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夢境

——對當前我地大法弟子整體修煉的思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我到過很多的學法小組,見到了很多的大法同修,聽到了很多同修不同的言語。回想之餘,感到很是嘆息,讓人感到沒有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而時間又是很緊張。因此把夢中多次出現的景象寫出來,以示警醒。

夢境一:很大的考場。很多人都在參加考試,但是卻出現很多的人在相互傳抄同一張卷子,逐一傳遞,很是有序。

作為修煉人,我悟到被傳抄的那份卷子,就好像我地協調人的言行。眾多修煉人都把本地協調人的言行當成榜樣,大家都在模仿,更甚者在人維護人;時間長了,就成了典型的學人不學法。師父在早期的講法中就明示:「我不能和每個學員見面,特別是在中國大陸這種情況下,在學員見不到我的情況下,不能夠說有事情都要來找師父,所以就只能是以法為師 。」[1]那樣做,跟師父的「以法為師」[1]背道而馳,被人的情困住,看似在修,實則該去的人心卻沒有動,沒有改變,人心不去,哪能昇華?

舉一例子:我地一協調同修已去到海外,與本地還有聯繫。他在海外同修證實法的事遇到困難,需要資金,就與本地同修通過信箱聯繫,說了這件事情。同修有難,大家就幾千、上萬的,集資到本地一個協調此事的同修那兒,又安排一同修匯錢到海外,此事到現在,參與的人還未悟到。有的同修當時出於人情給了錢,但後來跟其他同修交流或理悟到了,又把錢要了回去;還有同修把握不準,向明慧網反應。還有部份出錢的同修幫著收錢的同修和去到海外的同修解釋說大家願意給錢。明慧回覆之意:這是集資行為,嚴重亂法。後來當事同修又改口說,是借錢、自己願意借出錢、送錢。甚至還在調查是誰把問題反映到明慧。

不管怎樣的說詞,言行卻是偏離了法。時間長了還不改,給的機會沒有把握去修,那這個錯就算在當事人的頭上。錯就生業,有業就得還。這不是人為的增了這難?給自己的修煉造成困難,給救度眾生造成影響,給師父的正法造成阻礙。那作為修煉人,敬師敬法、信師信法又體現在哪裏呢?

夢境二:很大的空曠之地,已經修好了很多的漂亮房子,但是人卻沒有在房間裏休息,而是在外面很大的像操場壩子的地面躺著,還酣睡正香。

作為修煉人,我悟到我們很多的人,還不是個真正的「修煉人」,還沒有從人中這個迷中醒悟過來,淡忘了自己來到人世的夙願,淡忘了自己真正的家園。對人中的名利情看的很重,甚至超過了大法。有的人到國外去走走,有的人被「啃老族」拖累的身體出現了病業狀態,有的人還打著麻將等等。

夢境三:曠宇中,層層疊疊、金碧輝煌的宮殿中,飾物亮麗,人物眾多,但中心位子上卻是空著的。

作為修煉人,我悟到師父把我們自己每個人都推到先天的位子上了,隨著正法的進程,把我們應該要成就的宇宙天體體系,已經造就到符合新宇宙的標準,只等人間還有表面人身、適合在人間救度眾生的大法弟子修煉圓滿,一起歸位,由師父安排在那個空著的位子上。這是大法弟子最終修煉圓滿的那部份的展現。這也是師父給予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恩賜、慈悲的體現,這也是師父對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殷殷期盼。還有屬於自己這宇宙體系內的無量眾生對自己的王、主的殷殷期盼。還有代表所屬那宇宙體系的無量眾生對該大法弟子的殷殷期盼。

回到眼前,師父正法已到最後的最後,這也是延續來的時間,讓我們大法弟子抓緊時間去做好三件事。而我地部份大法同修帶著黨文化的那種言行自己習以為常,哪能悟到更深大法之法理?算個修煉人都夠嗆,怎能救的了世人?為了集資或借錢的這件事情,爭的面紅耳赤、你對我錯,製造著間隔。為了名、為了利、為了情等等這些事情,放著世人的生命不去救度的種種表現,浪費著珍貴的時間和精力,還不自知,想想自己有沒有那個威德坐在那空著的位子上?想想自己離那個威德還相差多遠?自己應該是原地踏步?還是快走?還是小跑?還是快跑?還是緊追?……

也許言語過重,也許看問題不夠全面,也許所說的問題中包括筆者自己。在此說說,還望修正。我們大家遇到問題正是改掉向外看、向外求的習慣的機會,都應該學會修自己,養成修自己的習慣,更不能忘記修自己、沉浸於向外看。向外看是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