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的記憶 深深的感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二日】幾個村的同修湊到一起,大家敞開心扉,暢所欲言,各自談了自修煉法輪功以來,對自己觸動最大仍然記憶猶新的一些事,大家互相勉勵,做好三件事,表達對師父的深深感恩。現寫出其中的幾個小故事。

一、初讀《轉法輪》見「喜」字

今年五十四歲的麗珍(化名)剛打開《轉法輪》看時,發現每頁紙上都有一個大大的「喜」字,再看整張紙、字都是紅的,由此堅定了她修煉的決心。

煉功後,月子裏落下的腰痛、腿痛一天比一天好,漸漸的,她能站直了,還能幹點活了。她欣喜萬分,每天不落的煉功。

煉功後不久,有段時間她心口窩痛,痛得連氣都不敢喘,在炕上躺了一個星期,只吃了一隻梨,到醫院查了查,卻被告知:甚麼病也沒有。那之後她悟到:自己是修煉人,沒病了。真的,從那以後她再也沒生過病,再也沒有不舒服的感覺。

二、藥窟窿堵上了

玉梅(化名)講:修大法前,我是個真正的病簍子。月子裏得了嚴重的氣管炎、關節炎,喘起氣來像拉了個破風箱,齁嘍齁嘍的大老遠就能聽到,上趟廁所得扶著東西,甚麼活也幹不了……天天吃藥、打針。丈夫很生氣,「一年到頭忙著給醫院掙錢,到甚麼時候才能堵上你這個藥窟窿?」

得法後不久,江氏集團就開始迫害、污衊大法,看了電視,丈夫竭力反對,死活不讓我學,一天晚上,因為這個,我們又吵起來了。這次,我也豁出去了,法我學定了。我哭,邊哭邊擤鼻涕,擤了半晚上鼻涕。

睡覺後做夢,夢裏吐血,一灘一灘的鮮血。第二天早晨起床一看,晚上擤的鼻涕有一半是血。神奇的是,自那後,我身體就輕鬆了,甚麼活都能幹了,不用吃藥打針了。

從此,我這個藥窟窿給堵上了,丈夫也不再反對我煉功了。

三、丈夫借錢讓我去北京

七十一歲的吉珍(化名)說:我大兒子二十八歲車禍去世後,我整天以淚洗面,並且難忍的腿疼,還有甲狀腺瘤子,折磨得我整天沒心思過日子,家裏時刻籠罩在愁苦的氣氛中,丈夫出來進去唉聲嘆氣的。

修煉法輪功後,我無病一身輕,身體好了,也有笑模樣了,不僅家裏收拾得乾乾淨淨,屋裏屋外都充盈著歡樂。丈夫高興的說:「你煉功,我也跟著受益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想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可是,家裏沒有錢,丈夫就出去給我借了五百元錢,讓我拿著去北京上訪。後來,我被抓被迫害四次,丈夫都向他們要人。

四、大法賜子

今年四十五歲的真琪(化名)於一九九六年臘月結婚,可一九九七年卻發現得了甲亢,不能生育,貴重藥品吃了不少仍無濟於事。一九九九年,姥姥生病住進了醫院,她去陪床,聽人說煉法輪功好,回家後她四處找地方煉功,這年五月她得法修煉。

煉功後不久,她感覺全身輕鬆,身心愉悅。去醫院檢查,發現甲亢症狀已經消失。零一年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大兒子,全家人歡天喜地。大家都感謝大法賜給了他們這個孩子。

五、鄰居說:他們敢到你家翻書,我用鐵锨劈他

七十三歲的秀娥(化名)年過半百時遭遇雙重魔難:剛滿二十歲的小兒子不幸被電死,接著丈夫病逝。這沉重的打擊,使她痛不欲生,每到晚上,她心裏就難受,睡不好覺,還不斷起床嘔吐。因無錢治療也沒去醫院檢查得了甚麼病。後來,本村一個法輪功學員,教她煉法輪功。因為一天學沒上也不認識字,同修就邊教她識字邊學法,約一年半的時間,她就能通讀《轉法輪》了。

通過修煉法輪功,她明白了人各有命,終於從失去丈夫和兒子的痛苦中解脫出來,身體也好了,吃得好,睡得香。

鄰居看著她死裏逃生的事實,也很認同大法。有一次,上邊來人找她,鄰居就給她擋著,說她走親戚去了,實際她在地裏幹活。鄰居還說:他們敢到你家翻書,我用鐵锨劈他。

六、師父時刻保護我

一次,劍虹(化名)騎著自行車出去貼真相粘貼,貼完一張,又想繼續前行再貼,可是,車子怎麼也推不動,車把也扭不動,他下車一看,發現前車胎癟了氣。「這怎麼辦呢?」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他正發愁呢,突然,他抬頭發現前面有一輛警車。他恍然大悟:「原來是師父在保護我呢!不讓我往前貼了。」

過了一會,警車走遠後,再推自行車時,自行車一切又正常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