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百信師信法 真正實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於二零一一年四月開始修煉大法,因學法不深,法理不清,人心較強,把做事當成了修煉,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一次發神韻光盤時,我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到當地派出所,送拘留所迫害十五天。

回家後發現,師尊法像、打印機以及大法書籍都不見了。女兒說被警察抄走了。當時我信以為真。我失去了大法書,等於失去了生命的感覺,活著沒意義了,和同修交流,想去警察那裏要回。同修對我說,不要著急,我覺的你的女兒沒跟你說真話,你再好好問問她吧。同修的話提醒了我,是呀!當時在派出所,我沒說出我自己的任何個人信息,警察怎麼能知道我的住處呢?

我找到女兒說:你看著我的眼睛,對媽說真話,媽的那些大法的東西真叫警察抄走了?她不看我,轉過身去,後背對著我說:「你再煉我就去死。」

當時我的主意識非常清醒,知道這是邪惡不想放過我,利用女兒往下拉我的又一伎倆,當即就回了她一句「人各有命」,心裏是衝著邪惡說的。沒了邪惡的支撐,女兒再也不說些甚麼了。可我心裏急呀,她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話,用沉默與我對抗。過去兩週了,她也不給我。

一天見不著大法書,我心裏就不踏實,想用人的辦法要回:我是你媽,從小把你養大,你得聽我的。想給她來個下馬威。這時想起師父的法:「哪裏出問題,哪裏就是需要去講真相了。」[2]我平靜祥和的對女兒說:你聽著,媽告訴你法輪大法是佛法,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3]。也就是說,媽修大法,做好人,沒有錯,你會受益的。但前提是,不反對大法和支持大法弟子的。相反的,反對大法,不支持大法弟子的,站在大法的對立面的,迫害大法的,不但不能受益,那就犯下了下地獄的罪了,永遠不能出來了,誰也救不了。那些書是宇宙大法,打印機是打印真相資料救人的,你都還給媽,就等於在邪惡迫害時你保護了大法的東西,支持大法,幫助大法弟子。大法師父會讓你得福報的。如果你真的不還給我,我會再請一套回來,你阻擋不了我修大法。但是,你就沒有得福報的機會了。媽把道理講給你,你自己選擇吧。

結果在第二天我再問起大法書時,女兒說上陽台去看吧,都給你拿回來了。

大法弟子堅定正念的一句話有強大的威力

一次和同修配合,對一位四十歲左右的男士講真相。我向前問到,老弟,知道「法輪大法好」嗎?知道三退保平安嗎?他說他岳母是煉法輪功的,但沒有三退。我說那是你沒明白真相,真相明白的沒有不退的。接著我就講起法輪功是甚麼,共產黨是甚麼,當講到共產黨是邪黨時,他不愛聽了,開始爭辯起來,幫邪黨說話。這時同修過來接著給他講,我配合同修對著他發正念,解體他背後阻擋他聽真相的黑手爛鬼,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但他仍然不聽真相,和同修辯論。

這樣下去,怎能救了他?我想起求師父加持,讓他得救。師父說,「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4]心裏想著請師父加持弟子,同時嚴肅的告訴他:你住嘴,你別吱聲,聽大姨對你說。你不聽真相,能得救嗎?你大姨是在救你呢。他真的不出聲了,靜靜的聽著同修講。同修講完後,他明白了真相,態度馬上發生轉變,做了三退,連聲說謝謝,我和同修會心的笑了,並齊聲說謝謝我們師父吧!是師父要我們救你的。

改變觀念

我左眼皮內(眼眶下,眼球正上方凹處),長了個粉瘤,二十年前去醫院,眼科醫生在左眼皮上打了麻藥,把內眼皮翻出來,做手術把瘤拿掉了。得法後,發現在那個位置上又長出來了。有一次學法時,同修說,你那(指眼皮上)個小包越來越大,我解釋說,以前就長過,做了手術,可能根子沒去淨,又長出來了。

