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敲門」的警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上午外出回來,看到片警被丈夫堵在門外,丈夫身子倚靠著門,一隻手扶住門框,人和身子把門堵住,警察站在門前。

我看到此景,知道是警察所謂的敲門行動。我認出這個片警,就問了一句是××嗎?他答:是。我說:來,進來吧。我丈夫隨後閃開身讓我和片警進了房間。我很客氣的讓他坐下,看到他胸前的小儀器紅燈一閃一閃的,知道它是錄音錄像用的。說話間遞給他純淨水,他顯得有些不自然。

我主動和他說起話,告訴他,我理解他,我不恨不怨,他們是身不由己,他聽後表示工作是為了養家。丈夫看到我們交談自然,也就隨著說起了話。

談話中我佔主動,總是把話題引導大法真相上,可是片警卻要把話題岔開,我明白他不願意我直接講大法真相,我就借律師和辦案警察談的話,把警察綁架大法弟子和抄家行為的違法之處和要承擔的責任說與他,還有紐倫堡大審判中的例子等,還有煉法輪功的人沒有刑事犯罪的,沒有道德敗壞的,沒有不守法的。他不出聲只是點頭,我懂得他的意思,他怕錄音。他認真的聽著,大約半小時的時間,他起身告辭說:好好保重身體,這是最重要的。我丈夫還客氣的留他吃飯,他也客氣的說:謝謝,還得回單位。我們夫妻把他送出大門,這場所謂的「敲門行動」就這樣結束了。

警察走後,我丈夫問我他來幹甚麼,我說對煉功人的一次普查。丈夫沒說甚麼,我明白,他看到了片警的不自然;看到了片警說話在躲閃;看到了片警認同大法的表現;看到了我沒有一點懼怕之意;看到了我真誠的理解片警,說話不傷害片警,又告訴他的違法性;從片警進門到出門,片警連法輪功這三個字提都沒提,這些讓我丈夫看到了正法形勢的巨大變化:警察在大法弟子面前不敢提法輪功,沒有了以往的囂張氣燄,還能表示出認同大法。這個真相讓我丈夫看到了,他也不怕了,也不緊張了,也不跟我再說甚麼要注意之類的話了。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弟子越來越要重視擺放自己的位置,我們不是被迫害者,我們是真正肩負救人使命的大法徒。十八年的迫害,我們的家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他們的心總是被我們揪著,使得他們知道大法好,但卻不敢走進大法,有時還給我們製造提高心性的機會。

以前我總是覺的自己修的不好,使丈夫不能真正認識大法好,但又不知如何改變。通過今天的事,我體會到警察的所謂「敲門行動」是一次檢驗。是一次對大法弟子心性的檢驗,我們就是拒絕迫害,證實法,救人,展現大法弟子的心胸,大法弟子的風采,真的是方方面面的檢驗。相信我丈夫以後會有更大的變化。

隨之想到,我們大陸的大法弟子們,讓我們利用各種機會,展現大法的慈悲,大法的美好,用我們修出的大善之心改變我們周圍的環境,讓我們的家人,親朋首先感受到法正人間的到來。

個人所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