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中修心性去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我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家庭環境還可以,二零零二年,單位改革,我就內退了。

99年7﹒20迫害開始後,我們這裏師父的新經文、明慧、正見週刊及真相資料等都很緊缺,大概是零四年我知道這情況後,就想我有時間我來做,就和我就近的兩、三個同修一商量,決定我們自己學做資料。在搞技術的同修幫助下,我家就開了這朵小花。這十幾年中,雖有辛酸、有艱難,卻一直保持及時根據當時需要,做著各種救人所需的書、小冊子、光盤、護身符等資料。

感謝師父的慈悲看護,我一路走的比較穩,家人親朋都得大法的福澤,家庭和睦、孩子上學、工作婚姻一切都很順利、很好,他們都認同法輪大法好。在迫害嚴酷的環境中,家人雖然為我擔驚受怕,可他們都盡心盡力幫我買機器、耗材,送資料、搞製作等,大法弟子的事他們都幫助做,做了他們該做的,給他們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一、做賀卡中去人心

剛開始除了會很慢的打字外,對電腦是一竅不通,師父華誕快到了,我想用彩色美術字,給師父發一個「祝師父生日快樂」的賀卡。當時教我技術的同修被綁架,我又找不到人問,只好等兒子放學回來問。

他當時上高中,學習很忙,他教了我兩遍:在哪個地方找、怎麼選字樣、選好了怎麼做,……當時我按照他教的練習了一遍,他就忙去了。可當我真做時,卻怎麼也找不到了,又問他,他又做了一遍給我看。他一轉身,我又不會了。沒辦法,第二天再問,結果還象頭一天一樣,開始會了,轉念又不知道了。

我在人中還算是個能幹的,甚麼東西都是一看就會,可就沒想到讓這事給難住了,花了那麼多時間,就是學不會,當時也不知道向內找,也不知道發正念,過了幾天,再問他,還是跟前兩次一樣,這回,我心裏這個急啊,氣啊、惱火,心裏難過極了。

就在這節骨眼上,我兒子教我教的火冒三丈,就劈頭蓋臉對我訓斥起來,「真沒見過這麼笨的要死的人,你這人怎麼笨到這種程度,……」反正是我從小到大都沒聽到的訓人的難聽話,這一下全對我來了,當時這心裏委屈的眼淚不停的流,因為我以前很幸運,小時候父母捧著,上班單位領導順著,結婚後,丈夫、婆婆家也捧著,一路綠燈,哪受過這種氣?心裏也知道是師父要我提高心性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們在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時,忍不下這口氣,甚至於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去對待,我說這就不行。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

於是就盤著腿,手接著印,心裏背著師父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咬著牙一聲不吭的強忍著,這時兒子還不走,就站在我面前不停的向我吼叫著、訓斥著(我都不知道他那些話從哪來的,因為他從小到大都很乖,我都沒訓過他),我就記著師父要求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 ,強忍著逼著自己閉嘴一言不發,任眼淚、鼻涕不停的流,流的我滿臉滿手上都是,心裏痛苦到了極點,我還是盤著腿,手接著印,沒動,由開始的強忍,漸漸的心情好過一些,漸漸平穩了,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他走了。

在這時,我天目清楚的看到從我左側肋骨下邊,流出一灘像青蛙卵一樣透明的東西,當時真感謝師父以此鼓勵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這樣大忍,讓我天目看到師父給我打下去的壞東西,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們失去的實質是不好的東西,是甚麼呢?就是業力,它和人的各種心是相輔相成的。」[1]真是千真萬確的。以前我有胰腺炎,煉功後,偶爾會痛一下,可從此以後,再也沒痛過了。

過了兩天,我自己在家,想著給師父做賀卡,就試一下,沒想到,很順利的做成了,發到明慧網,明慧網還登出來了,我心裏好激動,終於在明慧網表達了我和學法小組同修對師父的問候。我到學法小組跟同修們說,我以小組的名義給師父發了賀卡,他們都非常高興,早就想給師父寄賀卡,就是因為這兒沒人會。

我知道去掉了人心,消去了業力,師父在親自教的,因為在做賀卡的過程中,我都是無意間摸到一個鍵、或鼠標碰到哪裏,結果就是我需要的,個個都是對的,所以就很順利的做成了。

