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歲小弟子:珍惜正法修煉機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

師尊好!
同修好!

我來自彰化,今年十五歲,從小跟著父母修煉法輪大法。在我讀幼稚園小班時,剛學會注音符號拼字,爸爸媽媽就拿著一本拼音版注音的《轉法輪》給我讀。每個星期一的晚上,我們全家都會和同修一起集體學法,那時候學法的形式是每人輪流讀一段法,媽媽跟我說:「你已經會讀《轉法輪》了,試著把法念出來給大家聽。」輪到我時,十分緊張,我手指著書,緊盯著每一個字,用拼音大聲的讀給大家聽,當時在學法點我是年紀最小的,我的兩個姐姐看我勇敢讀給大家聽後,她們也慢慢去掉怕心跟著大家一起輪流讀法。每一次只要大組學法交流,爸爸媽媽就會幫我們三姊妹報名參加兒童班,媽媽也會跟我們一起和小同修學法煉功。

一、學校生活是我修煉的環境

上了國小一年級,記的在班親會時老師對媽媽說:「你們家的女兒跟別人家的小孩不一樣,當我在罵班上調皮的學生時,本來是很生氣的,但是轉過去看到她的笑容,怒氣就會自動消失,心裏也變的很舒服。」後來我希望老師不要時常對調皮的同學生氣而罵人,希望媽媽轉述給老師聽,老師聽了之後說:「我會慢慢的改,儘量不罵學生。」

師父在法中說:「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1]

上了國小三、四年級,我開始愛看電視玩電腦,學法煉功都在偷懶,原本成績名列前茅的我一度往下滑到十幾名,不但成績差,在學校因為爭鬥心強,人際關係也越來越不好。於是爸爸媽媽開始規定我們時間,除學校功課做好之外,學法煉功都要在晚上八點前做好才可以做其它的事,十點半前就得入寢睡覺。

直到升上五年級,自覺不該再像三、四年級時的我一樣糟糕。有一次,老師要做家庭訪問,於是先打電話到我家,剛好那天晚上我們全家都外出,電話鈴聲是唱著「法輪大法好」的歌,老師聽了很久後沒人接聽才掛斷。隔天老師問我:「你們一家人是修煉法輪功的呀!老師在電腦上查有關法輪功的網站,法輪功不錯啊。」還有一次上課的時候,老師告訴我:「星期六我在彰化開車的路上看到了法輪功遊行,心想:你一定在裏面。」老師開著他的車跟著遊行的隊伍,找尋我的身影。終於,在人群中找到了我,並大聲呼喊著我的名字。

老師問我說,你們遊行隊伍的目地是在洪揚法輪功嗎?我說:「是」。老師說我平常在學校很喜歡笑臉迎人,與同學也相處的很和樂。其實,這一切都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而使我改變的。

有一天爸爸對我們說:「要不要跟爸爸早上四點半到煉功點煉功?早晨空氣好,煉功非常舒服。」當時剛升上國中,課業慢慢增加,學法時常不入心,煉功也常有一搭沒一搭的。為了平衡好課業,維持好修煉狀態,我答應爸爸早晨要跟他去晨煉。媽媽擔心我睡眠不足,上課會打瞌睡,我說:「我不會。」從答應爸爸的那一天起,我每天早晨四點半起床晨煉,一直堅持到現在。媽媽問我說:「你是怎麼突破的呢?」我回答說:「就像鬧鐘一樣,時間到了自動會響,習慣了自然就爬的起來。」媽媽看我持續每天早上起床晨煉,現在也都與我和爸爸一起晨煉了。一直到今天,也沒有因為早起煉功而影響到學業,在學校精神也一直保持良好。

我曾經和一位同校不同班的同學說我修煉法輪功,使我的心性提高、身體健康,獲益良多。由於我倆每天在學校常常相處在一起,她知道我的為人處事,所以她很相信法輪功是好的。有一天晚上同學上網查詢法輪功網站,想更加了解法輪功,結果她用手機傳了訊息給我:「我在電腦前看到的應該不是事實。」於是我回她說:「現在有很多污衊法輪功的網站,你千萬不要去看,你可以查『法輪大法明慧網』,明慧網站的文章才是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寫的。」同學才說:「原來如此!」

師父在講法中說過:「無論你是學生、你是在職有工作的,你們都不能夠放下你們在常人社會扮演的那個角色,你們都必須得做好你們應該做的那一切,同時可以給你們的證實大法、講真相的工作帶來便利條件。」[2]

