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色慾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我是一名教師,今年七十四歲,二零零七年,輾轉來到市內,幸遇一位大法弟子,他非常智慧的、很自然的給我洪法,我也很自然的走入大法修煉中來。雖然得法較晚,但我的感受卻千言難訴,師父給我改變了人生,詳細的不說了,只說生命進程這一方面,特別明顯突出:我在十八歲那年,算命先生給我算卦說:享年六十八歲。

得法前,我像個病秧子,是個藥簍子,弱不禁風;可現在無病一身輕。人們都說我好像四十多歲、五十多歲的人,最多不超過六十歲。我也開玩笑說:「哪有那麼大,我才三十七(公歲)。」人們說,你可真不像七十多歲的人。我的自我感覺亦如此。這就是修煉大法的結果,這就是慈悲偉大的師尊賜予的美好和殊勝。

十年來,在修煉的路上,感覺提高很大。這些具體修煉過程,就不講了,只就過色慾關這方面談一下修煉過程及一點認識。

表面看起來,七十四歲的修煉人還談過色慾關的問題,著實有點可笑,你還別笑,對我而言,還真是要過的一大關。

前面不是講了嗎?人們說我看上去四十多歲、五十多歲,根本不像七十多歲的人,說你身體真好!我的自我感覺亦良好。我老伴去年去世了,所以認識的常人有好幾個給我找老伴,同修中亦有。為甚麼?說來,就是自己有這顆心。

比如一個小同修給我介紹老伴兒(同修)時,我就動了心。當時師父立刻點化我,才未敢發展。

有一次,常人給我介紹一位六十多歲的退休常人,她一般的看不上,卻看上了我。此人端端正正,白白淨淨,較有氣質,騎一輛電動車(我們在同一車棚存車)。當車棚主人(早已給其做了三退)給我介紹時,我心裏真的很高興。雖然嘴上說了兩條冠冕堂皇之語,婉言謝絕,但心裏放不下。當時就跟人家說,我沒修煉,肯定願意(回來想想,我對自己說,你要不修煉,早就不存在了!)。後來,人家又對我說:「你們還不食人間煙火了唄?」從這也體驗到在符合常人狀態下修煉的微妙。

在這一階段,我還有一個為他人著想,而又能解決孤身問題的圓滑思維:就是渴望與一經濟上有困難而修煉狀態較好的同修結合(其實是為我為私的),這樣能使其一心撲在修煉上,兩個人互補互修,何樂而不為呢?同時,還解決了兩個都是孤身的問題等等,其實都是人心(你怎麼知道人家是孤獨的?各人都有各人修煉的路)全是為我的、為私的,歸根到底就是色慾心未去。

師父說:「但是有一個問題,是凡延長來的生命就得百分之百用於修煉,不是為了在常人中生存的。」[1]「可是你想一想,我們延長的生命是給他過常人的生活呢,還是嚴肅的讓他修煉?如果他擺不正這個關係,不緊不慢的修煉怎麼能行呢?給人延長生命絕對的是為了修煉而做的。他還像原來那樣,就很難保證他不失去生命。」[2]「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3]

尤其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師父在《致歐洲法會的賀詞》中嚴肅告誡我們:「有漏、有人心、有執著都無法走好以後的路。」「放下太多、太強的執著,走好自己的路,這過程就是你們的道。」

所以我堅定的要修去這個色慾心。首先發正念,加大力度清除色心,清除色魔的干擾,讓它們死,它們就會被清除(在清理自身空間場時加的)。然後,在學法小組,鄭重曝光這一不好的思想念頭,用法來歸正自己。

在此,我也想給像我一樣的同修提個醒,年齡已在六、七十歲了,不要再用人心打小算盤了,甚麼孤獨哇、寂寞呀,你已經得法了,有師在,有法在,又有這麼多同修在一起,何談孤獨、寂寞呀?有的說隨其自然吧,有合適的就找,沒有就拉倒,讓我看這個「隨其自然」用在這裏是不恰當的,趕緊歸正自己吧,放下一切人心,珍惜每一個提高的機會,在精進中兌現誓約,珍惜師父為弟子承擔罪業延續來的寶貴時間。分秒必爭,做好三件事,多多救人吧!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