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這個悔過之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出生於一九四八年,一九九九年,姐姐向我和丈夫引薦法輪功,說這個功法如何好。當年我和丈夫學了一段時間。

由於我半信半疑,工作忙而沒有重視,加之又放不下吃藥保命的心,不久放棄不學了。但是我丈夫毫不猶豫的說:我學!可第二天,丈夫被汽車撞了,他沒有找司機索賠。見到如此,我罵他蠢,學了法輪功就不找對方麻煩了,哪有這樣的事?應該找對方賠償。我因不相信大法,常常找茬子對丈夫用多種方法折磨他,罵他、罵大法,有時還打丈夫。

二零一五年搬入新居後,我感覺身體不舒服,簡直是病魔纏身,吃藥也不靈了。到市一醫院檢查,醫生只告訴我兒子說我得的是腸癌。我吃了大量藥也不見效,住進醫院還是一天一天的惡化,肚子有明顯的坨塊。這時,我姐和丈夫又勸我學法輪功,我不聽反而罵他們,還說甚麼要學只學阿彌陀佛。

在醫院裏醫生說要馬上動手術,沒辦法只好聽醫生的,手術切除了一大盆子坨塊。術後各項指標不高,醫生說打點化療藥,繼續吃藥可保現狀。可是吃藥、治療沒有停,肚子裏面的癌細胞仍繼續擴散,坨塊一天又一天長大了,大到比懷雙胞胎的肚子還要大,痛得我呼爹喚娘,時刻要人按摩肚子。醫生開始給一粒麻醉藥「嗎啡」,漸增至六粒。還是痛得死去活來,我心裏很清楚隔壁病房已死了幾個人了,我也是等死,根本就起不來了,我知道這死期來了,但我又不想死,要死也要死到家裏去。

治不好回家了,這時想起了只有法輪功才能救我,於是我喚來丈夫,說我要學法輪功,丈夫說:早叫你學你還不學,這樣了才想到要學。丈夫要我退出入過的少先隊,我答應了,在退隊聲明上簽了字。還請丈夫給我寫嚴正聲明,聲明以前對大法和大法師父不敬的言行作廢,轉變態度,恭敬大法。我簽了字,請人發到明慧網

從此丈夫和我不斷的一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聽大法師父講法。

有一天,肚子痛得我休克了,眼睛閉上了,兒子說媽媽沒有呼吸了,孫子、兒子哭著喊我不能走,我醒來了。隔一天出現同樣情況,再隔兩天又出現了,這次人變相了,像死人一樣。但來家的姪兒瞧著我,說:沒死。我自己又活過來了。

這次醒來後我想吃東西,兒子餵了我一瓶牛奶。第二天兒媳婦熬了稀飯,我吃了小半碗,十多天來他們說我在說胡話,今天醒來第一句吞吞吐吐的說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知道是法輪功師父從死神手中再次救了我。

二零一七年陰曆二月三十日,天氣晴朗,我說出去曬太陽吧,曬了兩個多小時的太陽。附近的人都來看望我,說死了三次的人又活轉過來了,奇蹟。我告訴他們,是法輪功救了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是太神奇了。這時有幾個從來不相信法輪功或罵過法輪功的人,現在也興奮的說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

我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以此來印證法輪大法的洪大威德,一個曾經對大法犯過罪的人,因為觀念的轉變,最後選擇了大法,大法和大法師父不記過往之過,照樣救度,把我從死神手裏搶過來,使我的生命能夠延續。我下定決心: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會終身守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