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抄法使我的主意識越來越清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五日】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身肩重大責任,又要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又要穩健的做好三件事,我們又身處中國大陸這樣的社會環境中,邪惡迫害仍在繼續,社會道德仍在下滑,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們更應努力做到能靜心學法。師父說:「大法是宇宙的法,是成就生命的法,要想得到他,就必須認認真真的靜下心來不斷的學習,讀懂他,按照法的要求做人,做一個修煉的人,這才是大法弟子;煉功是修煉的輔助,兩者缺一不可。」[1]

一、背法,使我在上訪的路上不迷途

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每天晚上我們許多大法弟子在一起讀《轉法輪》,自己感覺嘴在讀法,思想卻跑了,沒有靜下心,也沒學到法,從那時起,我就開始背《轉法輪》。第一次背法,真的很難、很苦,一句法讀很多遍才能背下來。中午利用休息時間抄經文,假期抄《轉法輪》,一直堅持到九九年七二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的早晨,我們正準備煉動功,就有人說政府不讓煉法輪功了,借給我們晚上學法用的教室也收回了,就這樣我們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因為邪惡的迫害鋪天蓋地,從未經歷過政治運動的我不知如何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但修煉大法的心沒有變。

同年十、十一月份的時候,聽說有許多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讓政府知道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是一群好人,是按照真、善、忍的宇宙法理在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當時心想:我也要去!學校放假了,我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車。好不容易來到了信訪辦,可是他們下班了,得等到下午。我轉身離開了信訪辦,正走著,一個男士推輛自行車追上來和我搭話,他說他是修法輪功的等等等,他說他請我吃麵。一邊吃麵他一邊講甚麼被抓了怎麼怎麼的,讓人害怕的事兒。因為心情不好,一大碗麵我怎麼也吃不完,我就說我不吃了,他說他也不吃了。我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修法輪大法的。我說我回去了。他也安心的推著車子走了。

我坐上了去天安門的公交車,我到天安門廣場去!在車上我差點哭出來,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對我們這樣?我強忍著淚水來到了天安門廣場上。那天是晴天,廣場上有不少的小雪堆。我在廣場上來回走,警車在廣場上一會兒轉一圈,一會兒轉一圈。心想:我得在警車沒來的這點時間內找個乾淨的地方打坐。又想:如果這樣做了,被警察帶回去,我就沒有工作了。轉念又想:我來到這裏的目地是甚麼呢?不就是要說句「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嗎?」自己修大法六年多了,在大法中受了那麼大的益,工作又算得了甚麼?就這樣一橫心,靴子都沒脫,坐在地上雙盤腿打坐。第五套功法的手印都沒打完就被警察拽了起來,馬上圍上來一些人,我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我被他們推上了車,走到後排剛坐下,一個年輕警察走過來就開始打我耳光。一會兒又上來一位十八、九歲的小伙子坐在我的左邊,那男孩說:「你別打她!你打我!」我知道他也是大法弟子。

我被本省的公安接回他們租住的賓館,其中一個警察對另外一個警察說:「不是回去了嗎?怎麼跑天安門去了?」我知道那個請我吃麵的人也是個公安。

後來被單位的人接回去送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扣下了我的身份證(我就一直沒有身份證),又被派出所送進了戒毒所,被非法關押了十五天。再後來被單位下了崗,失去了工作。

二、繼續背法

二零零三年六月一日,我又下決心開始背《轉法輪》。

為了在坐車、走路時也能背法,我就按照《轉法輪》的排版,把法抄在白紙上,用紙殼做一個小盒子,把抄好的法裝在裏面,這樣不會把紙弄皺,放在包裏,坐車可以拿出來背,因為字太小,別人也看不清上面寫的字。一直到現在,每天堅持一到兩小時雙盤起腿抄法,在一筆一筆認真抄法,一句一句背法的時候,思想不會溜號,全神貫注,腦子中是師父的聲音,背法的時候會悟到法的內涵,但又沒法用人的語言說出來,只有自己用心去學時才會有所領悟。

法裝的多了,又能堅持靜下心來學法,那常人中的執著心也會慢慢的淡了。相反,如果學法靜不下來,在看《轉法輪》時,腦子中翻的都是常人中的事,就沒有按師父的要求做好,就會影響做好三件事。

背法,還給我帶來一個很大的變化,在我煉第五套功法時,以前在入定時總是要迷糊,不是很清醒,隨著背法時間的推移,現在我在煉第五套功法時,頭腦清晰,不迷糊了,知道自己在煉功。

三、自己提高了,身邊的親人也會跟著發生變化

妹妹在懷大寶、二寶的時候,也堅持抄《轉法輪》,因為工作、家庭瑣事的繁忙,使她很少有時間學法。有時間去她家看大寶、二寶的時候,我們儘量擠時間一起學學法。現在社會這麼複雜,很多負面的東西吸引著她們,為了增強正念,只有學法。

有一次,她們都去買菜了,只有我和二寶在家。幾個月大的二寶躺在床上,吃著手玩,我說:「二寶,大姨給你讀師父的《論語》吧!」我就捧著《轉法輪》給他讀,他兩眼看著書上的法輪圖,不吃手了,很認真的聽著,我給他讀了兩遍,他認真的聽了兩遍。妹妹回來我對她說:「別看他小,他也能聽懂呢!以後有時間你也讀給他聽。」這次見面,我問她:「這星期你給二寶讀法沒有?」她說:「我給他讀了三次呢,真的,我給他讀法的時候,他不吃手了!聽的很認真呢!真神奇!」我高興的說:「真不錯!繼續努力!」

大寶七歲多開始學法的,她對我們說師父讓她四歲半開始學,可到四歲半的時候,我們讓她和我們一起學的時候,她卻說她還要玩兩年。等到七歲多才正式開始學大法。每次見面,我們儘量擠時間在一起讀《轉法輪》,對我們大家的提高很大。

一次,我正在切菜,就聽大寶在客廳喊:「大姨爹,你來給評評理!」大姨爹說:「評甚麼理?」她委屈的說:「前天和爸爸媽媽去吃媽媽同事的滿月酒,在吃飯的時候,我正要夾魚,就被媽媽轉到另外一個小朋友那去了,我差點哭了,那是我最喜歡吃的魚,爸爸也批評我,說我吃飯要注意形像,可那已經轉到我面前了,就該我夾魚的!他們不講規矩!」大姨爹不知該怎麼說,這時妹妹走過來說:「我來還原當時的情景啊,我們那一桌有一位老奶奶帶著她三歲多的小孫孫在一起吃飯,剛上一盤清蒸鱸魚,放在大寶面前,大寶正要動手夾魚,三歲多的小孫孫喊著我要吃魚擺擺,我聽到她一喊,就把魚轉過去了,大姨你說,這個時候應不應該轉過去?」我說:「當然應該,因為你比她大好幾歲呢!應該讓給她。」這時大寶哭著說:「她們不講規矩,按理應該我先夾魚的,她們不講規矩!」我心想:她的心結在這兒,怎麼辦呢?沒有別的辦法,我找來師父的經文,找到《真修》這篇,我說:「大寶,你看這兒,我讀給你聽,你看著。」我們一起學了兩遍後,她一下明白了,喜笑顏開了,沒事兒了。是師父的法打開了她的心結,讓她明白了。過後她對大姨爹說:「我還以為自己是怎麼下來的呢?是變的不好了下來的。」

由於邪惡迫害,我們不能經常回家看父母,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他們的身體都很健康!也陸續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隊伍中,讓我們在外能安心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阿根廷法會的賀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