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絕處逢生 全家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我來到世上已六十幾載了,滄桑歲月中埋下了諸多雜亂的記憶,記得比較清楚的就是小時候老人講的神話故事,還有早年的教科書或史書中記載的神話故事。對這些故事我半信半疑,即便是相信的一面,我也覺的它離我太遙遠,可信不可及,跟現實的我也沒啥關係。

可是自從一九九五年十月以來,距我遙遠的神話故事竟神奇的在我身上相繼發生了,但卻不是神話故事,而是我真真切切的親身經歷。每每想起這些經歷我都清晰地記得,而且倒背如流,詳細說起來,三天三夜都說不完。由於篇幅有限,我請同修幫我整理出一部份。

一、看天書得天法絕處逢生

一九九五年前,我得了肝炎病,同時患有眩暈症等,病重期間,說暈過去就暈過去,之後又醒過來,反反復復,西藥、中藥各種偏方全都用到了,每天上班要帶好幾樣藥,每天吃藥的次數比吃飯的次數還多,看病把錢花光了,不得已,忍著病痛的折磨,艱難的上班,以維持治病的開銷。就是這樣,病該犯還犯,一犯病跟死人一樣,單位領導和同事多次用車把我送進醫院搶救,從此我的名字在單位消失了,只有兩個綽號,一個是「大藥房」,一個是「十不全」。我經常這樣昏死過去,有生命危險,單位怕擔責任,勸我回家養病。

不上班,我失去了生活來源。過多的吃藥,使我染上了過敏症,全身青一塊紫一塊,我母親看著我嘆息道:女兒這不完了麼!這要是有個好歹,扔下一個十多歲的孩子,可怎麼辦呢?母親為了給我治病,只好亂求醫,托人給我請了「大仙」供上了,病不但沒治好,反而招來了附體,遭了橫禍。

這些狐黃附在我身上,讓我無名的產生恐懼,白天不敢出門,在屋裏呆著,總感覺像有人來抓我一樣,怕的我有個地縫都想鑽進去,身體四肢無力,渾身難受,家務活甚麼都幹不了,體重下降到只有六、七十斤,簡直成了廢人。它們不但害我,更嚴重的是害我全家人,我兒子半夜起來不睡覺到處亂走,得了夜遊症;丈夫睡覺做噩夢,嚇的起床發瘋似的撞牆、撞桌子、撞暖氣片,撞的頭上滿是大包;它們還操控我丈夫狠命的打我;全家不得安寧。這哪是人過的日子呀,我的承受力到了極限,我痛不欲生,想到了死,我寫好了遺書。

有一天我丈夫被附體控制,插上門又開始打我,我一邊喊著一邊往屋內牆邊躲閃,一直躲到窗戶跟前,再也沒地方可躲了,我想索性從窗戶跳出去,那時我家剛好搬到樓房,這時我兒子攔腰把我抱住,我拼命掙也沒掙開,我失去理智的照我兒子肩膀頭咬了一口,痛哭著說:讓我死了吧,死了痛快,死了少遭罪,可是我兒子就是不撒手,哭著說:媽,你死了誰管我呀?你要是死了我不上學了,我也不活了。聽了兒子的一番話,我的心軟了,我和兒子抱在一起嚎啕大哭,哭了好一陣子,我對兒子說:兒啊別哭了,媽不死了,你去睡覺吧。打這以後,只要我不睡覺,我兒子就不睡覺,他看著我,怕我尋死,想到兒子幼小的心靈被我輕生的舉動傷的這麼重,我的心碎了,我難過地安撫兒子說:兒啊,媽向你保證,媽不死了,媽只要有一口氣都會陪著你……

就在我活不起死不成的時候,我丈夫單位同事的妻子向我介紹法輪功,說這功挺好的,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去了她家。

那是一九九五年的十月,一進她家,牆壁上掛著師父的大法像和法輪圖形,我看見法像放著金光,滿屋子都是金星,光芒四射,我像進了天堂一樣,高興的不知所措,怎麼會這樣?不會是在做夢吧,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勁眨了眨眼睛,從新觀察眼前的一切,確定這一切是真的,不是幻覺。我決心已定,這個功我一定得煉。她把《法輪功》修訂本給了我,讓我拿家去看。我到家翻開書,眼前又出現了光,這光不是一種顏色,而是好多種顏色,非常好看,真是赤、橙、黃、綠、青、蘭、紫,我太激動了。當天,我從晚上八點看到十一點,我用三天的時間,把這本書看完一遍,我又照著書上的煉功圖,學煉五套功法。書中說的消業狀態我都挺過來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我的病全好了,我再也不用打針吃藥了,我再也不用上醫院看病了,折磨了我二十幾年的病魔,在這暫短的時間,就這麼看看書、煉煉功,不治而癒,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要不是我親身的經歷,說甚麼我也不會相信的,但這確實是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

