法來衡量、糾正,才能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在這裏舉兩個例子。

有一天,單位就剩我和領導了,領導有事下午要提前走,他走後我閃過一念:領導也不在了,別人都走了,今天忙完之後,我也可以早點下班了。就在這一念閃過之後,我頭腦裏打入了師父的講法:「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3]。對照師父的講法,感到自己剛剛的想法根本就不是一個煉功人,煉功人都是為他的,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於是放棄了自己的想法,和平時一樣,忙完,正點下班。這件事情讓我對師父的這段話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師父說:「不是說你坐在這裏,你就是個修煉者。從思想上根本的轉變過來了,我們就可以給的」[3]。。

還有一件事是最近一段時間發正念時,眼看時間已經到了,別人也在提醒我要開始發正念了。但當時手裏正忙著其它事,心裏想:再有個一、兩分鐘把這個事弄完就去。這個念頭一出,已經是不符合法了,嚴格的說,是把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擺到了大法的前面,是為私。而帶來的後果是:由於自己發正念前清理自身空間場的時間短,發正念時明顯感到雜念多,思想不能集中,影響正念除惡的威力。其實,根本原因不就是當初那不正的一念:「再有個一、兩分鐘把這個事弄完就去」所導致的嗎?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不就是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走嗎?那麼按照它的走,在它其中,還怎麼去談全盤否定舊勢力?有些不正的念頭,比如上面例子中的一念,我們能馬上覺察到這不正的一念所帶來的後果,排斥它,否定它。但是很多時候,很可能那不正的一念在當時並沒有帶來明顯的後果,而我們也沒有對照法去修,這一念過去就過去了,沒有在意。可是,如果很多的一思一念都沒能把握住,沒在法上修,一步一步都偏離了法,帶來的會是多大的偏差!

師父說:「你自己對自己的放鬆、隨意,在神眼裏可不是這麼看的。」[1]「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歸真,你要想修煉上來,你就得按照這個標準去做。」[3]

希望從這一刻開始,我們都能嚴格的用法去衡量並糾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當自己遇到一件事情,念頭冒出來的時候,馬上去想師父是怎麼講的,《轉法輪》中是怎麼說的,並嚴格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師父說:「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才是對的。」[3]

自己所在層次有限,如有不正確的地方還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得法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