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晚期 五天痊癒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這是我身邊發生的事。二零一零年的春天,鄰村的蘇家媳婦得了子宮癌晚期,醫院宣判了死刑,在家買好了壽衣棺材,等待著那天到來。

蘇家媳婦原來修煉法輪功,大法遭受誣陷,大法弟子被迫害後,她就不修煉了。

那幾天,同修鄭姐連著做了三個相同的夢:蘇家媳婦得了重病,樣子十分難看,看了讓人心急。三次同一個夢,讓鄭姐悟到是師父點化她要去救這位昔日同修。於是鄭姐急急忙忙連去了三次,找到蘇家媳婦。

第一次,對她說,師父叫我來找你,救你!可蘇家媳婦聽了,就是不信;第二次找她,她就不見面,藏起來了;第三次又找她,被罵了一頓,最後被罵了出來。

第四次,鄭姐又去了,是拿著大法書去的,想和她一起念念書,就算最後一次找她吧。進屋後,把書放在炕上的被子垜上,就要念書的那一刻,鄭姐看到了師父的法像從上往下輕輕飄落到炕上,就在炕上!她又喜又急,高興的大聲喊著:「快看呀,我師父救你來了!我師父來了,快看,救你來了!就在炕上。」前後有十幾秒鐘。

可蘇家媳婦看不見,就說:你瞎說啥呢,胡鬧。你走吧,你快回家吧!說著又把鄭姐轟走了。

鄭姐無奈的回家了,天也黑了,第二天清早,她先後來我家三次,可總有人在,沒能說上話。最後那次別人走了,我問她:你來三趟了,有啥事,咋不說呀?她激動的說,我看見師父啦!我看見師父啦!開始我也不太信,鄭姐看我不信,越說越激動,急的流出了眼淚,還哭了起來。我這才信了,我說:「你別著急慢慢說。」「我就聽你一句話,你說我是去還是不去了,你說吧。」她大聲的喊著問我。

我說:「去,一定得去!但不是你一個人去。我去不了,我找人和你一起去。」正說著,同修大姨進了大門,聽明白了這事,就和鄭姐一起去找蘇家媳婦去了,我先忙我別的事去了。

她倆到了鄰村,還沒走到蘇家,就碰著蘇家媳婦了。你說有多巧,蘇家媳婦為躲藏起來要到別人家,還沒藏好,就碰著大姨和鄭姐了。

大姨這時候說話了:「蘇家媳婦啊,找你可為你好,讓你煉功還是為了你好,你怕啥?你躲啥?你看人家你嫂子(說的是我)不是還煉功呢嗎?那麼重的病都好了,現在不是啥都能幹了嗎?你咋的就不行呢?」

蘇家媳婦聽說我還在煉功,就高興的說:「她還煉呢?那行,我不信別人,我信她,那我這就去煉了!」說著三人一起就來到我家。正好我也回家來了,四人一起進了院門。接著就找來昔日同修,五、六個人一起在我家煉起了功!一起圍著蘇家媳婦學法(當時她還不會讀法),大家念,她就聽著。

說來真奇,第二天她就變化了,兩腳能邁開步走道兒了,不像原來那樣不敢離地挪步走。第三天臉色就變紅潤了,不像原來蒼白沒有血色。第五天基本痊癒了。我因有事回娘家,回來時,她已經全好了,沒事了。

就這樣,癌症晚期的病人奇蹟般的康復了。後來是她丈夫給她讀書,她聽法。她丈夫非常支持她修煉,還和同修一起給大法師父買蛋糕過生日,唱生日歌。

蘇家媳婦從心裏深深的感謝師父。再後來,她的光頭上也慢慢的長出了黑髮,再後來身體就更好了,還找到了一個好活兒,當了穩定的臨時工,有了穩定的收入。

高德大法的威德再一次體現在同修身上,謝謝大法,謝謝師父,又救了一條命,喚回了一名同修走在回歸大法的路上。

「癌症晚期,五天痊癒!」這事在我家鄉那片兒傳的沸沸揚揚,救了更多的世人。

病危親戚起死回生

在多倫的遠房親戚(兒媳婦的姨夫)四十多歲,他是個三個孩子的父親,因有心臟病久治不癒,嚴重到了一天要搶救三次的程度。

他是一家人的主心骨、頂樑柱啊。妻子很著急,決定要來北京治療,冒著半路可能病逝的危險,也要拼闖一次。於是就請了四個壯實的男人陪同(萬一路途中有不測可幫忙把病重故人運回家鄉)於2008年4月來到北京,到了北京醫院。

診斷結果心臟功能不行了,只能靠移植心臟的辦法救他一命。當然費用是很高的了,家中根本負擔不起。

我見了病人,對兒媳婦說:你姨父沒事,看他慈眉善目。兒媳婦就對她姨講了,從婆母身上看到了法輪功如何如何好,婆母原來有嚴重的心臟病、動脈血管瘤等疾病,如何神奇的痊癒,至今身體如何如何棒。這夫妻倆聽了之後一商量,她姨父自己就發了一念,我要煉功,妻子也說,對,你沒病,我們煉功。

我當即就找了大法書和煉功錄象光盤、mp3煉功音樂,他妻子當時心情激動的恭敬的雙手把書接了過去,知道是救命的法寶,沒耽誤,很快就返回家鄉,煉起了法輪功。

半個月之後,親戚就傳來消息說,他好了,今天就開始出車了(原來是開大車,搞運輸運貨的),開始幹活兒掙錢了。聽得出聲音透著高興。直到現在十年了,他的身板結實,活的噹噹的,從此再也沒來過北京看病,日子過的紅紅火火的。

因為他聽了真相,發出了正念,更重要的是他相信師父,相信大法能救他!師父就管了,師父慈悲救度,大法殊勝無所不能呀!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