二、師父讓我去怕心

剛開始做資料的激光打印機,教我的同修要我注意安全,他們和兒子都告訴我最好屏蔽一下,免得巡查車測到,每次打印,我心裏也有些緊張,而且樓下經常會出現警車,最多時停有三輛,有一回,孩子晚上放學回家,還看到一輛不一樣的小車,車頭和尾都有天線(大概是那種特殊的巡查車吧),車裏坐著一個人,沒開燈,孩子就拿手電照他,車裏人說:「嚇我一跳。」孩子說:「你是人是鬼呀?黑燈瞎火在這嚇人。」他一到家,就問我今天打印沒有?我說沒有,他說:好,這回他白等。

我的打印機也很有靈性,有時他會突然不打印了,也查不出毛病,就是不打印,有一回又不打了,我就到陽台上轉一下,無意間看到一輛警車在樓下,這時,我就把打印機收起來。後來類似情況還出現了好幾次。再後來就開始發正念,清理邪惡干擾,但還是心不穩,就多學法,多發正念,時常還是看到樓下停著警車,就這樣持續一年多。

剛開始做明慧週刊,因不會上網下載,就到另一同修那,由他下載後,我們拿優盤回來做。有一次去他那拿,因有人在他門口蹲坑,我們沒發現,出來時就被兩人跟蹤了,幾次想甩掉他們都甩不掉。走到了一個公交站,就在離惡人只有一臂的距離,他們伸手就能抓到我們的情況下,我與同修倆人不約而同的發正念定住他們,他們真被定在那裏動不了,這時正好有公交車到站,我們跑兩步上公共汽車,走脫了。

還有一次是打印師父的新經文,因為同修都盼著早點看到新經文,明慧網新經文的打印版一出來,我就把轉送資料的同修請來,準備做好了好及時送給大家,因為那次經文較長,打印紙不夠了,就請她去她那邊拿一點紙來補充。結果她走不一會,打印機就不動不打印了,在等紙來的時間,我就到陽台上轉一下,無意間向下一看,嚯,三輛警車正停在我的樓下,這一下,我擔心同修的安全了,就立即發正念,解體一切干擾我們打印經文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的生命與因素,念正法口訣。過一會同修來了,我問她,樓下三輛警車走了沒有,她說沒走,只有一個開車的警察在。我就叫她趕快走,約好她在哪兒等我,我做好後送過去,我會觀察,待我確認沒被跟蹤後再給她包,如果有,我就裝著不認識走過去。結果送去時,並沒人跟蹤。

通過這件事向內找自己,發現在遇到此事以前打印機不打印,那麼多次,警車這麼頻繁的出現在樓下,都是怕心招來的干擾,自己不但不悟,還真上了邪惡的當,就收起來不敢做了。師父講「相由心生」[3],是自己心不正招來的。遇事總是用人心─怕心、耍常人的小聰明,用人的狡猾來解決,這些現象背後卻是隱藏的追求世間得失的心等,是這些人心和法擰了勁,是人心不正招來。就發正念滅掉這些人心,用法來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只要一出現,就一個一個的滅,一個一個的清除,就想這不是我,滅掉它,慢慢的怕心、追求世間得失的人心與觀念,就越來越少了,漸漸的修掉了,隨之樓下也再沒警車出現了,打印機也沒有出現自己停機不打印的現象。心性在學法做好三件事中實修中一點一點昇華上來了。

三、正念清除社區污衊宣傳 救度相關眾生

今年許多城市的社區出現了邪黨利用社區街道、居民大院製作宣傳欄、橫幅宣傳畫張貼污衊師父、污衊大法的邪惡宣傳。我們所在城市去年底,就有同修住的社區出現張貼一些污衊宣傳畫,同修通過寄真相信,發正念,有的社區明真相後,自己換掉了,有的是我們大法弟子把那宣傳畫撕掉了。我住的小區正好是我去趕火車,出門看到剛貼上的邪惡宣傳畫,就停下問門衛值班的「是你貼的嗎,要是你貼的趕快撕掉,這都是江澤民的餘孽指使幹的,現在全國都有20多萬人起訴了江澤民,你還幹這事,要闖大禍的,快點撕掉」。說完就趕車去了,回來後看到是撕掉了,就過去了。

