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爺期盼的淚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我從監獄回來半年了,一直在家煉功、發正念,學師父的各地講法。直到有一天,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也萌發了出去講真相、勸三退的念頭。

我騎上自行車轉呀轉,尋找有緣人,怎麼也「找不到」:世人都忙著哪:做買賣的、開車的、送孩子上學的……都忙的很。走到紅綠燈下,一個聲音直往腦子裏打:不去講了,不去講了。「啪」連人帶車摔在地上。

這是有生以來最大的跟頭,連後邊騎電動車的女士也「哎呀呀」的為我痛。這一下把我摔醒了:那個聲音不是我,我就要講,哪怕一天講一個。轉到一個小胡同裏和一位鄉下進城找活兒的婦女試著講,勸退了;又轉了半天和一個發廣告的婦女勸了三退。

第二天是集日,我想:頭一天勸了兩個,今天應該是十個八個的。我拿上紙帶上筆,在集上轉了半天一個也沒退,有一位老者還跟我要一百萬:共產黨每年給我十萬八萬的,你給我一百萬我就退黨。這次七天才講退了一個。

慈悲的師父看到了我的心,就安排一個大姐帶著我,她雖不識字,但她那顆慈悲的心撼天地,只半天功夫她勸退了十八個,我只管記名字和在一旁發正念。

這天看見一位老者坐著小馬札在馬路邊,像等甚麼,待大姐和他講了真相和勸了三退後,他拿上小馬札騎上自行車走了。還有一位老大娘坐在村口的地邊上像等人,待我們到跟前一講,「我正等著你們呢!」她笑著爽快的三退了。

這天我們又轉到一個鄉村,看到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大爺坐在自家門口,當大姐把真相期刊送到老人手裏,又給他做了三退後,老人眼裏流淚了,默默的看著我倆說不出話來,流出來的好像是千萬年,億萬年期盼的眼淚,我雙眼也噙滿了淚花。

回到家每每想到老人落淚的樣子我都想哭,都想把這件事寫出來。眾生都在等著救他們哪。我們唯有精進再精進,才不辜負眾生的期盼,才能報師恩!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