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實實在在」的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四日】有一次,我在對照讀、背師尊的《論語》時,發現背誦中漏掉了「實實在在」這個詞,這句法是:「探索中也只能侷限在物質世界之內,方式上是當一種事物被認識了才去研究它,而在人類空間中摸不著、看不到的、但是客觀上存在的、而又能實實在在反映到人類現實中來的現象,包括精神、信仰、神言、神跡,在排神的作用下從來不敢觸及。」[1]

於是,我提醒自己背法時要入心,不要漏了「實實在在」。但在後來的背誦中也有數次漏掉,或者不注意的滑過去、到底漏沒漏掉自己也不清楚。

修煉無小事。我開始思索為甚麼沒能做到每次都入心背法?漏的又是「實實在在」?如果沒入心學法,那不就像常人說的「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嗎?那不就是雖然人在學法而主意識卻沒有得法嗎?

又想到前階段再次學《法輪大法 大圓滿法》,發現自己在煉第五套功法、打手印時,向斜下方伸直的手居然沒有按照師尊說的「再轉掌心朝外」[2],而自己不太確定這種錯誤有多長時間了。

師尊告誡弟子要「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3],我卻在學法和煉功時犯如此錯誤,深入想來,根本上是對待修煉的態度問題,有沒有按師尊說的「實實在在」對照自己的言行「做到」了。同樣,在社會這個大修煉場所,修煉涵蓋了我們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事無巨細,要實實在在修去其背後隱藏著的執著心。

往往在面對一些「大的」問題和矛盾時,我們能作好「心理準備」「迎接」考驗,但對看似細枝末節的小事,卻很容易滑過去。就像昨天,我等電梯外出,電梯快到時,聽到同樓層拐角的走廊有說話聲,有人在鎖門,顯然也要乘電梯,而我卻在進電梯後趕緊摁了關門鍵,心理上想避開與他們同乘一部電梯。梯門合上的瞬間,聽到他們到達電梯間的聲音,似乎只遲了半秒鐘。我當即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太不善了,是為己的、為私的,前後或許只需花三、五秒的時間即可方便別人,我卻主觀上不願意這樣做。深入找自己,還有嫌麻煩、惰性在其中,「懶的」與他們碰面,因為這樣省心啊。再往深裏說,沒能夠一走一過把慈悲留給別人、不夠堂堂正正。

常人還說「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呢,自己的行為豈不是連常人都不如了。

另一件小事,我也印象深刻:一次從大樓裏出去,推開大堂門時,一位「清高」的年輕人碰巧「趁便」跨入,好像我這門是專為她開的,當時就心有不快。過後想來好笑,一個修煉人,在這些不足掛齒的小事上也能栽跟頭,人家這不正好照到了你自己一顆不夠寬容、不夠忍讓的爭鬥心麼?還有那顆不想、不願意吃哪怕一點點小虧的計較心麼?

有時候,在一些公共場合,與某個同性或異性的陌生人暗中生出一股微妙的「較勁兒」心理,表面上可能是因為對方走路更快些、或穿著更時髦、氣質更好些、甚至是拿你「不當回事兒」些,在修煉人身上反映出的卻是一顆顆執著的人心:爭鬥心、妒嫉心、色心、瞧不起人的心,以及共產邪靈宣揚的「結果平等」的心,等等。

也有些時候,同修之間談論起實修,法理上知道是要修自己,但談不太具體,少了些「實實在在」的向內找自己、修去自己的執著。明慧網十月二十三日《對「不會修」的一點淺見》一文,同修也具體談到「生活中的小事其實不小」。

我還想起了生活中的某些情形,比如:去餐館吃飯,偶爾某個菜可能沒及時上桌,我們會催一下,再沒上來,就「假」說:我們已吃完了,要埋單了,那個菜就不要了,給取消吧。通常這樣說時,服務員會答:菜快好了,沒法取消啦。然後,很快的菜就端上來了。其實,我們本意並非要取消,只是採用這個「手段」去催餐館。當我們這麼說時,至少是缺乏真,當然也談不上善和忍了。可我們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這種「常人式的做法」真是不好,有時候常人都未必會這樣做呢。

我體悟到,作為大法的修煉者,更應「懷大志而拘小節」[4]。每一件表面不起眼的小事背後,都可能反映出一顆必須修去的人心,我應該實實在在的找到自己的各種執著,修去它,使之無所遁形。修煉的路上,我還需要更加勇猛精進。

目前的一點點認識,如有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