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持到派出所後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今年一月十八日,我們地區發生了眾多的大法弟子被綁架事件,我也被綁架了。清晨,一個男青年騙開了我的房門,四個小伙子蜂擁而入。我看著他們來者不善的神態,我知道自己應該再提高了。不出所料,他們是區公安分局的。面對此狀況,我心如止水,非常平靜,頭腦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怕」,也沒有被關押迫害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的身上的想法,自然升起的一念是師父說的:「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1]

我想,不能讓這些青年警察迫害我而給自己造業犯罪。我問他們:「就是因為我煉法輪功,你們就來找我呀!」

他們說:「對呀。」我說:「憲法明確規定,信仰是自由的!你們不會不知道呀!」他們說:「是信仰自由,你跟我走一趟,了解了解情況,你就回來。」倆小伙子架起我的雙臂,下樓,上警車。

下車後,他們繼續詢問。他們說了三個人的名字,問我認不認識,我連續三個「不認識!」他們問:「你到A小區幹甚麼去了?」我說:「這個城裏有這個小區嗎?我不知道這個地方。」他們說:「你能去A小區,你怎麼不到S小區去溜達溜達?」他們這句話一出口,我知道S小區的資料點一定被破壞了,同修們一定遭綁架了,我在心中立即發出解體邪惡,加持同修的正念。

我和警察的談話過程中,我每否定他們的一個問題,他們就似乎很會意的微笑。他們對我的態度也很和藹,沒有粗聲大氣和不禮貌的言行。我當時想,你把我請進你的門,你就是我該救度的人。因為語言環境較為祥和,有些講真相的內容就真言直對了。我對他們說:「在中國現實氣候環境下,你們選的職業選錯了!幹嘛不幹點別的呀!」他們不語,一陣語塞的尷尬後,說:上級的命令,不得不去做,幹別的還不會。

一個警察問我:「老太太,你看我們做的怎麼樣?我們的工作態度是不是和以前不一樣了,我們看你老太太挺文明的,我們也得文明對待你呀!」我說:「我們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在做更好的人,大法弟子做人做事兒,都是最文明的。你們最了解,對吧!」他們只笑不答,接著我肯定了他們的態度,他們也很高興。

緊接著,他們播放了三段跟蹤我而拍下的視頻錄像,指著一個我背挎包袱的鏡頭問我:背的是不是真相資料。我說:「政府不給我開勞保工資,我沒有錢買衣服,這都是親戚朋友送給我的舊衣物。你看我穿的這一身兒,都不是我自己買的,我那天背的是一包衣裳。」一警察很認真的對我說:「將來你們平反的時候,工資都得給你們補。」

我明知故問的說:「那個幫著谷開來活剝人皮的外國人叫甚麼名字來著?」他們馬上說:「叫海伍德。他們那樣做為甚麼呀?」我說:「他們明目張膽的殺人,是為了賺取暴利,被殺的人中,有很多是我們法輪功學員……」他們說這些他們也知道。我馬上接上:「你看看!你們甚麼都知道!為甚麼還執行江澤民的邪惡政策呢?」他們說:沒辦法,幹這個的,幹別的還不會。

我慈悲溫和的對他們說:「孩子啊!你們這是作惡呀!造業呀!你們以後怎麼辦呢?一旦有那麼一天,中共都解體了,他們遭報應了,你們是不是也得想想自己以後的路啊!你們今天能夠這麼祥和的對待我老太太,也說明你們也明白一些真相了,我真替你們高興!」

我接著說:「你們都是享年假的人。貴州有塊藏字石,那是五百年前裂開的奇石,橫斷面上清清楚楚的現出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你們一定要到那兒去看一看,看過之後你們就明白,天滅中共是天意啊!今年你們要是有機會,你們到世界各地去走走,溜達溜達,你一定會看到,除了中國,全世界都可以煉法輪大法!只有咱們國家不讓,你說這不就是邪惡嗎?這個狀況能長久嗎?」

小警察們誰也不吱聲,只是靜靜的聽,屋內有的只是記錄我說話的鍵盤敲擊聲。最後他們讓我簽字,我拒絕,說:「我沒有簽字的習慣!」

當晚十點鐘,小警察們把我送出了公安分局大門,孩子把我接回家中。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