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一年多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大法的,當時心情激動喜悅,無以言表。那時就開始了背法,由於沒有恆心毅力,只是背了兩頁半就不行了,當時背法方法不得當,背了後邊的就忘了前邊的,再從新背,心想這啥時候才能背過呢?背法的信心受到打擊,就不背了。

二零一六年我又想背法了。原因有好多種:學法犯睏,腦子裏太亂,思想業太重,還有一點:想走捷徑,認為背法是提高自己同化大法最快的一個辦法。想法有了,下決心背吧。下決心好難啊,這麼厚的一本書這啥時候才能背完呢?當時我就想,一天背一頁一年能背完,一天背兩頁半年就背完了。我覺的一天背兩頁還行,我能做到。哪天開始呢?再過兩天就是「四﹒二五」了,從那天開始吧。

剛剛開始背法的時候,師父鼓勵我,有那麼幾天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像羽毛一樣輕飄飄的,非常美妙。兒子知道我背法後說:「媽媽,背法要持之以恆啊!」我知道師父借他的嘴點化我要堅持下去。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那時真是精力旺盛,信心十足,不困、不累、不疲倦,每天背到半夜十二點發正念,七月十二號第一遍我背完了,七月是高考學生收穫的季節,也是我的收穫季節,大概是七月九號晚上我做夢給我送來了一份大學錄取通知書,我考了520多分,錄取分數線是480多,我好高興啊!醒來後我知道是師尊鼓勵我呢。

我背法的辦法很笨,就是一句話(有標點符號分割開就算一句話)分成幾個字來記,一句一句的背,再把四、五句話串起來,最後整段串下來背,那真是死記硬背啊,為了背過而背過。前兩遍就是那麼背過來的,這樣背法太費勁了,第三遍的時候,師父可能看我太笨了,就借用同修的嘴來告訴我,她是怎麼背法的。同修告訴我是這樣的:念幾行,念兩三遍,自己背一背,差不多就能背下來。後來我也試著用這個辦法來背,啊這一下就不一樣了,省時省力。每次背完一遍就感覺不一樣了,有一次背完了一遍,就發正念,那次發正念和平時不一樣,感覺身體裏的每個細胞都在開心的笑,我想他們肯定特別高興,我在背法的時候他們也在同化大法,能不高興嗎?

通過背法我的腦子清淨了,不胡思亂想了。打坐能靜下來了,發正念也好很多了。原來和同修出去講真相害怕,後來隨著大量背法,再出去講真相不再那麼害怕了,心也沉穩了,講出的話不感覺那麼發飄了。

通過背法我還發現了自身的好多缺點,自身的缺點自己平時意識不到,靠別人指出來也很難,有的沒表現出來,有的表現出來人家不說自己也不知道。法能正一切不正確的,這些缺點被我發現了,我就把它們都糾正過來。我幾乎把空餘的時間都用在了背法上,當我過關的時候,我發現比較容易過去了。因為我剛剛放下書時間不長,或者師父把法打到了我的腦子裏,那時雖然做不到心不動,但基本上還能守住心性。

通過背法我突破了早起晨煉的障礙,現在我能每天三點四十起床煉功了,原來也曾經早起晨煉,但是不行老是覺的沒睡夠,一天沒精神哈欠連天,像是一宿沒睡覺上夜班的感覺,後來沒辦法放棄了。現在我早起晨煉後,能正常的上班工作了,不再有疲憊睏倦的感覺,剛剛開始的時候也是師父的加持,在此感謝師尊!隨著背法我的主意識越來越強了,我發現腦子裏的想法很多不是來源於主意識,是外來信息,或者執著心的指使。

最近一段時間背法遇到了干擾,有時我拿起書要背法時,就是不想背,覺的胸口上邊堵得慌,真不想背啊!我想這不對勁兒呀,原來我背法的時候我覺的挺快樂的,現在怎麼是這樣呢?這絕對是干擾。遇到這種情況時我就發正念:清除干擾自己學法背法的一切邪惡生命,讓它們死。發完正念再背法就好了,一切都正常了。

同時發現了假我的存在,這個假我很自私,很會保護自己,它積累了很多經驗,它很熟悉自己,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環境它知道應對的辦法。所謂的不假思索脫口而出都是它幹的。最根本的目地是保護它不受傷害,得到更多的好處。當我正念很強時,我會否定它,用大法指導自己去做事,但有放鬆時就被它主宰了自己的言行。

我雖然背了七遍法了,但我還是不能夠時時用法來嚴格要求我自己,我沒有用法來時時約束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稍稍一放鬆時真正的我就不主宰自己了,後天的我就起作用了,那時做事就不是修煉人所為了。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今後我應該時時事事努力的做到實修。

以上是我近一年多背法的體會,我把它寫了出來,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