今年大概是一個多月前,有一天出去看到小區門口裝上了幾個由不鏽鋼和玻璃做成的宣傳欄,其中有一個是污衊大法的,我就發正念清除,沒過幾天,我出去,嚯!發現這邊的玻璃框裏的污衊大法的沒除掉,那邊又貼了七八張邪惡宣傳畫,這一下我震驚了,我知道自己出了大漏了,於是趕緊正念鏟除毒害眾生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然後就向內找。是上一次沒有向內修自己,只看到表面撕掉了,還覺的自己正念正行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甚至還起了點歡喜心、自以為是的心。自己沒有及時發正念滅掉這些人心,清理自身,還忽略了針對這些邪惡宣傳持續發正念。

師父在《精進要旨三》正念中講過「然而邪惡已經看到了它們的末日,也表現的越來越瘋狂。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講清真相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及時清理邪惡和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免被邪惡鑽空子。」[4]「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4],我住在這,就是這裏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是自己沒做好才造成邪惡如此的瘋狂大量邪惡宣傳,才使得師父被污衊,才使得這裏的眾生看到這些污衊邪惡的宣傳,遭受毒害,這些眾生怎麼得救啊,心裏難過極了。

晚上回家後,就長時間發正念,清除找出來的這些人心、觀念與執著,解體我所在地區利用邪惡宣傳污衊師父、污衊大法,毒害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師父與大法不能這樣被污衊,我住在這小區就是我的責任,明天我就一人去撕掉它!第二天就下樓去撕,我還沒走到跟前,就看到污衊師父的宣傳畫已經被撕掉沒有了,心裏一陣羞愧,同修比我修的好,走在我前面已經將它銷毀了。

回來後又想,撕掉了只是暫時的,也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要使他們以後不貼了才是根本,就想師父 講「堂堂正正的講清真相,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我也告訴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你要想讓他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你就去講真相。這是一把萬能的鑰匙,是打開眾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遠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鑰匙。」[5]就決定給社區黨支部書記和保安隊長寄真相信,因為他們是直接執行和參與者,根據明慧網上給警察的一封勸善信的內容再結合我們地區的具體情況修改後,帶著強大的正念寄給他們。信封地址後面寫明群眾來信和該地區居民,(這樣目標明確責任到人,有不可推脫的責任,有威懾力)。指出現在的所謂上級指示都是江澤民的餘孽幹的,講明大法真相,說清利害關係,設身處地的為他們著想,給他們和他們家人在善惡之間選擇美好未來的機會。這樣的信給相鄰的另一社區也發了兩封。

再一個是每天大量的發正念 ,清除共產邪靈、解體社區和我們小區污衊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毒害眾生的一切邪惡的生命與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念正法口訣。就這樣,連續幾天不停的發正念,最後邪惡真是瘋了,有一天上午九、十點鐘,我在家正做資料呢,就聽樓下熱鬧,喧囂的大音響裏有人正講著甚麼,我到陽台一看,就在樓下兩棟樓之間的空地上開會呢,這一下好,邪惡送到家門口來了,我立即進屋雙盤發正念,解體操縱這些人的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的生命與因素,要他們立即閉嘴,不許再污衊師父、污衊大法,毒害世人。連同邪惡宣傳欄和宣傳畫背後的邪惡一起清除,發了十幾分鐘,感覺發出的正念發飄,威力不夠作用不大,就求師父加持,請眾護法神幫助,一起除惡,師父真的時刻就在我身邊,沒幾分鐘就聽樓下居民們哄笑兩次就散會了。中午我出門看到大門口那些邪惡宣傳畫已經都撕掉了,第二天玻璃框裏的污衊大法宣傳畫也換掉了。一個星期後,同時發了真相信的另一社區也把污衊大法污衊師父的邪惡宣傳畫換掉了。

感恩師父慈悲加持,感謝眾護法神幫助。再次證實了師父法中講的「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後那些因素解決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樣?人沒背後的因素你告訴他幹啥他就幹啥。你是修煉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個常人,他是沒有力量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決那些背後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決問題,才能使形勢發生變化,才能使人發生變化。」[6]把他們背後的邪惡清除了,他人的一面就會明白真相辨別善惡、自己就會不幹助紂為虐的惡事,撕掉、換掉不再污衊,給他們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