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寫這個「保證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下午約四點,單位辦公室打電話說有事找我,我到那裏一看,有四位領導在場,本單位的同修也在。他們分別是工會主席、主管副院長、護理部主任和我科室的主任。

工會主席說:「本縣防範辦公室說你們寫了一封信,要求我們對你們進行思想教育,每人寫一份保證書。」護理部主任說:「我們也知道你工作認真,是個好人,你們寫信不用真名不行嗎?你們也不為自己的切身利益想一想,家庭、孩子、老人咋辦?以前你受的打擊忘了。」我科室的主任說:「難道雞蛋能碰過石頭嗎?」

我說:「謝謝各位領導對我人品及工作的肯定,也是對我的關心。你們仔細想一想,以前縣國保大隊在我上班時綁架我,恐嚇家人勒索錢物,現在他們怎麼沒有以前那個囂張的氣燄了?迫害法輪功頭目如周永康、李東生、薄熙來等很多高官都遭到了惡報,他們也看到了,有的也明白了法輪功真相,認為法輪大法是正法,與國家有百利無一害,他們在找替罪的人」。

主管副院長說;「好,在家煉。」工會主席說:「明天上午寫好交給我,不影響你們前途。」

我和同修都認為不能寫這個「保證書」。

十四號上午約十點,院辦公室打電話催,我們到工會主席辦公室,工會主席拿出了他寫的單位對我們的評價,我和同修大概瀏覽一下,沒發現對我們不好的言詞。

下午約四點,辦公室直接打電話催我送「保證書」,我與同修聯繫,她說已經交過了。這時,我的心動搖了,寫了以下內容:「遵紀守法,遵守醫德,工作認真,按《憲法》辦事,做真誠善良的好人。」下面簽了我的名字。工會主席立即讓辦事員送達縣防範辦公室。

下班回家後,我心痛無法言表。我反問自己是修煉人嗎?常人的名利情我放下了多少,得法以來自己真正實修了嗎?回想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開始後,自己也知道該起訴大魔頭,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工作、家庭等切身利益,就有點膽怯。後來和同修交流後,信心倍增,在二零一五年七月二號把起訴書才通過郵局遞達到兩高。

現在,就這顆沒去乾淨的怕心招來了魔難。我也沒有灰心,只有靜心多學法,事事用師父的大法衡量,做到實修。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約上午十點,工會主席再次讓辦公室通知我們寫所謂「保證書」。我和同修交流後,決定不寫。

下午約四點,我們到工會主席辦公室直接說:「你告訴我們防範辦公室在哪裏,我們去找他們,問為甚麼叫我們寫‘保證’?做好人有錯嗎?」

緊接著我們來到縣防範辦公室,正好有一人在值班。我發正念,同修講真相,說:「我們修煉法輪功以來,按真、善、忍做好人,遵紀守法,嚴守醫德,待患如親,工作認真負責。和同事相處寬容,忍讓。經常加班加點不記名不計報,在我們單位是受到領導和同事認可的。我家族有遺傳性乙肝大三陽,一直沒有治好,我作為醫務工作者親眼目睹無數患者用現代醫學都沒有治好,最後人財兩空,一九九八年我接觸法輪功不到半年的時間,在一次職工健康體檢中發現乙肝病毒消失了,從此給我的家庭帶來了幸福,到現在我從來沒有吃過藥,身心健康。江澤民出於妒嫉心,殘酷迫害法輪功信仰者,多少人失去生命,多少人妻離子散,多少無辜的老人孩子無人照看,生活處於困難狀態。他貪腐治國,豢養了很多的貪官。破壞中國的傳統道德,中華文明古國千瘡百孔,修煉法輪功有百利無一害,還能提升精神文明,你讓我們寫‘保證書’?拿來文件看看?」他說:「沒有文件,我們只是按上級的要求只對單位不對個人。」我們說:你也知道法輪功是個叫人做好人的功法,希望你不要執行上級的錯誤指示,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他說:謝謝。

我和同修又回到單位找到工會主席說:我們已和防範辦公室說好了,保證書不再寫了,真心希望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個美好的未來。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