二、在平穩修煉中證實大法

國中時期開始參與講真相、用手機講真相、仙女隊遊行、日月潭講真相、香港遊行。最初爸爸叫我先用手機講真相。有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境是:我走到了一間大賣場,剛走進去,四面八方的窗戶、門瞬間都關上了,裏面變的十分黑暗,且每個門都有人守著。我走著走著,看到有黑衣人在追著客人跑,而那些被抓到的客人一個一個的被送進一間小小密室裏,再也沒有出來過。我開始害怕,準備想往回走,站崗的人似乎看出我已經知道他們的內幕,開始追向我,我拼命的往外跑,看到出口,剛好門是開著的,而且也沒人站崗,我趕緊逃離這間大賣場。醒來後,跟媽媽說了這個夢,媽媽說:「夢境顯現的,就是當前在中國發生法輪功學員被強行抓走,遭到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情形。你能順利逃脫出來就是意味著叫你出來揭發惡人惡行,趕緊講真相救人。」媽媽這一番話讓我意識到救人的緊迫,所以我就懷著一顆純淨救人的心,用手機講真相,在媽媽的協助下為善良的中國人做三退。

幾年前,姐姐邀我參加中區仙女隊,我當時個子不高,仙女服的裙擺很長容易拖到地板,於是媽媽便買了五公分高鞋跟的白色包鞋讓我墊高身體。就這樣參加了燈會節慶、真善忍美展、洪揚大法遊行踩街活動等。依稀記的我最後一次參加仙女隊是在我第二次去香港的時候,當我看到台灣熟悉的同修也來支援香港遊行,整個人正念十足,遊行中一路微笑,心裏只想救度眾生也沒有怕心,或許仙女隊比較引人注目,那些原本要舉污衊大法牌子的人,看著我們也忘了舉了,叫囂聲也變的很小了。其實眾生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來哪邊是善、哪邊是惡。

我每個月都會很期待和爸爸媽媽還有同修們到日月潭文武廟講真相,頂著烈日,大家都很穩定與堅持,每個人都在走自己證實法的路。尤其現在來日月潭旅遊的外國遊客越來越多,一天下來有十幾個國家的遊客。我和姐姐拿著真相展板、有時煉功發正念,有時跟著父母在人群中發真相資料。

猶記的暑期青年學子營,其中一天的行程是到日月潭景點講真相。這是我最沒有怕心的一次,因為有很多與我年紀相仿甚至比我還小的同修一起參與。我被分配到玄光寺講真相,玄光寺有許多來自中國的遊客,我與另三位青年同修為煉功組,煉功時,我們保持動作一致。因為大家的正念都十分的足,所以整體散發出的能量很強。有很多陸客駐足觀看。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景點給可貴的中國人獻唱《為你而來》,我們拿出真誠的心,希望眾生快快了解真相。在一次集體學法交流中,同修說了一句話讓我非常觸動,她說:「去日月潭景點講真相簡直就是在享受。」

三、走出怕心一路行

國中畢業後有很多空閒時間,我常和姐姐一同參加每兩週舉辦一次的中興大學青年學子半日學法。猶記的在一次中區大組交流,坐在我前面的是小時候曾一起參加兒童班的同修,現在大家都成了青年學子了。我們年紀相仿、相談甚歡,彼此留下對方的聯絡方式。我傳了訊息給她,希望她這次可以和我一起去台中參加青年學子的學法交流,這是我第一次邀請同修共同參加,她答應了。每每都是姐姐與我同行,這一次,姐姐遇到重大考試無法參加,我必須一個人搭火車到台中與同修面會,從來沒有獨自搭過火車的我,開始產生怕心。當我在火車站看火車時刻表時,第一次看到「三義」這個地方,我只聽過嘉義、苗栗,就是沒聽過三義。後來我打給爸爸問是否到三義有經過台中。有了方向後,順利的搭到台中了。

學法交流結束後,同修的爸爸順路載我到台中火車站。要搭火車回彰化時,怕心又油然而生,幸好發現一位同修也要搭火車回彰化,可以同行。但是,到了彰化又要自己搭公車回家,當我在等公車時,眺望過去清一色都是外籍勞工,心裏的怕又浮現了。此刻,師父好像是看到我的怕心一樣,眼前一位熟識的人經過,是我的國中同學。這一路上,就好像是師父特意安排有人在身邊陪伴著我,讓我沒了怕心,心裏非常感謝師父。

暑假期間,我陸續參加明慧夏令營、真善忍體驗營、青年學子營的活動,使我的暑假過得十分充實,也讓我獲益良多。尤其是在真善忍體驗營的最後,聽到青年學子分享的心得讓我非常觸動,體驗營教導我們用「真善忍」對待生活中的人事物,用美好的一面看待種種考驗。以及在青年學子營,透過每天不斷學法、煉功、講真相,讓自己更加精進,我悟到「法」能指導我們走正未來的路。在體驗營中,有一位青年學子說過一句話也讓我印象深刻:「法」十分神奇,就好像了解我內心一樣。

四、結語

謝謝我的父母帶我走進修煉的路。我都會不斷提醒自己是個修煉人,每天要做好三件事。我很喜歡修煉的環境,修煉大法的人都是如此的純真、善良。非常感謝師父時時刻刻看護著弟子。

如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二零一七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