近兩年,我左眼經常無原因的出現眼紅、流淚。雖然過兩天就好了,但直接影響到我每天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每到此時不自覺的就想起那個包,就想有時間找眼科醫生,再把它拿掉。但知道用人的辦法,不在法上,所以一直往後拖著。最近,那個東西已經長到黃豆粒大了,磨眼球,嚴重的干擾我學法。想做手術的人念很強,知道不能做手術,怕走錯路,可就是不能在法上悟,搞得我很無奈。

近期學法,當一讀到「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1]這段講法時,經常讓我注目,不自覺停下來問自己,甚麼干擾我呢?我有甚麼東西沒有放下呢?沒有找到答案。

前幾天同修A眼睛出現了視力問題,我去看她時,A對我說起一些同修勸她上醫院做手術。我每次去,A就和我提起此事,一天腦中忽然一念,為甚麼A總跟我說去上醫院的事?為甚麼總讓我聽到?這是偶然的嗎?一定是我有甚麼問題,有我要修的東西,我沒悟到,師父借同修的嘴點化我,我得用心的找一找了。

就在一週前的一天晚上學法,時間長了一些。粉瘤壓的眼皮抬起來很費勁,看字模糊,找醫生拿掉瘤的那一念又出來了。這次我意識到了,主意識清醒了,這不是人念嗎?還是人的觀念。一不舒服找醫生。我是修煉人哪,修煉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怎麼能找人看呢?人怎麼能解決神的問題呢?真念出來了,我是修煉人,我有師父管,我的師父無所不能。接下來學法入心了,也知道對照法了。

師父說,「以前你有過病的地方可能覺的練氣功練好了,也可能哪個氣功師給看好了,但又從新翻出來了。那是因他沒給你治好,只是給你往後推了,還在那個位置上,叫你現在不犯,將來犯。我們都得把它翻出來,都得給你打出去,全部從根上去掉。這樣一來,可能你覺的病又犯了,這是從根本上去業,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會有局部的反應,這麼難受,那麼難受,各種難受都會上來,都是正常的。」[1]

這不正是講給我的嗎,以前用人的觀念,擋著看不到法,更不能在法上悟道。我從心底發出一念:解體清除以前所有用人心,觀念產生的所有物質,在另外空間,以致更深層,連根拔掉。從此改變人的觀念,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堅定的在法上修,把我的一切全部交給師父,由師父說了算。並對師父說:師父啊,如果是舊勢力安排利用我的眼睛干擾我學法,我不承認它,並發正念解體它。如果是我的業力造成的,弟子現在在法上悟到了,您就往外推吧,弟子能承受得住。

隔天早起(第一天早)開始上眼皮腫一些,第二天早整個眼皮全部腫起老高,並在上眼瞼中間睫毛處長個出頭點。第三天早起下眼皮也腫起來,和上眼皮腫脹成為一體,把眼睛封閉起來,這是腫脹的高峰期,同時在左眼皮出頭點處,開始流水,黃色的膿整整流了一天。第四天早,整個眼部上下眼皮開始消腫,眼睛能睜開一條縫了,在出膿處周圍收聚成黃豆粒大一個包,裏邊還有一些殘餘膿水。第五天早起煉完功發現,小包裏的殘餘膿水流了出來,小包變成了空皮殼,第六天早起,整個上眼皮基本消腫平復了,粉瘤消失,第七天半個臉基本恢復正常了。

整個消業過程,一天一個變化,非常有序。腫脹高峰期、出膿、消腫、平服、正常,來的快、走的穩,正好一週的時間,粉瘤消失了。那幾天也是我修煉心性的好機會,發現許多執著的人心,如怕心、安逸心、顯示心等,發現了,指出它、抓住它、去掉它,放下自我,順其自然,把一切都交給師父,不管腫脹的多麼難受,流膿水,把心放到底,把握住心性,戴上墨鏡,照例每天出去講真相救人,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師父為了成就弟子,為弟子承受那麼多,弟子更應該按照師父的要求修好自己,帶著眾生隨師進入新宇宙。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