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韻推廣中修心去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在常人工作中,我是一位業務主管,每年都需達到一定的業績責任額,還時常有分組及個人之間的業績競賽,贏了有獎勵,當然若沒達標或輸了就要罰錢或體罰;在這樣凡事以業績為導向的單位,看的聽的說的都是如何汲汲營營追求名與利、身份與權貴。

剛踏入修煉之路,看了師父的講法後,了解人類社會這一層的理是反理,常人工作中所追求的正是修煉人要看淡的、要修去的執著,白天在單位裏被要求要有企圖心,處心積慮拼業績,晚上學了法告訴自己要放下不看重,面對工作與修煉,自己常陷入矛盾跟衝突中,無法平衡二者間關係,一直很痛苦。為甚麼我會覺的苦呢?師父說:「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1]。在痛苦的背後,其實就存在著一顆不願放下的名利心。

隨著一天天學法、同化法的過程中,慈悲的師父啟悟我法的內涵,讓我豁然開朗,打開那困擾已久的心。

師父說:「我們這個法門是在矛盾中叫你自己得功,所以我們要最大限度的去符合常人,從物質上又不是叫你真正失去甚麼。可是在這個物質環境中你卻要提高你的心性。」[2]

師父的法理句句打到我的心裏,要我在這利慾橫流的環境中修煉提高自己,這不就是師父給我們在常人中修煉的形式嗎?修煉是修那顆心,並不是從物質上真正失去甚麼,只要我不看重,又何來的痛苦呢?只要我謹記自己是個修煉人,凡事都以法對照,符合煉功人的心性標準,一定可以擺正工作與修煉間的關係。

工作中業績壓力大,常需辦活動、帶新人、處理行政事務、客戶售後服務,時間完全陷在工作中。業務工作原本就忙碌,還需再挪出時間配合推廣神韻,整天忙的天昏地暗,忽略了根本的修煉,即使是在做講真相的項目也像是常人在做,挫折、矛盾、人心多,很難靜心修煉,修煉腳步一直停滯不前。

我向內找自己的修煉狀況,不僅沒做好三件事,救人也起不到作用。我是大法弟子,是有救度眾生神聖使命的,自己怎麼就像常人一樣把工作當成了名利場,追逐常人中的一切呢?加上白天公眾演說主講常常缺人,讓我思考是否要辭去主管職位,只做基層業務員,有較多的彈性及時間可做好三件事。但當真正面臨要做決定時又覺的失落,反覆掙扎放不下,過程中我看到了自己那顆緊抓不放的名利心。

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3]

我明白返本歸真是我生命的意義,講真相救眾生才是我來時的大願,因此我痛下決定放棄主管職。而就在做出決定,真正放下的一剎那,我竟感到無比的輕鬆自在。

卸下主管的職位,我有較多的時間用以推廣神韻。記的剛開始擔任公眾演說主講時,現場購票率並不高,我思考怎麼會這樣呢?一定是有我沒做好的地方。我向內找發現我太在意、太依賴外在的條件,總覺的要有一個姣好的外貌、一個稱羨的職位,自己才會有更多的信心去面對眾生。其實這是在為自己的虛榮心、名利心找藉口。

師父說:「效果好壞,你不要看對方,是出自於你們的心。」[4]

我只想著用常人看重的外在條件,而不是依靠自己在大法中內在修為的力量來救人,又怎能做好救人神聖的事呢?我這是在證實大法還是證實自己?其實眾生的被救度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唯有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救度眾生的事。因此我開始要求自己做好學法、發正念,重視自身的修煉。往後幾年,神韻公眾演說現場購票率逐年的增加。

至今推廣神韻,擔任公眾演說主講已有六年,我也一直很珍惜這個師父給我建立威德的機會和使命。但這幾年公眾演說的主講人員卻逐年減少,加上有時神韻推廣團隊人員不足時就得身兼多職,做司機、主講、公眾演說結束和公關們賣票及拜訪,常常天未亮就出門,回家時已太陽下山,漸漸身體感覺非常吃力也身心疲憊。久了開始對同修生起了抱怨心,怨同修不願主動承擔,參與的人太少;怨同修甚麼事都不想走在前面,不是等就是靠。當時只向外看而不向內找。

記的一次接偏鄉某國中場次,雖說是向學生說明,但其實主要對像是老師和校長,因此主觀認為就按照成人的方式來演說,並沒有注重學生的理解程度。結果學生們不是睡覺就是講話,現場非常嘈雜,老師忙於管理秩序也無心聽講。當時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推廣團隊組長與我交流,她說:「我們修煉人要為他人著想,演說也是要為他而說,要用他聽得懂的語言,他能接受的方式,為他而講。你的演說內容要根據眾生的情況修正才是。」下意識覺的與這位組長相處很有壓力,認為她要求的太多。我馬上非常反彈的表示:「神韻公眾演說的內容是神聖而嚴謹的,怎可隨便修改呢?」

回去後我靜下心回想當時狀況,再想到最近的說明會都沒出票,過去可不是這樣啊!

