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要落到實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我有一個常人朋友,幾次跟他講「三退」,他都顧左右而言他,不願接茬,我以為他是害怕。後來有一次他終於和我說,他已經退了,我聽了很高興,就問其何時退的,甚麼情況下退的,他就不願再說,並且說,退了也不管用,根本沒用。再後來,我通過和他聊天,才知道原來他根本不知道「三退」是為甚麼,對基本真相全然不知,仍然受邪黨謊言毒害,對法輪功抵觸。

雖然我無從得知他因為甚麼而做的「三退」,但從其言談之中,獲得的信息大致是,他可能是在遇到甚麼不順心的事情時,有同修和他講了「三退」,並且很可能把能實現當時的願望作為目地來勸退,並沒有和他講基本真相。當然,也可能是時間關係,沒來得及講。但是從他後來的反應來看,這個生命是否已經得救還很難說,他從內心裏接受的是邪黨的一套謊言,對法輪功相關的信息都懷著抵觸情緒,甚至一開始都不願聽。

我想,既然我們講真相是為了救人,那還是應該和人家把該講的講明白,哪怕時間緊張,也盡可能講一講基本真相,比如揭露自焚偽案,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等等,這也花不了太多時間,即使人家一開始可能沒有聽明白,講的過程中就是在破解他背後的不好因素了,同時記得發正念,這種情況,人家到後面就願意聽了。當然,肯定是有那種很難講明白,又十分激動的對像,但我們還是應當本著純淨的善心去做這件事情,至少讓他知道有人不認可他的那些被灌輸的謊言。

再有一種情況,就是光發資料,也不怎麼講。雖說講不好可能也會帶來負面效果,但我們發資料不也是希望其明白真相從而得救嗎?那如果能有機會,為何不多跟對方講講基本真相,然後再引導他去看真相資料呢?

有一次碰到一個年輕人,因為時間緊張,我直接問他聽說過「三退保平安」沒有?他說接過電話,但沒退,因為不知道是幹嘛的。我就很簡短的跟他講了「三退保平安」是甚麼意思,並且大大方方和他說,這事其實和法輪功有點關係,從而引入講法輪功基本真相的話題,人家並不反感。當然一開始我看出他有點狐疑和害怕,但我沒被他帶動。隨後他就很開心的和我聊這個話題了,最後不僅完全明白了真相,還說回去要和家人說勸其退出。我很高興,臨分手時送了他幾本期刊,叮囑他回去好好看,也請他的家人也看看,看明白了早做選擇。他特別高興,對我謝了又謝。我特別感動,感覺我沒費甚麼力氣。

因我曾撿到被人丟棄的真相資料,有的都弄髒損毀了,看著心裏挺難過的。所以想到,我們發資料也是為了救人,但人家如果反感和抵觸,那還是應該和人家先講清楚,根據情況再發放資料,可能效果會比較好一點,不然不僅沒救了這個生命,還使其造下業力害了他。

還有一種,就是利用手機微信或其它網絡社交媒體講的。這裏不是指專門做微信項目或其它網絡講真相項目的情況,而是以常人的身份,借助這些媒體平台,十分隱晦的講真相,旁敲側擊的揭示社會亂象,引導人如何如何的。這麼說吧,現在常人的道德水準確實已經下滑到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步了,人對善的理解已經很低很低了,有的人甚至認為,你說的事只要沒發生在我頭上就和我沒關係,這樣的人,你用那種隱晦的方式去講,想引導其升起善念,真的很難,甚至人家還會在心裏嘲笑你,多迂腐啊,都甚麼年代了,還講這些。因為在這些社交媒體上,你沒辦法直接講,說出來的話還顯得含糊其辭,不明不白,人家還覺的你故弄玄虛。反過來說,在這些社交媒體上長期活動,又容易勾起人的執著,結果,講真相沒講明白,自己還被常人的東西勾引而陷入泥潭,這樣的例子也不在少數。所以,真有講真相的心願,就大大方方去和人直接講吧,師父甚麼都安排好了,就等著我們動動嘴了。

無論採取哪一種方式講真相,要做就認真對待,落到實處,不以追求數量為目地,不抱有完成任務的心,我想,只要我們心態純淨,跟人家講明白真相,再勸其「三退」,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

以上是個人對目前講真相的一點理解,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