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次失明後康復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二月正式走入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四歲,獨居。二十年來,一直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健康,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在修煉中,也遇到許多次關難,由於一心堅信大法、堅信師父,都順利的過了關。這裏想說的是最近兩、三年,我經歷的三次比較大的關難,右眼三次失明,我是如何信師信法走過來的。

第一次是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傍晚,我發完正念後感覺眼前有網狀物動來動去,大約到七點多就感覺看不清東西,不久右眼就甚麼也看不見了。我立即意識到:要向內找,是不是自己有甚麼漏讓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對我干擾迫害。我沒有怕,馬上坐下來雙盤發了四十多分鐘正念,發正念時心很靜,堅信有師在、有法在,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修煉中遇到的一切關難都是假相,否認舊勢力的干擾迫害。

第二天,我正常煉功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救眾生,購物花真相幣,並且與同修交流切磋,同修們都很熱情,提了很多寶貴建議,與我一起集體學法。雖然右眼失明,左眼戴上四百度花鏡照常學法看書,不把右眼的事放在心上,二十天後,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下,我的右眼復明了,完好如初。

第二次是二零一五年五月初,我和同修外出講真相時把舊太陽鏡丟了,由於對太陽鏡還有些執著,認為它可以保護眼睛,我就去附近一家眼鏡店讓他們測一下我的花鏡度數,要配個太陽鏡,店員熱情地勸我做一下電腦驗光,驗完後她說我有點白內障,但不礙事。結果第二天就發現右眼又看不清了,並且視力下降很快,不久就完全看不見了,左眼視力也越來越模糊。我想這是又一次過關,想起師父說過:向內找是法寶。我一定是在修煉中有漏,要更好的做好三件事。

這一次眼睛不好的狀態持續的時間很長,學法看不見書上的字,我就帶上四百度的花鏡再手拿高倍放大鏡一個字一個字的學;出門認不出對面過來的熟人,但我仍堅持和同修一起外出講真相救眾生。就是信師信法,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找自己的漏,修正自己。

很快,子女發現一同吃飯時我因看不清盤中的食物夾不起菜,知道了我眼睛的問題,非要帶我去醫院。我說,大法的神奇我有切身體會,我堅信大法,一定能順利過去的。子女看拗不過我,答應再等等看,不行一定得去醫院。

一方面子女強烈要求去醫院,一方面眼睛看不見影響學法和外出講真相的效果,我有些焦急,八月初與幾個老年同伴悄悄報名參加了一個老年公益活動「愛眼萬里行」。因為自己內心有些猶豫,沒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結果女兒知道後堅決要求去大醫院正式檢查,我抱著去醫院也不會動搖的想法,一路念著我是法輪大法弟子,一切舊勢力的安排我決不承認,被子女帶到了醫院。

到了醫院眼科大夫做了初步檢查:右眼嚴重充血,看不到眼底,左眼玻璃體渾濁,要做眼部造影。造影需要先做心電圖及血糖檢查。做心電圖時,檢查的大夫吃驚地問:「你難受嗎?」我笑笑說:「不難受啊!」她說:「你有大面積心梗,比你輕很多的都不一定搶救的過來,你居然不難受?」主任醫師來了一看也非常吃驚,問我有沒有呼吸急促、困難的時候?我回想起一年多前有段時間上樓氣喘、胸悶,應該就是那時發生的大面積心梗。大夫說,我的心梗已經變成陳舊性的,但是心臟壁已經非常薄,一定不能累,同時天天吃藥,維持心臟正常功能。血糖檢查結果也出來了,是四個「+」號,糖尿病專家看後說,眼睛失明是糖尿病併發症,必須堅持服藥減緩病情發展。就這樣,眼睛沒看成,卻又出現了心肌梗塞和糖尿病。子女們都嚇壞了,按醫生藥方買了一大堆藥讓我吃,並要求我去他們家住。子女們都上班,外單位的人我也都不認識,也沒有認識的同修,對我煉功學法很不方便,我堅決不去,他們就輪流來我家陪我,讓我吃藥。

我在子女的監督下吃了幾天藥,內心備受煎熬,這麼多關難我都過來了,難道這一次就這樣掉下來嗎?想起幾年前,騎自行車摔倒,腳脖子腫痛仍堅持盤坐煉功,第二天就消腫好了;還有一次摔倒胳膊肘摔得鮮血直流,很多天不能彎曲伸直,膝蓋也摔的當時起不來,簡單清洗包紮也沒用藥,一個多月後,連點疤痕印兒都沒留下就好了。還有大夫說的所謂「心梗」,我沒吃一粒藥就過了關,這是吃藥求醫能解決的事嗎?醫生說我不能受累,可我在所謂的「心梗」後與二女兒一起坐飛機去寶島台灣八天環島遊,看到了嚮往已久的自由世界大法弟子煉功講真相救眾生,去了師父曾賦詩的日月潭並上到了阿里山的最高峰,這哪是一個嚴重心梗病人能做到的事呢?我是修煉人,有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我沒有任何病,怎麼能掉進常人中不悟呢!

我下決心不再吃藥並把想法告訴了二女兒,女兒表示理解,也支持和相信大法,就是看我這次不好的狀態持續時間太長,有點動搖。我也向內找,確實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不僅沒有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還有更嚴重的執著心沒有放下。修煉這麼多年,一直沒有把喜歡吃甜食的心放下,對各種水果糖、硬糖、軟糖、白糖、紅糖等都喜歡吃。做菜也要放點糖,覺的好吃。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吃肉問題時講過,有對任何食物的執著都不行。師父還告訴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沒有把師父的話牢牢記在心中,還去眼鏡店測花鏡度數,被勸電腦驗光,買太陽鏡;著急眼睛不好不能看書學法,聽信了報紙上的「愛眼萬里行」。我是個修煉人,身體是沒有病的,去測這個那個的,不就是去求了嗎?做的太差了,應立即改正,不能再不悟了。

就這樣,我拒絕吃藥,拒絕子女多次要求再去檢查,專心學法煉功講真相救眾生,做好三件事。到了十月份,右眼能看到光了,漸漸能模糊的看到東西了,同時左眼也看得越來越清晰。大約到十一月份,雙眼都恢復了視力。我深深體會到信師信法真的很重要,心裏有一絲動搖、一點不堅定都會被舊勢力鑽空子,而只要堅信大法和師父,一切關都能過。

二零一六年七月底,我的右眼第三次失明。

事情是這樣的:一天大女兒幫我把室外的花盆搬進屋來,我發現上面有一些蝸牛,就把它們撥拉下來用報紙包住,為了防止蝸牛再爬出來,我也沒多想就用錘子砸了幾下,當時腦中一片空白,甚麼也沒想,第二天發現右眼又看不清了,我突然想起昨天蝸牛的事情,十分懊悔,修煉二十年了,怎麼還犯殺生這種錯誤呢?這是犯罪呀!我馬上向師父承認錯誤並和蝸牛們善解,堅持多次發正念,念師父關於善解的法,同時加強學法煉功。每週三天出去講真相救眾生,參加兩個學法小組。大約一個月,右眼再次恢復正常。

修煉二十年有餘,經歷過的事情很多,我深刻的體悟到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修煉的路上不斷修正自己,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在此,再次感謝師尊!感謝大法!

初次寫稿,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