師父說:「其實各地推票的情況,就是各地學員的修煉情況和配合情況的真實表現,具體表現。」[5]

想想自己雖然表面對同修謙和有禮、態度和善,但其實內心存在對同修埋怨、委屈、看不起的心;而同修有意無意對我的讚揚,說你多行啊!多麼勇於付出啊等等,在這些讚揚聲中,顯示心、歡喜心、證實自我的心在滋長。

同修每接洽一場演說都來之不易,我沒有認真去對待,不願再花時間修改講稿及背稿,不想自己承受更多的壓力,完全沒有站在證實法的基點去思考,而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掩蓋人心的執著,阻礙了自己進步提高的機會。作為一個修煉人,遇到矛盾衝突時,都有我們要修去的人心,沒有他人指出不足,又怎能看到自身的過失呢?

師父在講法中說:「關鍵是別人指出來的時候,或者是他的執著碰到衝突的時候怎麼去對待、能不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這才是關鍵。認識到了就要克服它,那才是修煉。」[6]

我向內找,同修對我的指正並沒有錯,是自己存在著一顆維護自尊、保護自我的心、嫌麻煩的心、不讓人家說的心。細數自己修煉狀況竟然出現那麼大的漏,一顆顆為私的人心,讓眾生無法得救,這讓我很自責。

同修之間有矛盾、隔閡,沒形成整體,又如何救度眾生呢?我知道是我沒有用洪大的寬容和純善,正念對待、包容同修。每個同修都有不同的閃光點,你這方面行,別的方面還不如同修呢。

師父說:「你們都是一個粒子,在我的眼裏,誰都不比誰強,因為你們都是我同時撈起來的。(鼓掌)有的在這方面能力強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強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說我有這麼大本事啊,怎麼怎麼樣,那是法賦予你的啊!你達不到還不行呢。」[4]

是的,我的能力都是師父給的,是讓我證實法用的,又有甚麼好顯示的呢?在這個問題上,我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證實自己,而沒證實法。

可能是師父看到了我的自責,苦心安排讓我有機會再次承接偏鄉國小公眾演說。這次我歸正自己,聽取同修的意見,前一天晚上把公眾演說稿從新整理成國小學生能聽的懂的語言和方式,並熟練講稿;與同修相處時,也多看同修的優點、包容同修;配合時時刻要求自己要心純念正。結果當天演說內容生動活潑,孩子們聽的津津有味,整體秩序良好,還表示觀賞神韻的意願很高。這樣的結果鼓勵著我,提醒自己每一次都要做足功課,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認真對待每一次救度眾生的機會。同時讓我更體悟到,一個人真的能在關鍵時刻放下自我,真心、無私為他人著想,不固守自己的觀念,配合整體,才能真正起到好的效果。

去年八月份我開始擔任推廣神韻交響樂團茶會的主持人。自己從未有過主持經驗,一時壓力很大,加上臨場應對能力不足,事前內容準備也不夠熟練,一上台腦中就一片空白,亂了方寸,以致那次主持的很差,當下很受挫折,覺的很丟臉,萬分對不起師父、同修及眾生,沒臉面對這一切,所以茶會一結束,自己就匆匆離去。但內心卻非常自責、難過,心情跌入谷底,腦中產生許多負向思維:「我是不是不適合主持茶會呢?我的反應這麼的遲鈍、表達能力又不好、反應又差,下次不要主持了!」。

沒想到,同修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九月份又再次通知我承接茶會主持人,而且是一天兩場,現在反倒是自己過不去那個檻。我深知那是我救人的使命,但我卻陷在黑窩窩的負向思維當中不能自拔,名利心、愛面子心、維護自我的心盡顯無遺,內心反覆翻騰,痛苦掙扎。

師父在講法中說:「你後悔多了又是在執著。做錯了,看哪裏錯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從新做。跌個跟頭老在那兒趴著,(眾笑)不起來不行。」[4]師父還說:「我不喜歡你們自責,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那句話,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4]

師父的法理如雷貫耳,鼓勵著我要去掉種種人心,跌倒了站起來,從新出發,不能再這樣消沉,不能辜負師尊慈悲苦度,更不能對不起世界中無量眾生。

這次我告訴自己要把救度眾生的事看得比甚麼都重要。事前我做好充份準備,要求自己反覆演練、熟記神韻交響樂團介紹內容及主持稿,並加強學法、發正念,清除自己所有不好的思想念頭。茶會當天,我有些緊張,就開始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結果過程非常順利,眾生很認真聽演說,整個場呈現著祥和的狀態;尤其第二場的眾生更是專注的聆聽,真的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看著現場眾生那一張張渴望被救度的神情,讓我好感動。事後,在一場公眾演說中又巧遇一位當天出席茶會的女士,她走到面前跟我說:「你那天主持的非常好,在下面看你主持感覺非常舒服。」我知道這是師父借眾生的嘴在鼓勵著我,我沒有歡喜心,只有滿心感謝師父的加持與苦度。

其實作為修煉人真正按大法要求去做,甚麼也不會失去。現在雖然常人工作也在做,但大部份時間及重心都用在推廣神韻及大法項目中,工作業績雖然不是很亮眼,但生活條件一點也不受影響,真正體會到師父所說的「無求而自得」[7],作為大法弟子才有的幸福。

在神韻推廣擔任公眾演說主講、茶會主持過程中,一路走來跌跌撞撞,有壓力、有挫折,也有曾經想放棄的念頭,更有許多尚未修去的人心,但無論任何時候,我就是堅持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因為那是我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二零一七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