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在消沉嗎?

與仍在消沉中的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仍在消沉中的同修,你是否與我一樣,曾經非常精進,在單位裏、在生活中,得到了常人的認可,許多人因為你的講清真相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後來,你又是否與我一樣,開始慢慢的放鬆,終於有一天晚上沒忍住,在網上搜著看了一場電影甚麼的,看的時候很興奮,看完後覺得心裏很愧疚,愧疚到沒有膽量也沒有臉面去學法,覺得這可怎麼面對師父呢,滿心裏都是電影的情節,也靜不下心來學呀。於是就先不學法了,今天晚上先睡吧,睡醒後明天就是新的一天,新的開始。但是第二天早上晨煉沒起來,發正念沒起來。於是白天上班的路上,遇到別人也沒有底氣講真相,覺得自己既沒有學法,也沒有發正念,還看了一堆常人的東西在腦子裏,講出的話怎麼會有力量,怎麼能破除邪惡灌輸的錯誤思想呢,所以還是別講真相了,回家好好學法。可是晚上心裏就更不安了,師父講法都是讓我們去掉執著,做好三件事,可我該做的三件事都沒做好,沒臉見師父了。為了擺脫這種心理上的自責,第二天晚上就更用電影、微信等常人的東西麻痺自己,就這樣一圈一圈的惡性循環下去。

消沉的同修,你是否還與我一樣,心裏知道大法弟子不怕有錯,趕快改過來就好,消沉只會讓邪惡高興,而讓師父傷心,但是總是好不了一天兩天,哪天沒忍住看微信時間長了點,心裏便不住的罵自己,怎麼這麼不爭氣,這麼點事都做不好,這怎麼去見師父呀。於是,一邊埋怨自己,一邊任由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今天晚上又甚麼法也沒學。或者乾脆豁出去了,今天把想看的電影都看完了,以後再也不看了!結果只能是,以後更管不住自己了。

時間拖的越來越長,走回精進的狀態裏也越來越難。隨著師父講法越來越嚴肅,各種天象的變化也好,明慧上同修的交流也好,都讓我覺得時間真的不多了,真的很快就結束了。著急、後悔、自責……各種心情在心裏翻湧。同修,你是否與我有同樣的感受?你是否也有過我下面的想法──

師父說過每個大法弟子都代表了一個龐大的天體,別的同修一刻不曾浪費過,自己浪費了那麼多時間,怎麼還能把自己的宇宙都歸正過來呢?別的同修救了那麼多眾生,自己好長時間都沒有講過真相,怎麼可能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呢?

學法時看到師父說:「他今天沒做好,你舊勢力不是還在迫害嗎?我叫他明天再做,一定叫他(她)們做好!」[1]我就覺得,那個時候是二零零三年,還有好長的時間呢,現在都已經二零一七年了,就算做好了還有多長時間去彌補錯過的時間呢?師父告訴我們:「朝聞道,夕可死。」[2]我就覺得,雖然我聞到道了,但是修煉如果不能圓滿,也沒有下一次機會,古人的夕可死對我又有甚麼用呢?

我將來就是沒法跟著師父回去的那個人了,沒有下一次修煉機會了,前途無望,可又都是自己作的,怪不得別人。我又不想放棄大法,世事的一切師父在法裏都講的那麼清楚,要讓我像常人一樣,一頭紮在社會裏為了工作生活而活著,我覺得真是行屍走肉,還不如死了好。於是,將近兩年的時間,我都在漫漫無邊的消沉中,看不到盡頭……

最近與一個同修交流之後,我終於明白,為甚麼自己久久陷在消沉之中,無法自拔。其實是法理沒有搞明白。

從師父的法中我們明白:舊宇宙的理是成住壞滅,到了壞的時候,無法自我圓容,只能越來越壞下去,走到最後就是滅掉。而新的宇宙健全了過去的不足,當生命開始壞的時候,大法會發揮圓容的作用,把生命從新變成好的生命。也就是說,哪怕是新宇宙的生命,他也不會一直都那麼的美好。雖然師父一直說大法弟子偉大、了不起,但我們畢竟還是在人中修,不可能不犯錯。

師父傳法的時候,是把我們從地獄裏撈起的,可想我們當時有多麼的不好,大法弟子即使有錯,甚至錯的一塌糊塗,最後能在大法的指導下改過、做好,這就是在證實大法,證實師父和大法的無量智慧!證實法,並不是說我一直走的很平衡,大步流星的走過修煉的道路,因為人在修煉,這是不可能做到的。證實法,是我們摔過跟頭,犯過錯誤,卻在大法的指導下變成好的生命。師父說過:「得允許人家有錯誤,得允許他改,這就是我們法的偉大之處。」[3]

所以我犯錯了,不論是大錯小錯,不論我自己覺得這個錯是多麼的不應該犯,那又能怎麼樣呢?修煉就是會犯錯的!我覺得這種錯誤不可饒恕、無可挽回,這也只是我自己覺得,可是師父卻說過:「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 ;「佛法無邊是甚麼意思呢?他有的是辦法,有的是能夠斟酌每個人的情況來度人。」[5]在這天上地下,沒有甚麼是師父做不到的。師父說:「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6]關鍵是我們自己不能放棄自己。就像西方諺語裏說的,上帝只會幫助那些想要自己幫助自己的人。

至於說時間還夠不夠,考慮這個問題真是沒有任何用處。曾經我想抄書,後來一想,沒準哪天就結束了,還是多讀幾遍吧。可是如果一天只抄一頁《轉法輪》,到現在也能抄兩遍多了。我覺得快結束了,只是我自己覺得,時間從來都只是師父才能掌控的。所以,誰說時間不夠了?時間緊迫,我們應該珍惜,但是不能走到另外一個極端上去呀。哪怕真的不夠了,努力的向前走總比不進而退更明智吧?

再想一想,既然師父講的那麼明白,為甚麼我還會自暴自棄,破罐子破摔呢?

回想三十多年的人生路,我總是特別要強,不能容忍自己做錯,上學的時候考試哪一次沒考好,我都會哭一場,父母反倒要安慰我別在意一次考試。從小到大,我都在別人的讚揚聲中長大,似乎我的一切都是那麼美好與優秀。學了大法以後,師父說我們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所以,在與人交往中,我都特別在意,生怕自己哪裏做的不好,讓常人對大法有所誤解,於是我更不能讓自己犯錯,一旦哪件事情自己錯了,而且是師父在法中明確講過的,比如說不能發火、不應該看常人的電影電視,再就是晨煉、發正念、講真相方面,在這些地方只要我做不好,我就覺得我不配當大法弟子,我給師父和大法抹黑了,我是不可饒恕的。

兵法中有一句話:「攻城為下,攻心為上。」邪惡就讓我覺得自己不堪,從而失去了從新做好的勇氣,連從新做好的勇氣都沒有,怎麼可能從新做好呢,於是做的更不好,就更覺得自己沒用,於是就始終走不出消沉的狀態。換句話說,舊勢力一直在加強這種凡事要好、不能犯錯的完美主義思想,而修煉中怎麼可能不犯錯呢?這才是舊勢力的手段哪!徹底毀掉你修煉的信心,讓你自己去放棄,自己去退出。

仍在消沉中的同修,你是否和我一樣?如果是的話,也請你走出這種消沉的狀態吧!也許我們真的錯過了很多的機會,浪費了很多的時間,少救了許多的眾生,犯過許多的錯誤,但我們今天勇敢的面對自己,用大法去歸正自己,我們就在證實法,證實師父和大法無量智慧和能力!別再被舊勢力的手段迷惑,因為師父講過:「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7]

個人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