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心動魄的二十分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面對同修突發「病業」假相,在緊急關頭一思一念都非常重要。我的體會是在關鍵時刻,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發正念絲毫不能分神,不能有半點的人心人念,才能解體另外空間干擾同修的邪惡,才能幫助同修走出「病業」的魔難。

我有過這樣一次經歷,前後過程二十分鐘,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表現在我和同修身上也是驚心動魄。在信師信法的正念中,在師父保護下,邪惡迫害煙消雲散,「病業」假相灰飛煙滅。

有一位老年同修(以下簡稱同修L)現年67歲,2005年為了祛病得法,一直一人在家學法煉功,雖說同修L沒有文化,但她堅持向小孫子學習識字,硬是把《轉法輪》這部寶書通讀下來。原來身患心臟病、肺氣腫、高血壓、氣管炎,頸椎骨質增生,頭痛病,全身浮腫的她,每天半個小時就得吃一把藥,修煉後身體得到了淨化,無病一身輕了。別看L一人在家,每天都通讀兩至三講《轉法輪》,煉兩遍功,有時間還再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今年農曆二月初九,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和L在理髮店相遇。通過短暫的交流,我得知她學法只學《轉法輪》,師父其他講法從來沒有學過,我想,讓我碰到她也不是偶然的,這是師父的安排,我就約她到我家去學法。

第三天,她如約而至,我倆每天下午兩點到四點半學法。為了了解同修L自己學法的情況,我倆天天學法時,都是讓同修L自己通讀我看著,以便糾正錯字漏字。就這樣《轉法輪》我們通讀了三遍,一直到沒有生字以後,我們又把師父的所有的講法按時間順序通讀一遍。

同修L提高很快,心性也得到了昇華,面對來自家庭和其它方面的矛盾,大多情況下都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守住心性,體會到修大法的幸福和喜悅,也向身邊、周邊的人講述大法的美好,積極的向有緣人勸三退。

七月中旬一天,下午1點20分L來了。我問她,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早?你先坐吧。L沒有吱聲。我定眼一看,她的臉色蠟黃,大汗淋漓,全沒有了昔日的精神。我問她:「咋了?」她繃著嘴,用手比劃著,意思是說她在家一直嘔吐不止,我就到你家來了,說著,她無力的彎下腰。我再看她,全身都是濕的,褲子也尿濕了。這時候我才知道是舊勢力在迫害同修,我馬上讓她靠著沙發邊坐在地上的竹蓆上,告訴她說,不承認它,快發正念解體它。

我打開發正念的小喇叭,對她說,你結印,我立掌。她說,「我甚麼也想不起了。」我說念口訣,她說:「不知道。」我看著她說:「你就說我是大法弟子,我師父叫李洪志,誰也不能動我,請師父加持!」

同修L在那結著印,我胸前立掌,心裏對師父說:請師父加持,徹底解體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惡亂法爛鬼,共產邪靈,不管同修哪裏有漏,有人心和執著,都不允許舊勢力強加給同修魔難進行迫害。

這時我看到同修L結印手鬆開了,嘴也不動了,身子傾斜著,我立即大聲對她說:「清醒!堅持!你說你是大法弟子,喊師父!喊師父!」她動了一下結印的手,嘴也動了一下。

這時我想到這個事發生在我家,是衝著我來的,這段時間我總嫌棄同修L在我這裏學法把我拴死了,我哪裏都去不了,不管我去哪裏,兩點之前我必須趕回家裏……想到這裏,我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集體學法是您給弟子留下來的,兩個人學法也是學法點呀!」

我持續的發著正念,我一看同修L結印的手又鬆開了,嘴也張著,頭勾著,腰也彎下來了。我又對著她說:「清醒!精神!」

L身子微微動了一下,我請師父加持同修。我感到我立掌的右手掌直直的,腰像凝固了一樣。這時發正念的小喇叭響了,已經十分鐘過去了。我又看了看歪歪斜斜坐不直的同修L,根本沒有一點好轉的跡象。我在心裏一遍又一遍的想著:「堅持!堅持!同修堅持!一定堅持!師父加持我倆!」

這時我感到自己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心裏不穩,邪惡就加大力度迫害,忽然一個意念打過來:老梁不就是這樣坐著離世的嗎?

大概是在二十多天前,我地老年同修老梁受「病業」假相干擾,有六七個大法弟子和她在一起學法發正念,在學法時,老梁坐著離世了。

想到這裏,我心裏就生出埋怨同修的念頭,真是給我找麻煩,來我家時,路過同修A家,她一家人都修煉,怎麼不到她家去,你要不好了,我怎麼給你家人交代呀?負面思維瘋狂的干擾我信師信法的正念。這時發正念的小喇叭又響了一下,我猛的驚醒了,不對,這不是我想的,同修來我家是對我的信任,是師父的安排,立即解體干擾我正念的邪惡生命。

一遍接一遍的想再堅持五分鐘,再堅持五分鐘。但是另外空間舊勢力操控的邪惡生命還不死心,又打入我腦中一個畫面:我看到同修B來我家了,同修L已經坐著離世了,我倆把她抬下樓,放在她的電動三輪車上,把她送到她家的大門口回來了。

這時我突然驚醒了,誰敢動大法弟子!我們有師父!求師父救同修!全面否定舊勢力。亂法爛鬼,共產邪靈對我倆的迫害和干擾,我不再注重看同修L的表現,堅定的平靜的發出強大的正念!

過了幾分鐘,忽然聽到「哇」的一聲,同修L呈噴射狀的嘔吐了,我倆的身上、竹蓆上都是嘔吐物。這時同修L「哼」了一聲,我一看,知道另外空間迫害同修的邪惡生命在師父的加持下被銷毀了,對同修L說:「好了,沒事了。」L睜開眼睛看看我,點點頭。這時小喇叭又一次響起,整整二十分鐘。

這二十分鐘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中,我感覺到好像過了一個世紀一樣。

我倆起身打掃衛生,洗了澡,換上乾淨的衣服開始學法了。四點半,她騎上自己的電動三輪回家去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