我病好了到單位看望我的同事,他們驚奇的問我:你還活著哪?我說我活過來了,我煉了法輪功了,法輪功救了我的命。我絕處逢生了,同事們都為我高興,都讓我好好煉法輪功,好好活著。

《九評》發表以後,我請同事們來我家吃飯,給他們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他們都爽快地答應。我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單位同事看到我的變化都認同了法輪大法,他們在我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有位同事在公交車上對著滿車的乘客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

二、師父幫我清附體除狐妖

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和我家人的附體,全部被師父給清理了。徹底的擺脫了附體對我和我家人致命的危害。我們家人,對李洪志師父的威德、超常的法力,佩服得五體投地!

一次,我在夢裏清清楚楚的夢到一個年輕人對我說:不用害怕了,我都給你家裏的環境清理得乾乾淨淨、利利索索。從此,我兒子夜遊症沒了,丈夫不再做噩夢、撞牆了,也知道心疼我了,直到現在再也沒打過我。

但是真正修煉就是一件十分嚴肅的事情,會有方方面面的考驗。有一次,單位分的蘋果梨,我想要給我母親送去,已經走出了家門,一個聲音提醒我:穿件衣服再走。我返回屋裏找衣服,找出一件不想穿,再找出一件還相不中,找了四件衣服,最後一件滿意的穿上了,我發現這件衣服戴著一枚法輪章。剛走出不遠迎面走來一隻大狐狸,我本能的倒退幾步,嚇的頭髮茬都立起來了,這只狐狸站立著躍躍欲試的往我身上撲,我和狐狸周旋著,倒退著走,情急之下我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念頭一出,只見那只狐狸蔫了,我趁勢躲閃開,快步離它而去。待我給母親送完蘋果梨回來時,看見那只狐狸四腳朝天,仰面躺在地上,它已經死了。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把狐狸除掉了。

三、進京證實法 師父一路呵護

正當我沉浸在修煉法輪大法的幸福中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一夥公然踐踏憲法,對法輪功進行了公開、全面、非法的鎮壓,恐怖的氣氛籠罩了整個中華大地,煉功點被迫解散,沒有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抱著對政府的信任去北京或省、市信訪辦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大批量的被抓、被打、被非法關押,這對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為甚麼這樣?一個能使人祛病健身、能給單位家庭節省醫藥費、能使人起死回生、能使社會受益的好功法,非要無端的被鎮壓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好不容易擺脫了病魔,剛找到一條光明的路,活的像個人樣了,現在又不讓煉了,這不把我的活路堵死了麼?!我感到像天塌了一樣,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幾天幾夜哭個不停。我決心去北京找個說理的地方,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用我的親身經歷,證實法輪大法是正的,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救苦、救難、救人命的法,是被冤枉的,李洪志師父是被冤枉的,我看著師父的法像,對師父虔誠的說:師父啊,不管別人怎麼說,弟子對您的堅信、對大法的堅信誰也動不了,我的生命是您給的,可以不要,但想讓我放棄法輪功絕不可以!我選了日子,買了火車票,帶上橫幅,毫無懼色的直奔火車站。

在這之前,聽說火車上查的很嚴,凡是煉法輪功的人、連同身上帶的法輪功的物品,一律查禁,不准進京,我不聽這邪勁,我要做的事誰也擋不住。果然,我乘坐的火車,是護送一批轉業軍人的專列,沒有任何查檢,我心裏非常明白,是師父保護了我,我才能平安到達北京,一路暢通無阻。快到金水橋附近,我被人跟上了,我往哪走,他就跟我往哪走,還跟我套話:「我也是幹這個的。」我跟他嚴肅地說:「你願幹啥就幹啥,別跟著我!再跟我就報警了。」他聽我這麼說沒趣的走了。

