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正法 正念闖關與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我修煉大法後,隨著修煉的深入,自己越發感到大法的殊勝與美好,一刻也離不開大法了。逢人就講法輪大法好,勸人修煉大法。有些親友相繼走入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後,修煉進入新階段。「恐怖大王」從天而降,黑雲壓頂,惡浪翻滾,大法徒遭到江澤民邪惡集團及邪黨的全方位打壓:綁架、抄家、罰款、關押、坐牢,使用各種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對待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徒,師父都蒙受了不白之冤,遭受無端誣陷、誹謗,邪惡製造了一幕幕慘絕人寰的人間悲劇、千古奇冤,人神共憤,天理難容。

此刻,我不能無動於衷,毅然走到北京,向信訪辦遞交了上訴信。見到駐京辦的人,我嘴不停的講述大法真相,告訴他們大法對誰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還能使人道德回升。當時思想很簡單,我們做的是最純正,最殊勝的事,為甚麼要怕你邪惡?我邊走邊講,很投入,精神太集中,一向寡言的我,不知當時哪來那麼多話,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我知道是師父給了我智慧。駐京辦的人邊往外送我們(當時去的還有位老年女大法弟子),走至胡同處,一個人發瘋似的怒吼:「把他們抓起來,我就是抓人的!」我當時只顧和駐京辦的人講真相,沒聽到他嚷嚷,駐京辦的人也沒搭理那人。第一次進京,就這樣平安的返回了。

第二次進京,我們被抓到前門派出所。大家在院裏一起背師父的《洪吟》、《論語》。空檔中,我就向被雇用的打手講大法真相,他聽明白了,對我很友善。傍晚,所長把我們三個老太太放回家。

回到住處就背師父的經文:「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1]

第二天去天安門廣場證實法(煉第五套功法),剛打完手印,警車就又把我們送到前門派出所。所長要放我們三個老太太,其中有個打手很惡,趁所長不在用小棍捅我,讓我回去。我就被關押了。那時師父還沒有講發正念的法,不知道否定舊勢力安排。

一次同修約我去發正念,想順路發點真相資料,結果被派出所蹲坑的發現了,把我送到看守所拘留十天。這期間每天都有出有進,利用這一機會,我跟三十餘人講了真相。坐板時,我就發正念或背法。有一次發正念被走廊巡警發現,他怒吼:「幹甚麼?煉功啊!」我大聲回答:「發正念,清除邪惡!」事後一位同修告訴我,那巡警聽到我的回答他頭一耷拉走了。

在被拘留的十天中,我與一位年輕同修有時間就背法或進行簡短的交流,生怕浪費時間。出來時與一位警察碰頭,我叮囑他:「要善待大法弟子。」那次被拘的同修,大多都直接送去勞教了,而我又幸運的回到家。我想可能我經常發正念滅邪惡起的作用。

有一次去超市購物對營業員講真相,勸「三退」,被旁邊安置的監視法輪功的人發現了。她對我喊:「是不是煉法輪功的?你過來。」我樂呵呵的過去了,她用手比劃著胡說她也是煉法輪功的,卻又胡說……我沒直接回答她,我說:「今天人應該說是有福份的,趕上大法的洪傳,要沒有大法洪傳,宇宙的確就不會存在了。正因為大法洪傳,人類才會留下,人類社會才能生生不息。」之後,她又套我這,套我那,我都智慧的回答了她。

後來她問我:「你們師父在哪?」我知道她心懷叵測,想以此來攻擊師父,我毫不遲疑的回答她:「師父就在我身邊。」她當時聽了沒做聲。我確實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給我智慧和力量,保護著我,使我得以走脫。

有一次在某單位講真相,公安把我和同修抓到派出所。我不停的發正念,結果只是把我兜裏的真相材料沒收了,把我與同修放回家。當時我的心很穩,因為我們做的是人世間最偉大、最殊勝的事,不准任何人來阻撓和迫害。我們正法是師父安排的,一切師父說了算。當屋裏就剩下一位老警察時,我告訴他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嚇的用手指放在嘴前發出「噓……」的長音,意思是不讓我說。看來他已經明白真相了。

還有一次我在公交車站講真相,講到市公安局一個便衣頭上,我認真的講,他仔細的聽,講完了我說:「看來你是善良人。」他說:「我要說我是市局的。」我馬上說:「市局的怎麼了?哪裏都有好人,那裏的人同樣要得救。」他說那邊也是我們的人,並用手指給我看。我沒看他指的,心裏啥都沒想,像沒聽見一樣,只抱定今天就是要救他的一念。他同意我用給他起的名字做了「三退」,後上車走了。

一次我在火車上,遇到「610」人員。我說:「我問你一個敏感的問題,你對法輪功怎麼看呢?」他尋思了一會說:「我看甚麼事情都不要過了。」我以第三者角度說:「我聽說警察怎麼打他們他們也不還手,罵也不還口,這還過嗎?」他無言以對,我也想給他做「三退」,他就到火車另一頭去打電話,去了兩次,離我很遠,看來是想避開我。我就在這邊發正念:他要是做壞事,讓他打不通,並求師父加持,結果那人甚麼也沒做成。

我也為政府官員和退休官員做過「三退」,都比較順利。只要你講清楚了,他們會與你產生共鳴,還感謝你。我告訴他們,是我們的師父讓我們救人的,要謝就謝我的師父吧。

我心裏有堅定的一念:我有師,有法,誰也動不了我。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2]。

在信師信法方面,我非常堅定,在修煉的路上我要勇猛精進,兌現誓約,隨師把家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 二》<怕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