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簽名 給領導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去年四月的一天,我的工作單位突然搞起來甚麼「集體簽名」,輪到我簽時,我一看,裏面都是詆毀大法的內容。我不清楚他們為甚麼現在要搞這個活動?還是有點怕心,站起來就走了。

原以為不簽就過去了,誰知道第二天又讓大家簽,說得簽兩遍,我心裏發著正念又走了。又過了幾天他們又打印一張準備簽字的表格拿來了。因要下班了說準備明天簽,大家都走了,我最後走時就把那張紙帶走銷毀了。可能因為我沒有嚴肅的用正念面對問題,也沒把真相講給我的有關同事,致使他一再找我簽名,並且說每個人必須簽。

負責簽名的那個同事把筆和紙拿到我的面前跟我說:「來簽名。」我說我不簽,他問為甚麼,我沒說話,他說那你找工長說吧。我下樓去了辦公室。同事們都在那,好像要來聽我說甚麼。負責簽字的那個同事把名單交給工長,工長一看我沒簽就問我怎麼不簽呢?

我問:「你們了解法輪功嗎?法輪功就是讓人做好人的。做好人,才能祛病,所以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按照真、善、忍提高道德水準,提升人的思想境界,做好人為甚麼被說成是甚麼『×教』呢?況且公安部自己公布的那十四種邪教名單裏也沒有法輪功,你們不了解真相就糊裏糊塗的把自己的名字簽上了,這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大家沉默無語,都在思考著我所說,這時工長說:「我也不信法輪功,我自己也沒說他不好,是上面讓簽我就簽,這是我的工作。」這時有的同事就說:「信仰自由。」工長說,「這事我可擔當不起……」邊說邊出去給書記打電話去了。

沒多久書記給我來電話,讓我去他那一趟,說是讓我「幫他去幹活」。我心裏明白是為甚麼。從眼神看得出,同事都很為我擔心。我把工長單獨請出來告訴他書記找我的事情,他對我說他給書記打電話了,「我也沒有辦法,這個事我承擔不起。你心裏默念十遍『法輪大法好』然後把字簽上,你平時愛咋煉咋煉唄。」還說他知道我是個好人,平時在工作中幹活搶先幹,也沒怨言等等。

我對他說,為了給你們講明真相,為了讓你們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有多少大法弟子失去工作、失去自由甚至失去寶貴的生命,修煉法輪大法的都是好人,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呀!說到這我哽咽了,當時我心裏甚麼也沒想,沒有怕,沒有怨恨只是想把真相告訴他。他也受到震撼,眼圈也有點紅了。

我往書記那裏去,心裏對師父說:「不管面對甚麼困難我都不怕!」想著想著眼淚就流了出來,還有點委屈,過一會感覺這一念不對,講真相是很神聖的事,不應感覺委屈,更不應該流淚,我應該為世人不能了解真相不能得救而流淚。

書記把我單獨叫到辦公室,別人問我幹啥來了,書記馬上說:「我讓他來幫我幹點活。」進屋後他拿著那個污衊大法的材料讓我簽字,說:「簽了你就回去,咱們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不然就把你交到上級處理。」還拿工作和以後有沒有發展前途來威脅我。

於是我就給他講大法好的真相,所謂天安門自焚真相,活摘器官真相等等。他也給我講共產邪黨的那套,最後他說:「我追求的就是權力和金錢,我最後問你一句你簽還是不簽?」我說:「我絕對不會簽的。」他說:「咱們今天誰也說服不了誰,那我就把這件事情報告給上級。」這時我的同事來辦事,順便把我帶走了。

第二天我們工長接到段裏武裝保衛科長的電話,語氣非常不客氣,說:「以後不能給他(指我)假,他要請假來段裏保衛科和我請假。」當時工長挺緊張。工長和管邪黨支部的那個同事又勸了我幾次,看我根本不動心,也就不說了。

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過了幾天,工長通知我說保衛科科長要找我談話。看來氣勢挺大,我心裏又有了一點緊張,第二天我穿戴整齊去給他講真相。見面後他說你說說吧,為何不簽名?我就從大法是讓人做好人,提高人的思想境界,大法的神奇,大法是更高的科學等方面講,越說正念越強,整個過程,我的態度很祥和,微笑的面對他,不管他說甚麼我都能用真相去解答,可能我心裏只有堅定的一念,師父也在加持我,我感覺自己很高大,誰也動不了我。最後他說你自己煉可以,不要宣傳,我說我不是宣傳,我是在告訴人們真相,我是在讓世人能認清邪惡,有一個好未來,這不是為我自己。

他一看根本動搖不了我,也就不了了之了。

這是師父給了我又一次寶貴的機會,並一直加持我、保護我,我也感到邪惡真的被消滅殆盡了,根本沒有能力去考驗任何一個大法弟子,他們現在一聽到法輪大法好像都有點敬畏。

環境好了,可是自己在做三件事上卻一再鬆懈,有時感覺做的很不好,心裏很難受。我一定要精進起來,和同修們一起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期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