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念要想到師父 想到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發正念是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師父講:「這裏邊說明一個問題,不能因為有蟲子,我們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為有蚊子,我們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也不能因為糧食也有生命,蔬菜也有生命,我們把脖子紮起來,不吃也不喝了。不是這樣的,我們應該擺正這個關係,堂堂正正的去修煉,我們不去有意傷害生靈就行了。」[1]

有一次,我們小組出去貼不乾膠。當地同修路線熟,我就在後面做,到中途快要做完了,兩個便衣猛的抓住我的胳膊,問我幹甚麼?我手裏還拿著沒貼完的不乾膠。我對他倆說,我是在救人,這是世界上最正的事。他倆拉我上車,叫跟他們走。我說我走的是正法的路,為甚麼要跟你走?不配合他們。給他們講真相:我要去了,就把你們兩個毀了。

他們的態度有所轉變,但還是抓住我不放。我說:保護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大法弟子罪惡滔天。你們倆今天能見到我,都是緣份。又向他們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還對他們說,我們師父講:「作為一個生命,你不能因為你的工作特殊就真的失去了這萬古機緣;不能因為你的工作,你就把千萬年生命所等待的機會都毀了。」[2]他們聽了,態度有所好轉。我說你們應該選擇美好的未來,不要毀了你們和家人。他們還是要拉我。我高聲喊:「師父,邪惡迫害我,求師父救我回家。」這時,我覺的渾身都是力量,感到自己又高又大,他倆很渺小。我一把推開他們,「你們憑甚麼抓我,定!」街上眾人很多都在看,他們倆站那動不了了,我才走開。

這時我發現自己身上沒有一分錢,出來的時候,包放在同修家,從此地回去要倒四次車。當我走到公交車站時,司機說,快上車吧,沒向我要錢,換了四次車都一樣。我知道是師父救了弟子,又保護我回家,真的太神奇了!第二天,我去拿包時,同修還在給我發正念,營救我呢!我說了昨晚的事,她們都感到震驚。

師父講:「在經受舊勢力強加的魔難中走的正與不正更加難,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魔難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關鍵。你做的好與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與不正、迫害到甚麼程度,都與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問題有直接關係。對大法弟子是極其的難,因為大法弟子也是在這末世最複雜的環境中往出走、往出修,還要救度別人,所以大法弟子才能夠成就那麼大的生命,成就那麼高的層次。是因為舊勢力在干擾,所以這件事情就偉大啊,也就那麼難。」[3]

我自身經歷過,不管我們遇到了多大的麻煩,第一念要想到師父,想到法,師父就會為我們做主。

有天下午,我背著包要進一小區發真相資料,那地方一般人找不到,五樓頂上有一個大平台,接著又是五層樓。我進去拉開電子門,門衛說:你從這邊上去,也能走到那邊,這兩面是通的。我上去發完資料下來,門衛看著我,面帶微笑,好像知道我幹啥一樣。因為我事先給門衛發正念,「我救人來了,包括你,你配合一下,給個方便,擺放你的正確位置,將來有福報。」他的主元神明白了,配合我完成了應該做的。從中擺放了自己的位置,我真替他高興,是善的力量,門衛給了我方便。只要去掉觀念,就能一心救人。

有一新學員說,她家人沒有條件看真相,我聽到後心裏很難過,下決心去那裏講真相救人。此時正是大年三十,大過年的,我買了VCD,領著女兒一同到她家,晚上放真相碟片,男女老少有二十多人,最大的八十四歲,最小的只有兩歲,有的看的流淚,有的說原來是這樣。大年初一初二,我們連放三天。到下午我出去時看到天上全是法輪,我的空間場全是法輪。晚上夢見一棵大樹結了許多大果子,我們三個同修去摘,她們在樹底下上不去,我上到樹頂上摘了好多。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其實一切都是師父鋪墊好了,我只不過是跑跑路而已。同修很高興,使那裏的眾生明白了真相。

現在每個小區每個單元的底層都是電子門,當作證實法的事時,一邊發正念,一邊求師父加持,我要救這裏被謊言欺騙的眾生,請師父給打開門。到那將門一推,門就開了。

師父講每一層次都有法。只要心性達到那一層次的標準,師父才把那一層的功能神通打開,讓你用的,善用除惡,救度眾生。站在法上做事,符合法的標準,師父才給你打開那個鎖。這就是我理解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的一層含義。

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