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2016年台灣法會的心得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師父說:「我們的法會是修煉。作為一個修煉者,修是修自己。來自大法弟子外部的壓力是考驗、是精進的機會;來自大法弟子內部的矛盾、壓力同樣是考驗、是精進的機會。除了師父外,你們每個人都是修煉者。做的好壞都是修煉狀態的表現,沒有特殊者。」[1]

每次參加台灣法會都會有些不同的狀況,都會有很多收穫。

搭乘遊覽車

這次參加二零一六年台灣法會,雲林有好幾部遊覽車,我跟另兩位同修臨時被輔導員通知去搭另一部車,原因是那輛車人數太少,讓我們去分攤車資,本來同行的一個同修在抱怨為甚麼不找別人的時候,自己第一時間還覺的自己都沒那個心,後來回到原車的時候,就發現自己一直在注意著,想知道大家都交了多少車錢,想著:這車人多,肯定不用出那麼多吧?這一下看到自己那麼強的疑心混雜著那麼骯髒的利益心,就立刻發正念解體這些人心。後來知道這車收的更多,簡直羞愧極了。

在車上學法,導讀的同修不久就顯出倦態,不但節奏有些亂;讀錯了也不知道,就有同修拿起麥克風接著讀,不久又有同修加入,幾個麥克風沒有協調好,感覺沒辦法靜心學法。

忽然有同修遞給我一支麥克風,原先我覺的有人導讀就行,太多人真的只有亂,後來聽著導讀的同修好像不是很專注,學法這麼嚴肅的事情,我覺的不能就這樣,就拿起麥克風一個字一個字仔細清楚的學著,和同修就很有默契的一段一段輪著學,又聽同修學法時候的聲調不是很自然,我就向內找,看看自己是不是起了甚麼心了?歸正自己儘量平穩恭敬的學每一句法,同修好像就發現了,也歸正了學法的態度。

參加排字證實法

因為最近天氣變涼了,就想台北一定更冷,出發前覺的自己想的周到,先穿好比較輕便的衣褲,去到會場再套上規定的排字衣服,排完字可以馬上脫掉,省去換衣服的麻煩,加件外套就可以直接去劍潭學法交流了。

沒想到台北天氣那麼好,一點也不冷,還沒開始整隊已經熱的全身冒汗,不久心情開始浮躁起來,排字的衣服一會脫一會兒穿的,越覺的太陽火辣的熱度不斷透過衣服傳導過來,衣服很快都濕了,就去廁所排隊,把裏面穿的衣服脫掉,沒想到又更熱,只好再穿回去,這時候忽然想起師父的一段法:「如果能把那個心放下之後,那個物質的本身並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擾人的就是那顆心。」[2]就覺的有一絲涼風穿過衣服,一下子帶走一身悶熱,又一次深刻的體會大法法理的無限奧妙與殊勝,自己是個修煉人,在對待身體的感受上應該時時記住在法上理解,就不會落入常人的思維而不自覺了。

因為去排字的時候,搭另一部車,排完字,要回到原車,一下子有些混亂,沒記住上車的地點,就找不到同修了。在自由廣場的牌樓下尋找認識的同修時,看到不少陸客在拍照,就過去跟他們講真相。一開始陸客表現都很怕,一聽法輪功都躲開,就覺的中共的宣傳造謠真是毒害眾生太深了,都親眼看到了這麼多人在這裏自由的辦活動,還那樣,就深深體會了為甚麼救人這麼難。

這時候天氣變的陰冷還下起雨來,邊走邊打電話給同修,牌樓底下幾個陸客在躲雨,我就跟他們說:眼見為實,你們都看到了,在這裏這麼多法輪功學員,幾千人的聚會這麼祥和。現在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像這樣能自由的修煉,所以中共的打壓迫害是錯的。一個氣質很好的女生馬上豎起一個大拇指,我看她有機會得救,就告訴她三退的重要,並送她化名,她馬上答應退了團。

這時候幾個男生靠過來,向我這邊側著頭要聽真相,同修這時候又回電話說全車就等我一個人,心情很複雜,救人是第一重要的,我要就這樣離開嗎?這時候一個男人問我,你們這和那個有甚麼關係?我說哪個?中國法輪功嗎?他點點頭,我說全世界的法輪功都是從中國傳出來的呀,中國多麼值的驕傲啊,中共還不讓煉,不是它們自己有問題嗎?一個拿真相資料勸三退的同修走過來幫他們勸退,可是感覺他們還是不明白,同修很耐心的講著真相,我這時候選擇去找自己的遊覽車,就希望他們在這趟台灣之旅能夠幫助他們明白真相後真正得救了。

參加大法修煉交流會

法會上,慈悲偉大的師父又給參加法會的大法弟子發來賀詞,師父說:「但是無論在甚麼樣的環境下,對修煉人的要求都是一樣的。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3]

聽著師尊的話,眼淚流了下來,師父傳給我們這樣一部偉大的法,是開天闢地以來都沒有過的佛恩浩蕩,師父沒有要求弟子任何形式的一點點回報,只希望大家能抓緊這萬古機緣,把自己修好,把大法真相講給每個眾生,得救的生命才能留到未來。都知道自己該做的、該負的使命,可是一直都沒怎麼做好,就覺的愧對師父!

