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實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三日】我修煉的環境比較窄,接觸的人也不多,平時就是上下班所謂的「兩點一線」。我把我近年來如何在工作瑣事中實修的點滴體會寫出來,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一、與同事的接觸中提高心性

我在科裏是個小小的負責人,年紀又比他們大一些,在工作的安排和接觸上一般都較受人尊重,科裏的大部份同事都或多或少得到過我的幫助。

有一段時間,有一個年輕同事也許學歷較高,特別自我,對我安排的工作不理不睬,問他有甚麼意見,他也陰陽怪氣的,一副清高自私自我的樣子,不按我安排做事,不尊重我,還在工作上對我呼來喚去的,背後還不時的亂說我,給我造成很大的工作和心理壓力,刺傷我的自尊心。

我曾經給予他很多幫助,他不但不感激我,好像蠻應該似的,影響科裏的工作,科裏的其他同事都有意見,也為我打抱不平。那一段時間,我真受不了!我很想對他發威或想想辦法把他趕出科室,在我特別難受的時候,回家與我妻子說,妻子也叫我不要他。

那天,他又一次刺傷了我,我當時很是惱火,很想發火,在我很無助的關鍵之時,大腦中突然有一個聲音在重複說:「修煉人 自找過」[1]「修煉人 自找過」……

這是師父在《洪吟》中的詩詞。我趕忙打開我存放在手機裏的《洪吟》,不知不覺讀了好多遍〈誰是誰非〉:「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

我發現自己黨文化的爭鬥心很重,凡事要爭個輸贏,哪像個大法弟子!我曾經給這位同事講過真相,要是大發脾氣,怎麼證實大法救人啊?修煉人怎麼連這個也控制不住自己啊?怎麼是這個狀態呀?!

回家後,學到師父的講法:「大法弟子作為一個修煉人,看問題和人應該是反過來的。有的人覺的碰到不高興的事了就不高興了,那你不就是個人嗎?有甚麼區別呢?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2]

這不是在說我嗎?我平時是怎麼學法的啊?學法的時候都懂,怎麼一遇到事情,就想不起修自己了?想到的全是人中的利益、自尊、面子,求的是別人對我的恭敬尊重、安逸舒服,這哪裏像一個修煉人!我執著的這些是修煉人要去的人心啊!忘了自己講真相的目地是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這不是在證實大法,是在證實自己啊!學法為甚麼不入心呢?是因為在學法中,沒有對照自己向內修,是為了學法而學法走形式。師父告訴我們:「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3]。

經過一段時間大量學法和感悟,時常聽、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感覺我心的容量在擴大,我體會到了甚麼才是實修,怎樣修心性,也體會到只有在平時的工作生活中、在一思一念上對照自己,按修煉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才會不斷提高心性,這樣才叫實修。

這件事經過我反反復復的感悟,最後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主動找同事交流,通過幾次我真誠的交談,真心的為對方著想,解開了我倆的疑團。現在我和這位同事相處很好,用他的話說,他現在知道了誰是真正關心他的人,並且在工作上也比較主動認真。真是修煉人放下人心後,看似過不去的「難關」就會順利的過去了。

二、與推銷商的接觸中智慧的證實法

平日裏經常有推銷商來科裏推銷產品,時常在我的辦公室聽他們介紹和交流產品。我悟到在我平常工作中所遇到的人都是來聽真相的有緣人,但是我一直不敢和他們講真相。一是怕暴露自己不安全;二是怕這類人只關心生意好壞,即便答應了我「三退」也只是應酬我、應付我;三是怕我為了給他們講真相讓我在工作中陷入被動。所以一直以來不願給這類人講真相,偶爾給有合作的經銷商講真相,也發覺他們有應付我的感覺。

近年來,通過我不斷的學法,系統的把師父所有的講法認真通學,時常遇事向內找自己、突破自己,發覺有很多觀念擋住了自己。怕這怕那、患得患失,這就是用人心在想問題啊,要養成站在法上看問題、用修煉人的標準想問題的習慣,多在法上體悟,多在自己內心骨子裏找原因。

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4]。慢慢的我試著先用心站在他們的角度和他們真誠的交朋友,就像嘮家常一樣,真誠關心他們的生活和工作,一邊還在內心求師父加持清除干擾他們明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從社會亂象到業內不公,從共產體制到官場腐敗;從環境污染到人心道德,從傳統思想到黨文化的毒害等等都是我們談論的話題,往往在師父的加持下,都很自然的談論到大法的美好以及「三退」的話題。當然,很多時候,我都是以第三者的方式談論我知道的法輪功的情況,也很自然的引出法輪功是甚麼、「天安門自焚」偽案、活摘器官受迫害的基本真相,以及「三退」得救的真實。

有一次,在和一位推銷商閒談,他談到他從小和父母在新疆長大,並告訴我現在新疆局勢時,說共產黨很暴力,我以問話和思考的方式引導著他得出共產黨邪惡、崇尚暴力、充滿謊言以及破壞傳統文化是非顛倒的結論;他問我出國旅遊沒有,談到他常去東南亞國家旅遊的見聞,比如說他有一次在泰國遇到不認識的泰國人怎樣幫助他們的經歷,說人家一個小國國民素質如此的高,反觀中國人的冷漠自私,無法比較,我也很自然的談到人心道德與執政黨的社會導向、我國的神傳文化、宗教信仰對國民素質的影響。

我說,前不久,我接到一個電話叫我「三退」,我當時在電話中問了很多問題,也知道了法輪功信仰真善忍、遭受無辜的迫害以及「三退」救人的真相,我智慧地用我原來和現在對法輪功的看法對比,解開了對方對法輪功的相關疑問,理性的講出了國家與執政黨的概念區分和天滅中共的天象,用善念告知「三退」保平安以及怎樣「三退」的重要性,結果對方很自然的認可和接受,效果很好。最後閒談結束時,他很激動說今天和我談話受益很多,思維很清晰敞亮,明白了很多原來想明白而又費解的疑問,還說以後有時間還想和我閒談,很有幫助。

我現在重視在工作中遇到的大事小事,努力的看作是提高的機會和證實大法的機緣。有時一下做不好,我就學法對照,一層一層的向內找自己,直到找到平時不注意的深藏的人心,做好為止。

最後我想用師父的一段法和同修共勉:「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5]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