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間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九日凌晨,剛發完正念躺下的我卻沒有睡意。翻來翻去的忽然感覺不舒服,想了一下,哦,原來是想吐。去衛生間吐了幾口酸水後回來躺下。不一會兒覺的肚子不舒服,又去。

一陣噁心後,又跑到衛生間,這回吐出一些頭天中午吃的食物,感覺又苦又辣的刺嗓子。吐完後還難受,就蹲在坐上,這時心臟覺的異常的難受,劇烈的跳動讓我感到虛脫。我心裏不斷的念著正法口訣、請師父救我。

念了一會兒,更猛烈的感覺襲來了,我覺的這回要上吐下瀉了。怎麼辦?怎麼辦?家裏已經停水一整天了。

修煉二十多年了,我很少在身體上消業。從修煉那天起,「病」在我的思想中就被根除了,因為師父說:「人的身體是不應該有病的」[1]。因此每當身體不舒服或者疼痛時,我都沒在意,結果每次都是很快的就結束了。

可這次來的很兇猛,我的胃裏翻江倒海似的一點都控制不住,鼻涕眼淚往上流(因為我正在頭朝下)。看著眼前大如乒乓球小如葡萄粒的鼻涕泡,我連擦的力氣都沒有,腦海中浮現出半個月前離世的年輕同修的臉,心說:她全身浮腫那麼長時間,得多麼難受啊!接著又想起明慧網上報導的有同修一人居住,在家離世了當時都沒人知道的消息。而我也是一個人哪。

還好,我及時的警覺了這些念頭,心說:這是在幹甚麼呢?我是大法弟子,師父就在我身邊,而且身上有師父給下的法輪,宇宙眾神都在看著呢,我不能給師父丟臉……一邊想著一邊直起了腰,並把臉擦乾淨。

就在挺直腰板的一瞬間,「唰」一下,感覺胃裏一涼,所有的難受蹤跡皆無,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的神奇。回到屋裏看表,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

躺下後我想,為甚麼先前念叨「師父救我」不管用呢?為甚麼想到師父真的在我身邊時就立刻好了呢?想了一下明白了,第一念是人念,是為了結束痛苦;第二念是正念,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了。

再想一下,為甚麼招來這難呢?之前自己幹啥了?原來為了不錯過夜間十二點的正念,我經常是開著電視讓自己不睡覺。雖然是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但那個時間段都是演電視連續劇,有一眼沒一眼的就看了。

影視劇是靠情來俘虜人心的,修煉人去情都來不及呢,還往腦袋裏裝,怎能不被舊勢力抓住把柄?修煉太嚴肅了,來不得半點含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