接著同修讀開幕詞,我又哭了,開幕詞中一次又一次的「救人要有緊迫感」,同修讀來慷慨激昂,我聽著心虛著急,只希望自己更加精進,能更符合法的標準要求。

一整天同修各方面的修煉體會不斷的觸動我的心弦,聽著同修怎麼把《轉法輪》裝進自己的腦中,背法的體會,就覺的自己在學法背法的態度上還是差距太大,要更精進才行。聽同修在項目中由主講的角色一下子被分配去做餐點的工作,過程由不能接受甚至萌生了離開大法的念頭,怎樣驚覺自己放任人心被鑽空子後靜下心來向內找,解體邪惡歸正自己的體會,就體會到人心的危害有多大,一不注意可能就一落到底,所以一定要隨時查找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行。

一個青年同修,我看他第二次在法會交流,第一次交流過程已經淡忘,只記得他的肚臍潰爛導致腸子外露變黑壞死,後來是昏睡中,師父幫他把壞死的腸子拿掉,這次是發現私處竟然長出一個腫塊,不論行走或坐著躺著怎麼都疼痛難當,他向內找,是色關沒過好,思想中常常想著他的女友,要怎麼討她的歡心,甚至牽手時胡思亂想的。修煉沒小事,他悟到了師父法中說的舊勢力把男女關係看的最重的法,就悟到自己的執著被鑽空子了,經過認真學法,覺的情放淡了,身上的腫塊也神奇的自己掉下來了。又一次證實大法的偉大超常。

每次參加法會都獲益良多,從同修身上看到自己的差距,也鞭策自己能多學好法,在證實法的路上修好自己。也發現從日常生活中去實踐真、善、忍才能最好的證實大法。

小伙子:「你怎麼那麼好?」

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情就讓我更體會到大法弟子走的正就能救了人。有一天,我先生把滿載,應該說超載的蚵條串,運到海邊,準備放苗,因為是假日,釣客很多,海岸邊停滿車子,他在不可能通過的過道勉強的嘗試過去,結果就過不去,退回來,發現牡蠣殼刮傷了一台雙B名車,我建議留個紙條,主動告知,就到車上拿來紙筆準備留字,他見狀一把搶過紙跟筆,大聲罵我,說我是在自找麻煩,雖然知道他一定會生氣,我還是找機會把該做的做了。到工作的地方,潮水還很高,在等待的時候,跟他說了這件事,他暴怒的指責我敗家,並遷怒大法。其實他是擔心會被訛詐。

工作完回到海邊,看到所有車子都開走了,就剩下被我們刮傷的車子還在。有個年輕人正朝車子走過來,我就問車子是不是他的?他說是。我就把情況告訴他,跟他道歉,告訴他回去後處理好了,再打電話告訴我,我們會負責。只見年輕人拿起我放在車上的紙條,不可思議的說:你怎麼那麼好?現在怎麼還有這樣的人呢?停了一會他說:「阿姨,你這樣讓我很感動,我想今天如果是別人,根本不會管的。」我就說:「因為我煉法輪功,我們師父要我們做個好人。」就問他有沒有聽過法輪功?他說有。

過了幾天,他打電話跟我說,他車子送到原廠修理,可是我只要給他一般的修理費用就行了,我說傷害是我們造成的,修理多少沒關係,我們願意如數給他,他很感動的叫我姐姐,說:你們賺的都是辛苦錢,你有這誠意就很難得了,老實告訴你,我經常進出內地,可是通過你這件事,讓我對法輪功有了不一樣的認識,你只要給我這個數就可以了,你就已經很夠意思了。我也大力稱讚他是個難得的好人,如果大家都能多一些為別人著想,社會上矛盾衝突就會少很多,他很認同。

把錢匯給他後,打電話想順便再跟他說說在中國的迫害──活摘器官的事,他不想我花電話錢,就說他來釣魚的時候,可以當面聊一聊。

看到一個生命得救了,真替他感到高興。

以上一點交流,如有不當,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