甩開了跟蹤者,我來到了金水橋,展開了條幅,發自肺腑的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還我清白!釋放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我連喊了兩遍,我身邊所有的人,臉都朝向了我這邊,我哪裏知道,天安門廣場布滿了警察、武警和便衣,專門等著抓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幾個警察走到我跟前說:「別喊了,都聽到了!」他們把我帶到北京朝陽看守所,這裏關押著很多法輪功學員,他們把每個法輪功學員單獨叫出去,挨個提審,讓報姓名、住址,拒報的就狠狠的打。我看警察打人太狠了,看不下去了,就主動走了出去,警察說「沒叫你怎麼自己出來了?」我說:我為甚麼不能出來?警察說「你幹甚麼來了?」我說證實法來了。警察說:告訴我,你家在哪住?放你回家。我說:我沒有家,我要跟我師父回家,現在我師父受誹謗,大法弟子遭迫害,我要站出來說句公道話,我來晚了,我對不起我師父。說著我哭了起來。警察接著我的話茬說:來的不晚,正是時候。然後給我檢查身體,說不適合關押,就把我放了。

四、黑夜裏的光

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我白天學法,然後面對面的講真相,有時晚上出去貼真相粘貼、掛真相條幅。

有一天凌晨三點,我帶著很多真相粘貼和條幅出了家門,外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由於看不清路,深一腳淺一腳的,走的很艱難。突然眼前出現了光,這光就在我的腳下,有七、八十公分寬,一米多長,在我腳下延伸,我走到哪,這光就照到哪,我心裏樂開了花,直到我又快又好地把粘貼全部貼完,條幅全部掛完為止,這光才自動消失。

五、全家得福報

修煉了法輪功,我的精神狀態與身體狀況,和從前有了天壤之別,全家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他們認同法輪功,認同法輪功師父,都非常支持我煉法輪功,姐姐和母親也修煉了法輪功,在我全家人身上,連連得福報的奇蹟也頻頻出現,每個人都有得福報的真實故事,這裏只舉在我丈夫身上發生的兩個例子。

我丈夫是汽車廠鑄鋁車間的工人,負責用推車往料台上推鋁料,每塊鋁料都是十幾斤到幾十斤不等,有一天,我丈夫正推著滿車的鋁料走著,腳下不慎,身體和料車同時失去平衡,整個料車砸在我丈夫身上,工友們看到此景,都嚇壞了,急忙趕過來扶起料車,把我丈夫扶起來,我丈夫站起來,撲了撲身上的土,摸摸周身,看看腿腳,連皮兒都沒破。工友們驚喜的說:回家吃喜去吧!丈夫下班回家,一進屋就衝我說:今天吃喜吧!我問為甚麼要吃喜呀?丈夫說撿條命回來,然後跟我說了事情的經過。

還有一次,丈夫又和我述說一件事,由於工作的一時疏忽,造成機器爆炸,隨著一聲巨響,用丈夫工友的話說,好像地震了,爆炸後,大鍋蓋似的鐵器,崩飛起來,在丈夫頭頂上旋轉著飛落下來,不知甚麼原因,在爆炸前一瞬間,丈夫處於蹲的姿勢,如果是站的姿勢,腦袋就被削掉了。丈夫的工友們說,老王啊,你是哪輩子積了大德了,不然這回準沒命了。

聽了丈夫的述說,我的眼淚就下來了,心裏無限的感激師父,謝謝師父,救了我和丈夫,謝謝師父,給了我和丈夫第二次生命,謝謝師父,使我全家人得了福報。在此代表全家人感恩師父!

結語:

我曾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對家庭對社會沒有多大貢獻的,被病魔纏身將要走到絕路上的廢人,就這樣被法輪功師父一分錢不要的,毫無條件的給消減了病業,救了我的命,並且用宇宙法理把我的靈魂重塑。如果不是神佛的境界、如果不具備高層生命超凡的智慧與能力、如果不是下世度人的覺者,世上哪一個人能無償的做到這一點呢?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踐踏憲法,以權代法,在中國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對法輪功的所有說辭,百分之百的都是謊言欺騙,造謠誹謗。江澤民把共產黨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形成的邪騙手段運用到極限,煽動中國人對法輪功的仇恨。我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在生命垂危、幾近絕望中,被法輪大法救贖,起死回生,蒼天有眼作見證,我有權利、有責任、有義務向中國人乃至更大範圍的人講清真相,以我個人的親身經歷,足以證明,法輪大法是救人出苦海的法,是教人向善的法,是救人命的法,只要你相信他,只要你有修煉的心,生命就會得到永久的福祉,生命時時刻刻就會得到他的呵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