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鞍山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九日】前一段時間夢見自己跟大學同學坐在相當簡陋陰暗的教室裏上課,時值寒冬,聽課的時候感到背後刺骨的冷,我就去教室後面看,看到教室的後牆上方有一個很大的洞,冷風從那個大洞吹進教室,我於是很吃力的去堵那個大洞,夢就到此為止了。夢中,那種刺骨的寒冷的感受是如此真切。我想夢中的那個漏風的教室應該是指我們地區的修煉環境吧,的確這兩年我們地區的環境不好。

明慧網上發表的《我接觸到的一些舊勢力及其安排》中所提到的「提婆達多」類型的學員,在最近幾年,我在我們地區看到有類似這樣的人,誠如文章中所描述的,這些人「基本上口才或文才很好,有些還有很強的理論水平,很能吸引人,好多還開著功能,有些甚至達到高度漸悟狀態。」「從個人心性角度來說,這種類型的學員有幾個特點:一是普遍不修真,說話忽悠誇大,比較虛偽圓滑或者說狡猾;二是內在特別自我自大,不向內修自己。出現問題和矛盾,一邊狡猾的保護自己,一邊把過錯推給別人。有些還會偽裝,表現出‘謙卑’能‘修自己’。」(當然,我倒不認為我們地區這些類似「提婆達多」類型的學員達到甚麼高度漸悟狀態,我覺的很多是外來的不良信息。)

目前,這樣的學員在我們地區還是很有市場,他們利用一些人的做事心(其實就是想在正法修煉中幹出點樣子來的功利心)使得這些同修領著他們到處走,他們說我們地區做的怎麼差,師父點化他(她)讓他(她)把我們地區的同修帶起來,這是我聽過的最多的自心生魔的話。這樣的人打著要把我們地區形成整體和把項目做好的旗號到處聯繫同修,籠絡人心,搶著做事表現自己,因為學歷高,懂技術,口才好,很能迷惑那些學法不深的同修,一定程度上,似乎已經形成了一種勢力,壟斷項目,打擊排斥異己。他們這幾年的所為給我們地區帶來的環境惡化至今仍未消除。

最初他們參與營救同修的事。報導寫的有些只是自己的臆想,沒有確認的事實就發給了明慧網;地方的迫害報導粘貼、勸善信的言辭也很偏激,有對迫害者詛咒的意思。我們一些同修在看了這樣的報導與製作甚至詫異於用詞的激烈,曾經多次勸阻過他們,不要把這樣的粘貼製作貼出去,不要郵寄這樣的真相信,這不是在救人,這是在把人推向反面,但勸阻無效,一些同修依然把這樣的製作文件到處傳遞印製散發、粘貼,直到明慧網上發表了《注意迫害事實文章的用詞和寫作心態》這篇文章之後,這樣的報導與製作才停止。

《注意迫害事實文章的用詞和寫作心態》所提到的那件因為報導的用詞偏激使被非法關押的同修遭到報復性的迫害事件正是我們地區發生的事。在他們這麼做之前,我們地區的一些善良的大法弟子通過對相關直接參與迫害單位的工作人員講真相,他們中一些人已經明確表示不再參與迫害了,但是,這種轟轟烈烈的不善意的做法就把一些人激怒了,致使我們地區的環境變的惡化,迫害變的嚴重,很讓人痛心。局面被他們破壞至此,他們依然不肯看自己的問題,在很多事情上依然不肯罷手,在一定程度上仍舊起著不好的作用。所以,我今天也不得不舊事重提,以此提醒一些不明真相的同修,不要再給其市場,以減少消除這樣做的學員所帶來的負面效應。

2014年和2015年的時候,我已經感受到了這樣的學員的所為所帶來的不好的作用,一些原本對大法弟子沒有惡意的警員開始有意的迫害大法弟子了。2016年,一些警員已不再掩飾他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近幾年迫害最為嚴重的一年,多人被綁架,一些同修受到了嚴酷的迫害。

去年發生在我們地區的6.28綁架事件中,一位我們本地的同修,在剛剛被綁架的時候,惡人還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十分清楚她具體的做事(這位同修被綁架後零口供),卻被本地的這樣的學員將她的名字與她的具體做事寫出來發到了網上。我見到本地的一位同修時,他很生氣的說:「邪惡還不知道的事,卻被我們自己給報導到網上。這不是對迫害事實的報導,這是在協助邪惡迫害同修。」實質的結果如此!就是這麼不顧不管的搶著做事。

前不久,一位同修因講真相被綁架,沒有暴露自己的姓名,在家人多方打聽下,事情漸漸的清晰了。那麼,很快的,這樣的同修就又急於的要聘請律師了,一些同修很氣憤:被綁架的同修自己並沒有暴露姓名,如果在此等情況下聘請律師的話,很可能就暴露了被綁架同修的姓名,反而影響了營救,更有可能會加重了對同修的迫害。急於做事的心竟可以讓自己如此的不顧忌同修的安危!

類似的事情很多,就不逐一列舉了。

在真相資料的製作上,我們基本上用明慧網發表的期刊與報刊,這樣的學員執意自己編輯,不通過明慧網發表,通過協調人到處傳播,很厚的一本小冊子,排版與內容都不算好,講真相的力度與明慧網上發表的期刊相去甚遠。

我去年的時候在天目中看到過一個彌勒模樣的形像,面容表現的慈眉善目,但留著魔鬼的髮式,我知道指的就是這樣的人了:以佛的面目行魔之事。那個魔鬼的髮式指的是這樣的人是在練邪法,當然肯定是不自覺的了,誰敢有意如此而為呢?

既往不咎,這樣的學員的過往之亂法之事我不會講,不管怎麼樣,師父還在管著;不管怎麼樣,他們都不是有意的做不好的事;不管怎麼樣,畢竟也吃了那麼多的苦,我不能傷害其,也沒有權利傷害,我不能毀掉他們還有的修煉機會。但他們對鞍山整體的環境有了相當負面的影響,而且還在繼續,那對於目前的事我就不能不說。那麼我也希望這樣的學員能夠停止目前的行為。在正法修煉中追名逐利,做甚麼能有威德?又會得到怎樣的結果?

或者有的同修覺的很多事你不讓他們做就沒人做了,在我以為,這也是一些願意與這樣的學員配合的同修為開脫自己做事心的說辭,回過頭來看看,很多事是做了,可實質的結果怎樣?不是看到了嗎?!況且,真的是沒人做,還是一些同修被攔著不讓做?兩個例子:去年的時候,我們本地的一位同修在監獄遭到了嚴重的迫害,我無意中見到了這位同修的姐姐(也是修煉人),她講了她妹妹在監獄被迫害的事實。我問:「這件事怎麼不見報導?」後來,我跟一位協調人說了這件事,他說,你不用管,這件事有人管,你管了,人家會不高興的。這個迫害事件已經過去至少是兩個月了,網上還是沒有具體的報導。我後來約見了那位同修的姐姐,把迫害的具體事件在網上報導出來。前一段時間,因為又有一位同修被邪惡綁架,我跟一位協調同修說要找律師,她說:「你不用管,這事有人管。」我沒跟這位同修提被綁架者的姓名,而她連被綁架的人是誰都不知道就說「有人管」這樣的話。其實,她說話的意思是這種事不歸我管。這種阻止的情況不少,其他同修也有遇到。我們應該按照師父教的,出於大家共同把事情辦好的基點和心態,儘量做到無私無我的做好該做的事情。

希望每一位同修都能在所剩的時間內清醒的走正走穩走好,不負使命,多救眾生。個人所見,偏頗之處還望見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