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的收穫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在二十年的修煉過程中,通過學法知道,每隔一段時間,法對你的修煉都有不同的要求與標準。雖然有時從法理上也能知道一些,但就是覺的,自己修的很「浮」,不紮實;更何況還有很多意識不到的,當然也就無從談起修好了。也許是我修煉境界的限制吧,各方面包括悟性與實修都像到了一種「瓶頸」的狀態,總也突破不了。

以前在聽同修交流中談到「背法」效果很好,我對此總有一種「望而卻步」的畏難心。一次腦海中一下閃出「背法」兩個字,同時感覺到一種強大的能量溶入了我的大腦及整個空間場,那一刻我感到了祥和與正氣十足。我忽然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呢,師父在加持我呢,我應該「背法」,慈悲的師父已經為我清除了一切障礙我背法的一切邪惡因素。

下面僅從背法以來談談自己的修煉體會。

一、打坐腿不疼了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二十年來幾乎都是綁著腿煉靜功,而且煉一個小時的靜功如坐針氈,疼的齜牙咧嘴,骨縫都感覺裂開了,有時從結印開始,有時剛過十分鐘就開始疼,不管疼多長時間,中間沒有一秒鐘的間隔,就那樣搖晃著挨著。對以上的情況,也經常發正念,找同修切磋,都好像無濟於事,疼痛如常。

沒想到剛堅持背法到第六頁、第七頁時,在煉靜功時,腿沒有以前那麼疼了,只是稍微有一絲絲脹脹的,有時真的能體會到師父說的那種「定下時會出現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1],而且腿也不自動往下滑了,也不用繩子綁了。

二、法理明晰了

以前如果有同修說我,「你沒有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我想我可能會和他急,但其實我真的在有些法理上沒有意識到舊勢力對我的迫害,還一直誤認為自己法理清晰、正念很強。比如在情慾、色慾方面,就一直沒有完全意識到舊勢力對我強加的和被它加強了的東西。

在背《轉法輪》第二講時,由於思想中在想如何清除情慾、色慾方面的事情,大腦中忽然閃出一句「那不是在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嗎?」,我眼前一亮,對呀,我這不是在承認了它嗎?!自己一直在「努力的向內找」,努力的向內找,殊不知前提是在承認這一切都是我生生世世自己主動造下的業力,因此現在必須「承受」、必須「面對」這些苦難,包括精神上的和物質上的,在「無可奈何」中發正念否定,那能否定的了嗎?

以前在夢中,一個舊勢力的生命在我面前翻著一本像畫冊一樣的東西,那畫冊還會動,裏面的每一頁分很多小格子,每一小格都是栩栩如生的活的、動的像故事一樣的情節,一種意識告訴我,那裏面的每個故事的主角都是生生世世真實的我,大多是女身像,在情、色、欲上造下了很多的業力。所以在以後,我有意無意的把這些舊勢力的安排當成了我的主意識自願經歷的,在承認中否定。其實冷靜下來想想,師父在講法中已經告訴過我們,這都是舊勢力的安排!是啊,舊勢力安排你扮演甚麼角色,你就得按照它安排的過程走,而那時的結局也是它早就定下的,你還「沉浸其中」,為此而哭、而笑、而喜、而怒!現在想想,真有些後怕,為自己悟性太差而懊悔。當然,遇事向內找是對的,是法對修煉人的基本要求,是在法中,按照法的標準修自己;但絕不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下所謂向內找,這永遠也否定不了舊勢力的安排!

悟到這些後,我發出了強大的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進來的和被它們加強了的安排,清除所有和這件事情有關係的、不願同化大法的、已經不配大法救度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我自己有能力做到的,自己清除;自己能力不夠的,求師父為我做主!

就這樣長時間發完正念後,感覺自己像從一個殼裏跳出來一樣,很舒暢,有一種站在高處低頭看世間的感覺一樣。同時那些個麻煩、消極、自卑、求安逸心等在以前只認為是一種「意識形態」上的東西,但其實它就是實實在在的負的生命,以及那些不好的觀念、外來思想,我清清楚楚的知道這些低靈被我識別出來,並正在被法賦予我的正念威力清除、解體!

在其它方面也是,默認「修不好就會被迫害」、「有執著就會被干擾」,現在都認識到,這些都是沒有達到全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而「向內找」是修煉人在大法中按照大法標準實修的機制、是法對我們的要求,真的不是去承認舊勢力破壞性的檢驗,更不承認舊勢力本身!

三、踏踏實實的修

現在通過堅持背法,師父的法不斷點化,能真正做到靜下心來發正念了,而不是以前用人的意志力去抑制了。自己以前覺的法理上也知道,不能把修煉當作生活中的一部份;但在實修中不能完全做到常人生活是修煉的環境,從而經常用人心對待,不能時時做到靜下心來發正念,幹事心、執著自我安排的心很強。尤其是晚上十二點的全球同步時間發正念,總是以「注重質量」為藉口,這麼些年來,幾乎沒發幾個像樣的正念。實際上是法理不明、怕吃苦、求安逸心、執著自我安排,沒跟上正法進程。

近一個時期更明確的意識到黨文化這些不好的因素了。不讓別人說的心很強;做事敷衍、不願承擔責任、老好人(就是常人中所說的和稀泥),這些都是常人中「偉、光、正」的具體表現。在常人這個環境中,總想讓別人都認可自己,「重視」自己,求名的心,表面的藉口是「為了證實大法」,實則是在證實自己。還有一點,就是做事時,總想表現自己、表達自己的想法、出人頭地、不尊重別人、隨意打斷別人的說話,心裏只想著自己、執著自己的想法,其實現在想想,這些思想念頭太自私了。自私心修不去,怎麼能出「慈悲心」心呢!

我時常在想,我怎麼才能達到心無雜念,只留「慈悲之心」呢?「慈悲」,那是一種甚麼樣的感覺呢?一次在夢中有不好的生命在追著迫害我,我的力量明顯不敵它,就在絕望中,正念一出,大喊「師父!師父!快救救我!」瞬間,一束光耀無際的光芒射過來,同時急速籠罩了我的空間場,邪惡頓時被銷毀;我沐浴在佛光普照中,那種祥和、愉悅的感覺無法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口中喃喃自語:啊!慈悲!這種感覺就是慈悲……

以前看到其他同修的不足,嘴裏不說甚麼,心裏在想:他們修的真差勁,這點事還糾結個沒完,甚至感到自己修的比他們好。現在想想,真是羞愧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怎麼能有那種想法呢?且不說自己修的怎樣,單說這個念頭一出,就已經快「自心生魔」了。我們每個人都是師父從地獄中撈起來的,同化大法、助師正法是我們生命的榮耀!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三、動作機理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