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百信師信法 闖過生死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在我闖過生死關以後,此事已經過去一年了,我也沒有想寫,前幾天,師父點悟,這是我必須要完成的作業,我才下定決心寫出來,今天我提起筆來把我的生死經歷寫出來跟同修交流,證實大法的偉大和超常。

在二零一六年的八月份,一場病業生死關來了。當生死關降臨到我身上的時候,我知道是舊勢力想把我拖走,直接針對我的命來了。我的肚子出現了問題,一開始特別難受,坐不住,不停的嘔吐、噁心,渾身全是汗,這樣持續了一天。狀態特別不好,停了幾天,我的肚子鼓起來,像懷孕八、九個月似的,這時難以忍受的疼痛時時伴隨著我,整個腰像一塊鐵板似的,全是麻木的。肚子一會像火烤,一會像針扎,一點也不敢動,一動就劇痛,喘氣都費力。我坐不住,躺不下,真感到生不如死,好像隨時都會被拖走生命。

在這期間,來了好多同修白天黑夜輪流陪我學法、交流、煉功、發正念。學法的時候,我坐不住我也強忍著學完一講法,決不躺下,無論怎麼難受,再疼我都不躺,到了後來越來越嚴重,晚上睡覺不能躺,一躺就撕心裂肺的疼,我只能倚著床頭迷糊一陣,黑白天這樣煎熬著,持續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

這三個月我已是皮包骨了,但是有師父的加持,精力和正念還是很充沛,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那些難過的日子裏,一絲一毫怕死的心都沒有,心裏很坦然、很平靜,怕是病的心也沒有,上醫院的心更沒有。因為師父說過:「真修的人沒有病」[1]。我就堅信師父。我心裏對舊勢力說:我死也要找我師父,跟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就堅守這一念:哪怕我失去生命,對師對法堅定的心永遠不動搖,因為我就是為大法來的。師父的法展現給我:「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2]。這場生死關對我來說,如果達不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我是闖不過來的,達到百分之九十九都不行。

過關中,在思想上舊勢力干擾也很大,有時打到我腦子裏叫我死,但是我決不承認,來了我就排斥。我在想是我吃苦能力不行嗎?意志力不強嗎?這時師父的法打給我:「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3]。我明白了,我是修煉人,我怎麼能沒有意志力呢?我就經常背這段法。

因為同修不放心我,晚上陪我睡覺,到點了陪我煉功、發正念。我們地區的同修真的形成了一個整體,真的感覺到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在同修的耐心交流下,我不向外看一點,只要同修提出我的問題我就全部向內找,所能找到的人心全部曝光出來,全部擺到桌面上,因為這是師父要的。我當時就想:難道怕曝光的面子心比我的生死還重要嗎?比我成神還重要嗎?在這期間師父也點悟我曝光。我一定把我修煉以後所有做的錯事和人心全部來個大曝光。因為怕曝光的不是我,是舊勢力,它最怕曝光,曝光出來就是它的死期到了,因為這就是在否定它,否定它的存在。

第一次曝光的時候,我找到同修把我在色上犯的錯誤全部說了出來,並且我越怕誰知道我越要找到那個同修說,因為這裏隱藏著好多人心:求名的心、愛面子心、分別心、怕別人知道的心、怕別人瞧不起自己的心等等。因為我明白,我只有把全部人心放下,真正的聽師父的話才能闖過來。舊勢力就針對我有人心才迫害的。晚上做夢有幾條蛇死了,我立刻明白了是師父點悟我,曝光它就對了。

後來還找到了好多人心,如愛傳小道消息的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整天以幹事為主,忽視了學法,還以為這就是修煉,根本沒有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都跟不上,完全成了常人在做大法的事。隨著我曝光,好多人心沒有了,因為它們不是我,真正的我就是真、善、忍構成的,一切不好的行為都歸於舊勢力,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當我把所有的心都找出來時,我的症狀還是沒有改變。一天,一同修想怎樣才能幫同修闖過來呢。他拿起《轉法輪》書,求師父點化,一下子就翻到了不二法門的問題上。同修來說了此事。我馬上明白了我的漏在哪裏。原來,我地有個開了天目的學員,她和另一個學員發明了一套「往上沖」到天上去跟大佛講真相,先拜了各位大佛,再跟他們講真相,這事我也參與了。你拜了它,它就管你,這是舊勢力給我記的這筆賬,它是拿這個事往死裏整我。

一天下午我與同修在讀《轉法輪》「修煉要專一」[4]時,我讀不下去,撕心裂肺的疼痛又來了,疼的我滿床滾。同修們馬上停了下來,幫我發正念,我知道是因為我曝光它了,要滅它了,它在垂死掙扎。到了晚上來了好多同修一起讀「修煉要專一」這段法,讀了幾遍,又發正念,到了半夜十二點,我還是很疼。第二天有同修說要寫嚴正聲明,徹底否定它。我馬上寫了嚴正聲明,同修在第一時間幫我發出去,肚子不那麼疼了。有小同修看到師父寫了幾個大字:學法、煉功、發正念、救度眾生。更加堅定了我的信心。

我悟到思想上否定它,行為上也要否定它,才是真正的否定。三件事都要做,聽師父的話。

在我肚子很大時,我晚上堅持走出去發真相資料,同修陪著我。第一天出去我的腿拖不動,拉不動,因為肚子很大,全部壓迫在腿上,我還是堅持著,每晚都出去發。隨著出去,我越走越遠,腿也一天比一天輕鬆,最後有幾天我能騎自行車去發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幫我,鼓勵我。後來我又配合同修去集市講真相。

在過關當中,我跪在師父法像前哭了好幾次,發自內心的跟師父道歉,對不起師父,把我所有的心裏話和決心全部跟師父說了,發自內心的懺悔,懺悔我的錯。就這樣在堅信中一天天堅持著。終於有一天,我坐沙發上看到我的肚臍眼上下跳動,我立刻明白了,是師父在幫我,在給我淨化身體,我的肚子開始絲絲撒氣。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 我終於有希望了,師父無所不能。

這期間我沒有放鬆無條件向內找,我的身體開始慢慢的恢復了。正如師父說:「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4]

在這裏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恩師對我的慈悲;在這裏我叩拜師父,感恩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同時感謝同修們對我的無私幫助,在這裏我發自內心的說聲「謝謝」,謝謝所有曾經幫助過我的同修。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