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心背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我今年八十歲了,最近我開始背法了。為甚麼才想起背法?讓我從頭說起。

今年九月份,我犯了幾個剛修煉時都不會犯的錯誤:

有一天,我跟一位四十多歲的女士講完大法真相後,看到路邊綠地旁的矮牆,我說了聲再見,一步就翻過了牆。想讓她看看,修大法的我,多麼不尋常,上了牆還能跳下去。就在騰空的一剎那,頭重的像灌了鉛似的往地上紮。過路的男士驚叫了一聲「哎呀」,一股力量一下子把我往地上砸的身子扶正了。

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心神未定中,我明白了這是顯示心膨脹的後果。我很羞愧,又給師父添麻煩了,都修煉二十一年,顯示心還這麼重,關鍵時刻把法給忘了。

還有一天,我參加同學聚會。昔日的老同學,有的拄著拐杖,有的病怏怏的。我坐在席間,看看他們,又看看自己,心裏總有高人一等的感覺:還是自己身體好,要不是修大法,我也得像他們那樣。歡喜心一起來,回家的路上就摔了一個大跟頭,全身都痛。我爬起來,低頭一看,褲子摔破了,再看膝蓋也出血了,臉上沾了很多沙子。痛定思痛,就是那個歡喜心在作怪。顯示心、歡喜心……這些修煉初期應該去的執著心,在我身上表現的還是很強烈。

回想自己修煉的路,平時大都是我行我素,不在法上。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法我是學的不少,為甚麼沒得著?有時為了多學法,為了完成自己的學法計劃,像完成任務一樣,一目一行,過目不過心,用人心去對待這部天書。有時別人讀法,我竟然睡著了,輪到我讀時,我都不知道該讀哪兒了,還一次次的錯過讀法的機會。自己讀法時,思想溜號瞪著眼睛丟字,就這個狀態怎麼能得法?

師父說:「你要不能夠真正的去修,你甚麼都得不到。你不能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也是甚麼都得不到。心性的提高,那才是真正的提高。他天天練功像做體操一樣,就能不死?我說那是笑話。他天天練功,他的心性不得到提高,他練的功我說等於做體操。可是就差那麼一點點,那他也是很難改變的。你改變了,你放下常人的觀念,你都能做的到,你就是神;你做不到,就是人。但是都能做的到談何容易呀?沒有一個慢慢的修煉過程的思想基礎,你叫他放下他也放不下!」[2]看了師父的法,我想唯一能得法的辦法就背法,頭腦裏裝著法,讓法理指導我的行為。

一想到背法,我還是有些打怵:年齡大,記憶力也不太好,甚麼時候能背完啊?看了同修對於背法的交流,介紹了幾種背法的方法,我就照著做:一句一句的背。背著、念著、背著、想著,想著師父這句話告訴我們甚麼?除了字面的意思,還有哪些深層的涵義。對照法理我做的怎麼樣,還差多少……不管我能記住多少,只管在當下背法。

師父在「顯示心理」一節中講:「平時自己為了名,為了利得到一點好處,張揚張揚,顯示顯示:我有本事,強者。」[3]如果早點背法,我怎麼會在八十高齡時跳牆呢?如果我在背法中,認真想想:那個顯示心理和我有甚麼關係?我有沒有顯示心?體現在哪些方面?真後悔沒有早點背法!好在正法還沒結束,好在師父還在等我提高,好在,我終於明白過來了甚麼是實修。

我曾向師父承諾:不管我能記住多少,我都要恆心背法。在背法的日子裏,我收穫頗多,感到自己正發生著前所未有的變化:通讀大法的心誠了,救度眾生的心善了,放不下的人情淡了……

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