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色慾心

讀同修交流文章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長期以來我一直以為我沒有色慾心,因為我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人,特別是男女關係上,把握的很好,修煉前就是個穩重、嚴肅、不和異性接觸的人。修煉大法後,更是看淡人間的那點事,我也很瞧不起那些在男女關係上犯錯的人,隨著修煉逐漸的斷慾。我暗自高興在修心斷慾方面比別人好修。

可是在我洋洋自得色慾方面不會出問題時,一個突發的事件出現了,光天化日之下,讓我看到了一個赤裸著下身的男子……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我哪裏出了問題?我三步併作兩步跑到了同修家,一進門,我就對同修說:「我遇到一個流氓。」同修說:「不是偶然的,向內找吧。」「不可能,我在這方面是十分檢點的,色慾之心早放下了,他就是個流氓。」我向內找,也找不出我錯哪了,這件事就過去了。

但畢竟遇到這樣的事叫人煩心,時不時在我腦海裏翻出這件事。其實就是去我的色慾之心。想起來就覺的噁心,人間的事不就是和泥玩嗎?想想都覺的髒,但他的出現肯定是有原因的。

去年夏天,我和同修去飯店吃飯,我們各要了一碗餛飩,正吃著,我無意中一抬頭,對面桌子上一位穿戴得體的男士驚訝的樣子在看我,好像認識我似的,當我們對視時他的臉紅了,並微微皺眉似笑非笑的搖頭。「他認識我?在哪裏見過?」我好像要亂了方寸,我的腦子在急速的翻騰著,我不敢看他,低著頭,只覺得心裏一陣狂跳……

回到家裏,那個男人的影子還在我腦海裏,我的心靜不下來了,時不時的還回味一下他那眼神。我是不是動了色心了?我怎麼被他牽動了?我還是個修煉人麼?我一次次的問自己:為甚麼看到這個異性心動?會有異樣的感覺。自認為色慾這關不是過的很好嘛?怎麼被一個人盯著心就會狂跳?我是個有家、有丈夫的人,應該做好妻子的本份。不能有半點非分之想。雖然我們只是對視了一下,但我覺的真對不起自己的丈夫,我恨自己這麼沒出息,我要從新審視自己,查找自己的色慾之心。我聯想到我遇到的那個「流氓」,那絕不是偶然的,是在幫我去色心啊,可我沒意識到,沒從心底裏挖找色慾的根子,一拖好長時間了,如果不遇這回事,還以為自己很乾淨,修的挺好呢。

我當過知青,下鄉回來已經二十六七歲了,那時也不知找對像,家裏人急的一再催我,一晃快三十歲了。最後在本單位經人介紹了一位,就草草的結婚了。結婚後,聽別人說: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現在回頭一看,還真的不太如意,當時看好的是他的人品。但畢竟成一家人了,也就老老實實的過好日子吧。可是心底裏還有那種追求異性美的渴望,記的在好多年以前的一次聖誕節宴會上,一個帥氣、灑脫的男子坐在我對面的桌子旁,我癡癡的看了他一眼又一眼,把他藏在我心裏,直到現在,我還記的他的模樣。再到後來,我就把這種愛慕之情轉移到男明星身上,隨著年齡增長逐漸轉移到英俊的男教練身上。但這只是偷偷的「暗戀」在心底,藏的很深很深……

師父說:「還有一種魔的干擾形式,也是人人都能夠遇的到的,我們這一法門也是人人都能夠遇的到的,遇到一種色魔。這個東西非常嚴重。」[1]

修大法後,我知道修煉人首先要過的一關就是色關,我把自己包裹的緊緊的,我對內、對外,都宣稱我沒有色心,我已斷慾。以為夫妻之間斷慾就是過去了這一關。修煉是嚴肅的,我心裏的慾望被保護著,不願意把它當成色慾之心拿掉,那是真修嗎?

當我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也談對欲的破除》,啟悟我寫出這篇文章,暴露出我藏在心底裏的骯髒色心,正如文章中所說:「一絲不捨都不可以有,不可以殘留,哪怕一個細小的不易察覺的保留,都可能是死而復燃的惡因。」是啊,修煉就是這麼嚴肅,一不留神就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這樣的例子太多了。萬萬不可掉以輕心,修煉無小事啊!

色慾之心必須要修去,一個修煉人,心裏應該裝著法,怎麼還能有它的位置?同修文章中說:「當誘惑出現時,第一念,滅!用法中修出的正念與決心滅淨它!必須有這樣果毅的決心,正念滅除邪魔。」

從現在開始,我必須把我「心裏」的這兩個男人清除掉,徹底清除色慾心,解體我空間場的邪魔亂鬼和不好的因素,加大力度發正念,走好走正最後的路。

我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寫出這樣好的交流文章。每當我遇到困難和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時,明慧網的文章總能及時出現在我的眼前,是師父在給我指明修煉的方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