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綁架後信師信法 正念解體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邪黨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來,我不管嚴寒酷暑、颳風下雨,每天都堅持出來講真相。從二零一五年到二零一七年,我三次遭綁架,但我信師信法,堅定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當天就安全回家。我沒有因為被綁架而嚇住,第二天又走在了救度眾生的大道上。

一、二零一五年被綁架:為八人退出邪黨組織

二零一五年一月份的一天,我去菜場買菜,邊走邊講真相,我給一位中年男子講真相。剛一開口,他就說,你是法輪功。立即抓住我的手,馬上用手機打電話。我無論怎麼勸說,他就是緊緊抓住我。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最後來了警車,把我綁架到公安局。

先把我關在小房間,警察一次次來提問我,我不配合。我想師父就在我身旁,我一點也不害怕,我來了就是來證實法的,是來救這裏的眾生的。所以我遇到這裏的任何人,不管是誰,就是給他們講真相。我講大法的美好、講法輪功是教人道德回升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再講自己修大法後思想境界的提高、身體的變化。並利用時機,給當場的一個六一零、和一名青年警察退出了邪黨組織。

到了中午,他們把我換到大房間,那裏拘留了好幾個人,有六個人在門口看守。我先盤腿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然後開始講真相。看守的人大叫,不讓我講,我不聽,就是講。我說,我是教師,我給你們講故事。我講自己修煉大法的神奇事、講善惡有報、講傳統美德的故事。並利用時機給我旁邊被拘留的小青年退出團隊組織。

一位被拘的老年婦女被警察鎖在鐵椅子上,又哭又鬧。我說,阿姨,你不要哭,聽我講故事,並勸她退出邪黨組織。到了下午,她高興的唱歌了。

中午,警察輪流吃飯,問我吃甚麼?我說不吃,回家吃。繼續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新來的一個六一零的人聽了真相,笑了,我給他起了化名,退出邪黨組織。

這時,有人拿表格進來讓我簽字,我不簽,就是講真相、勸三退。去廁所的路上,也給陪同的警察退出團隊組織。

到了晚上,一個警察說,你可以回家了。並指著旁邊的兩個警察說,阿姨,這兩個還沒退呢,你快給他們退了,我給起了化名,退出團隊組織。

這次被綁架,給八人退出邪黨組織。在師父的保護下,安全的回到家。一到家,我馬上跪在師父的法像前、叩頭,含著淚水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二、二零一六年被綁架:見人就講真相

二零一六年的一月份,我在買菜時,突然兩個警察出現在我的面前,「你是某某嗎?跟我去派出所一趟。」我不去,他們硬把我拉進警車,關在警所的地下室。

從警察的提問中,我知道是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了。我求師父加持,發正念、向內找,並講真相,勸三退。凡是接觸到的人我都讓他們知道大法好、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修真善忍做好人,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讓警察放我回家,他們說,到時候會放你的。問我吃甚麼,我說回家吃。

我對他們的提問,一概不配合,拒絕回答,就是講真相。一個青年警察拿來一疊表格說,你是老師,請填一下。我說不填,我只能接受師父的考核。只見那警察拿著表格呆呆的站在那,一動不動,一會兒才緩過神來,拿著表格走了。

下午三時,放我回家,把包還給我,裏面的真相資料一份沒少。我說為甚麼不留下看看呢?了解真相對你們有好處。

警察說要送我回家,我怕他們又送我去甚麼地方,拒絕了。可警察真誠的說「真的送你回家,我們不開到你家門口,你說甚麼地方下,我們就甚麼地方停車,好嗎?」

進車見到司機,我說:「司機你好,見到就是緣份,你是黨員還是團員?」簡單講了一下為甚麼要三退,並化名給他退出邪黨組織。旁邊的負責人說:「你怎麼見人就要講。」我說:「這是我的使命。」

在路口,見到老伴焦急的在等我,我要求下車。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又闖出了魔掌,安全回到家。

三、二零一七年被綁架:解體背後邪惡因素 半天回家

二零一七年也是一月份的一天,一位青年同修來送資料剛走,資料放在台子上還未來得及收藏。兩個警察就來敲門了,讓我跟他們去派出所,為了保護資料,我就跟著他們走。

一進派出所,就聽到六一零人員對警察說,快去抄家,看看有甚麼東西?我立即明白,我的電話被竊聽了,他們知道今天青年同修要來。

我趕快盤腿發正念,解體控制警察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請師父加持弟子。我想警察是真正的受害者,不能失去救度他們的機會。我沒有怕心、心態平穩,語氣和善的開始給他們講真相。現在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煉法輪功。香港、台灣也都是公開煉的,只有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等一夥的不叫煉。現在大量惡人都遭報應了,要他們守住良知,不要助紂為虐,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短短幾句話,就解體了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使這些人態度馬上轉變了。接著,我還給兩個警察用化名做了三退,他倆都笑了,說中午放我回家。

回家後,老伴告訴我,師父點化他,趕快把資料收起來。警察來時沒抄到資料,順手拿走了師父的法像、和桌上的幾張光盤。接著老伴馬上去派出所要人,聽他們說很快會放我回家。

幾天後,我去派出所要回了師父的法像。我告訴他們,我師父是大佛,法像不能隨便放,如有不敬大佛,你們派出所出了大事,可不要怪我不告訴你們啊。他們讓我進去簽名後再還我。我說,為甚麼簽名,你們來我家,難道是我簽名讓你們來的嗎?你們不要知法犯法。警察只好把師父法像還給了我。

門口坐著的一個警察問我,你是老師嗎?姓甚麼?是哪個學校退休的?我如實的告訴了他,藉機給他講了真相,並給他退出邪黨組織。

在三次的綁架中,我心中有師有法,始終坦坦蕩蕩,鎮靜自如。在邪惡面前正念十足,無所畏懼並抓住機會給世人講真相。我就想既然來到這裏,就把這迫害當作一次消業和提高的機會吧,我深信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每天出去講真相,師父就把有緣人引到我面前、遇到魔難時,師父又為弟子化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